第10章 闪亮,伟大事务所

把抢劫了志保的那个男人扒光了衣服扔进胡同里,张政换上了他的衣服就匆匆离去了。

侦探事务所。

此时的侦探事务所已经被保洁公司收拾的干干净净了。

除了一些敏感的隐私部位………………诸如档案室之类的。

收拾好的侦探事务所老建筑焕发新的风采,【伟大侦探事务所】几个大字就挂在门口,金色的涂装在阳光的照耀下还闪闪发光。

看着那几个闪闪发光的大字,张政的嘴角抽了抽。

以前倒是没有怎么在意,不过现在一看这个伟大侦探事务所的名字,确实是有点意思。

结合原主的便宜老爹叫张伟,他不由得想起了某个最有种的男人。

之前说过,侦探事务所内部很大。

推开门进入的第一层是大厅,大厅的一层高有两层楼那么高。

正中间摆放着一个象征侦探事务所的金属雕像,在金属雕像的后面是前台,而在金属雕像的旁边也有供人等候的沙发。

大厅的左右两侧都有一个门,那两个门通往的则是员工的办公区。

员工的办公区分为两层,边上使用的都是强化玻璃做的墙,以至于从办公区两侧都可以俯视大厅。

前台的左右两侧都有如同天使的翅膀似的回旋楼梯,都是朝内部回旋的弯,直达二楼。

二楼同一楼一样大,楼上有一个稍小一些的客厅,小客厅没有雕像,取而代之的是两排沙发。

在小厅的正前方走廊尽头,是一间大办公室,办公室的窗户占据了一整面墙、之前张政的父母就是在那里办公的。

而走廊左右的小房间,都是给聘请来侦探事务所的侦探用的。

除此之外,小客厅的两侧也有好几个房间,那些是档案室与重要物品的储藏室,所使用的门都是c4都炸不穿的防盗门,需要输入密码和指纹才能解锁。

由此可见,张政父母开的这家侦探事务所真的很大,巅峰时期的辉煌难以想象。

只是在他们死后,没落了。

来到事务所,张政先是到楼顶看了看远处那大霓虹灯广告牌的方向,之后在自己刚刚买来的地图上标记出了那栋楼的具体位置。

又下楼去办公室里带上了一双白手套,从抽里拿出了一张白色的硬纸片,擦了两下,他又用剪刀将其剪裁成了手掌大的方形。

再之后,他又拔出了插在办工作上的钢笔,用左手在卡片上写写画画。

做完这些以后,他离开了事务所。

按照地图走,他很快就找到了那一栋挂着霓虹灯广告牌子【鬼樱铭酒】的大楼。

这栋大楼已经废弃了很久了,楼里并没有人居住过。

有时候会有流浪汉过来,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去到高层居住。

毕竟那里太冷了,四面漏风。

根据张政原来的记忆,这里本来是某个公司盖起来打算用作办公的大楼,但是几年前大楼主体建造完成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泡沫经济。

受此影响,建造这座大楼的开发商卷钱跑路了,那打算建造这大楼办公的公司也同样倒闭了。

所以,这里也就变成了烂尾楼。

沿着楼梯走上去,张政轻易的就找到藏着枫叶金币的楼层。

一进到这一层,他就清晰的看到了一枚闪闪发光的硬币,就摆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地面上。

打开手电筒,照向屋顶,朝着那枚金币的顶上看去,正好在房顶突起的部位发现了些东西。

那是好几袋子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黑色的塑料袋被那里面的东西撑的好像快要裂开了一般。

而在手电筒的光照下,里面的东西反射出了金属的光泽。

看到里面东西的光泽,张政的心里也有数了。

他心中暗喜,随即就去旁边将吊挂着那些熟料袋的绳索解开。

解开绳子以后,砰的一声袋子掉落在地面。

而这些袋子是承受不住这么多金币的冲击力的。

所以就直接拦腰半截直接破开了。

大量的金币从缺口溢出,散落了一地,就好像满地都是黄金甲一样。

见此,张政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万五千枚金币啊,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金币啊,在现实生活中顶天了也就是看看金项链或者金首饰什么的,想要见到这种盛况,实在是没有机会。

而第一次见此情形的张政也就是愣了愣,随即就按捺住心中的躁动。

他捡起起一枚金币用牙咬了一下,做工精致的金币上就留下了一道明显的齿痕。

‘是纯金的没有错了,这下我可是要发财了,六个亿啊………………’

确定了金币没有问题,张政笑的像个孩子。

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钱,而一想到这么多的钱以后都是自己的,他就开心啊。

迅速用系统背包将地上所有的金币都收起来,那些散落满地的金币就在一道流光过后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在张政系统背包的格子里,那些被收起的枫叶金币的图标就显示在了系统的格子中,格子的下面还标注着14967的数字。

很显然,那14967的数字就是这些金币的数量,系统统计的东西可是很准的。

“也没有一万五千枚啊…………”看了总数张政道。

想了想,他又去下面的河岸边捡了一些鹅卵石,又把自己从家里带出来的袋子拿了出来。

将那些鹅卵石放进袋子里,顺手的,他又把刚才在侦探事务所做的卡片扔到了里面。

坏笑了两声,他就又将塑料袋吊了回去。

收拾完作案现场,张政站在阳台前朝着自己的侦探事务所看去。

从高空俯视,自己家的侦探事务所还是蛮大的嘛。

‘不过话说,如果现在还是按照原剧情来的话,我把这金币抢走了,那么那些小学生很有可能就会被那些意大利抢劫犯给伤到…………甚至小命不保也说不定,他们可是有枪啊…………’回想起前世看到的那些剧情,张政有些担忧。

他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说不上是坏人。

对于自己有可能害死那些小学生这件事,他还是有些担忧的,不过想着想着忽然灵光一闪,他随即喃喃自语道:

“枪?!对啊……那些劫匪不就有枪吗?!这现成的枪不正好能解我燃眉之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