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了

惠尔佳超市导购员张大民今天歇班。难得的好机会,说什么也得整一顿好的不是。

凉拌猪耳朵、油炸花生米、黄瓜皮蛋,最后是五顺斋的酱牛肉。四个菜摆在茶几上,张大民打开了手中的牛二。

牛二可是咱们京城人家喝酒标配!再好的菜,如果没有牛二,吃起来还真是没有什么劲。

张大民端起酒杯,小泯了一口,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他舒坦地发出了一声“啊……”。

张大民夹起一片猪耳朵放进了嘴里,顺手就拿起了茶几上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电视里上演的是正在热播的《情满四合院》。此刻正好演到被刘光中兄弟两个拾掇了之后的棒梗,正在让傻柱滚出去的镜头。

“傻柱,你他娘的就是个傻叉!不叫傻柱都对不起你。我要是你,我不把秦淮茹一家整治烕(nie)了,我特么就不姓傻!”

张大民看着电视里的傻柱,就不由得一阵生气。这些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操蛋的都跑到他们哪个院里了?整个院里除了聋老太太还像个人以外,整个一群坏蛋聚在一块了。

老天爷把他们聚在一个院里,难道是为了往这个院子里扔冰雹?但是也没见扔啊。

张大民越看越气,滋喽一口酒,吧嗒一口菜。一边吃着喝着,一边骂着傻柱还有四合院。

电视机中一大爷终于出场了,张大民看见他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什么人啊这是,为了自己的能有人养老,可着劲儿的把傻柱这个黄花大小伙子朝着秦淮茹那个寡妇身边推。

秦淮茹倒是乐意了,可是您想没想人家傻柱有没有意见啊!

多好的傻小子啊,居然就这样被老熟女给嚯嚯了。

张大民心里这个气啊,酒也喝的差不离了,用手指着电视机就骂:“你他娘的什么东西!你们一个院里都不是东西,除了老太太都是坏家伙!信不信,要是现在你们在我旁边,我敢抽丫的信吗!”

张大民说着话,手又挥舞了起来,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抽丫,我抽丫的,我抽死你个老丫挺的,让你坏!”

张大民手越来越快,一不留神那瓶牛二就被他给抽飞了。

“啪!”的一声脆响,酒瓶被打到了对面的电视里柜上,瓶子啐了,里面的酒全部洒进了插线盘中。

“滋,滋,滋。”的几声轻响,电视里一片雪花点闪烁。

“哎呦,不好!”张大民低吼一声冲了过去,想要拔掉插坐。

他的手刚碰到插座,就觉得浑身一麻,随后整个人就哆嗦了起来,张大民也一下子就失去了意识,转瞬变成一道红光,被吸进了电视机里。

…………

“排队,大家排好队。今天咱们食堂供应的是包子,大家放心,尽管放开肚皮吃,管够!”

这是谁的声音?我在哪里?张大民左右转了转脑袋。

自己站在橱窗里面,旁边是两个大簸萝,里面热气腾腾的,看样子就是刚才提到的包子。

橱窗外面是一溜快要排到门口的长队,排队的人一个个手里拿着搪瓷大碗,也有几个人拿的是铝制猪腰子饭盒。

大家表情相同,都兴奋地朝里面望着,当然看的不是他,而是大簸萝里的包子。

正对面的墙上,还有一副红色的标语,上面写着“加强生产,节约粮食。”

“师傅,怎么样?开始吧!”旁边一个身穿白色炊事员服装的小年轻问道。

“师傅?开始吧?”张大民糊里糊涂地想到,他还没想明白呢,嘴里已经自然地开口说道:“马华,开始!”

“得嘞!同志们,咱们开始喽!包子还是老价钱,二分钱,一两粮票,要买几个自己准备齐了就得!”马华在那边殷勤地招呼道。

“叮!”

张大民脑海里一声脆响,随后涌入了无尽地信息。

信息进入的太快太多,张大民一阵眩晕,连忙扶住了身旁的桌子。

“恭喜玩家进入影视剧世界,获得任意门一座,可以穿越任何正在上演和即将上演的电视剧世界!”

张大民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一座散发着蓝色幽光的椭圆形光影。

“这个就是任意门了?也不知道灵不灵?试试看。”张大民想到这里,心中默念道:“穿越到亮剑时代!”

刷地一道白光,张大民立刻置身于一座山谷之中,随后看到远处红光闪耀,然后就听到了“轰隆隆”的爆炸声。

“我勒个去!还真灵啊!”

张大民刚想到这里,“啪!啪!”两声轻响,子弹从他的头上掠过。

“我勒个去!太危险了。我要回四合院!”张大民一声大喊。

嗖的一道白光,张大民一阵恍惚之后,重新又置身于食堂之中。

“叮!恭喜玩家完成试穿任务,获得任意大型商超一座,在这里你可以获得任何想要的物资!”

张大民脑海里再次想起系统的声音。

张大民又试了试,成功的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大团结”。

“哈哈哈,这次真的发达了,有了这两件宝贝,还怕不玩转影视剧世界!”

望着手里的这张大团结,张大民,啊,不,应该说是何雨柱,不由得一阵大笑。

“师傅,师傅?您没事吧!”

马华的声音把何雨柱唤醒,何雨柱看了看大家都望向自己的眼睛,尴尬地笑了笑,随后一把打开了马华摸向自己额头的手,大声说道:“没事,我没事,就是想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傻柱,你特么这个开心,是不是白日做梦娶媳妇了!看你那傻了吧唧的样子,真不愧叫傻柱!”橱窗外传出了许大茂得意地笑声。

排队的人们听了许大茂的话,都哈哈哈地笑了起来,食堂内外顿时热闹了起来。

何雨柱看着许大茂得意地样子,冷冷地一笑,嘴上没有说话,心中想到:许大茂,我傻?老子要不把你们一个个忽悠瘸了,老子就不姓傻!等着吧,老子现在爷青回!

傻柱破天荒的没有还嘴,这让许大茂倒是一愣,也就没有再说话。大家笑了一会儿,也就安静地排着队买包子。

要说这轧钢厂的肉包子可真心不错,皮薄馅大,而且除了肉和大葱之外,再没有别的,那叫一个实惠。

轧钢厂的肉包子远近都闻名。不少别的单位都羡慕轧钢厂的这个肉包子。所以职工们大多买的多。要知道这肉包子可不是每天都有,碰上了还能不多买一点?自己吃两个,另外的带回去也让家属尝尝。

“傻柱,傻柱。”橱窗外秦淮茹从小窗口里艰难地探进来了头轻声叫道。

何雨柱一看,原来是她!双眉不仅一皱,“还想占我便宜?从今以后门儿也没有啊!”

想到这里,何雨柱笑眯眯地看向秦淮茹那张风韵犹存的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