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终末的善意与神明的故事

咔秘是货真价实的神明,实力是货真价实的强,长的是货真价实的帅,现在过得是货真价实的悲惨。

现在的咔秘被封印了全部神力,在力量方面充其量最多也就稍微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强那么一丢丢.而神明终究是神明,即使被封印了神力,也会与凡人身体结构有着较大的差异。最为直观的一点便是身体里会有残余因数量缺乏而未被转换为神力的灵力,可以使距离神明较近的生物受到灵力影响,如两位面试官和那几个应聘者都是收到了灵力的感染,灵力侵入体内,暂时驱散了他们的颓废之气,因此他们会感到神清气爽,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一样。

但这只是暂时的,凭借咔秘现在所拥有的灵力大小来开,不过三小时那几个人便又会回归之前麻木的状态了。

”如果此时的我是全盛状态的话,不过稍稍挥挥手全世界的人类都会被我的神力净化“咔秘暗想,只是他想不明白,为何玉帝宙斯明明让他来救援人类,还要封锁自己的神力。

就算这两个老东西平时很不着调想要整自己,可也不至于拿这么大的事情做文章啊。一开始咔秘也认为他俩就是在耍自己隔那故弄玄虚呢,可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咔秘发现这人间的颓废之气已经达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程度,在不进行改变,人类确实支撑不了多久了。虽然现在他们不再拥有信仰与希望,可并没有对神明产生厌恶的情绪,因此各大神明也只是没有再受到人类的信奉,力量得到了削弱罢了,可人类一旦毁灭,那最后的一丝记忆也没了,那就不仅仅只是神力衰弱那么简单了,许多凭借人类念想孕育出来的神明都会与人类一同消亡,这可不是什么小事。而既然他们没有说假话,那封印我的神力有什么意义呢?

咔秘冥思苦想了许久,也没又想到什么合理的解释,“只有恢复了神力,才能改变现状。”就在这时,思绪忽然被一阵眩晕打断。紧接着,咔秘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声响。

在咔秘从神界来到人间的那段路程中他便已经花光了自己所携带的所有能补充能量的东西,现在是十二月三日,已经是咔秘来到人间的第四天了。在这四天里,咔秘仍然没有找到合适自己的工作,因此现在是穷光蛋一个,口袋里一个铜子儿都翻不出来,咔秘没有吃一点东西,喝一点点水.就凭他现在这副无限接近于凡人的身躯,根本无法承受这种折磨,于是到达了极限。

“啊啊啊啊啊,我去,饿死我了!”咔秘精神骤然衰弱,捂着肚子小声暗骂“玉帝宙斯,你们两个老阴逼。人类还没开始救,我自己先要搭进去了啊啊啊”

他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凭借着身后那座破旧的房屋勉强的坐了起来。

“我不想死啊”咔秘眼中露出强烈的不甘“我还没有完成自己的人生目标呢”

神明死后灵魂不会像普通人一样飞入地府,天堂或是地狱,而是直接化为虚无,听起来很残忍,可是神明的寿命普遍都非常长,无限接近于永恒,一般也都待在神界,并不会遇见什么危险,因此他们对于死亡并没有太大的感受。而神明死亡这样罕见到亿年不遇的“大好事”却给咔秘碰上了。

“哥哥,你要买根火柴吗。”就在咔秘弥留之际,一声清脆的呼唤传入咔秘的耳中。咔秘勉强托起沉重的眼皮,看向声音的来源之处。是一个少女站在他的面前,正看着他。少女十三十四岁的样子,底子很好,眼睛很大,水灵灵的,睫毛也很长,但是长的非常瘦,双颊有些塌陷,穿着十分简陋,全身脏兮兮的,一头金色长发凌乱的搭在后背上,双手用力地提着一只篮子,篮子中装满了一盒盒火柴。女孩的身体状态并不比咔秘要好多少。

“我要是有钱买你的火柴,也便不用饿死在这儿了。”咔秘有气无力地答道,他感觉得到,自己的生命已入风中残烛,死亡也不过几分钟的事而已。

“这样子啊”少女蹲坐在咔秘旁边“看来哥哥和我一样惨啊,我好像也活不了多久了呢。”

“是啊”咔秘索性也不再想那些事情,与少女聊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的。”

“没有名字?为什么?我还认为所有的生物都会有自己的名字。”

“我出生时就被爸爸带到了这座城市,他告诉我名字是无所谓的东西,不必关心,只要专心赚钱就已经够了,只要能活下去就已经够了......难道蚂蚁也有名字吗?”

“有的”看来女孩还没有完全被颓废之气侵蚀透彻。咔秘内心生出一丝怜爱与悲伤,这种情绪在他之前在神界的日子里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也许对于女孩来说死亡要比成为想她父亲那样麻木的人来说温柔的多呢。咔秘的内心掀起涟漪。

“小兔子也有名字吗?”

“有的”

“大乌龟也有名字吗?”

“有的有的”

咔秘从来没有这样耐心过。

“您怎么知道?”

“因为我听过阿”

“哥哥还懂兽语吗?

“那当然了,哥哥可是超强的神明!”

“您是神明?”“那是,哥哥我可是东西方神混血!”

“可.....可是如果您是神明的话,怎么会落到快要饿死的下场呢?”

“被别的神坑的......“童言无忌,咔秘只感到心脏处被人狠狠地捅了一刀,欲哭无泪。。。

少女显然是不信的,但也没有说什么。

“最后的时间了,你难道不想聊一点开心的事情吗?”咔秘连忙转移话题。

“开心的事情?这个世界上难道还要开心的事情吗?“

咔秘再一次地心痛无比,这一次是为了女孩而心痛。

“哦,是有的,您能在我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候与我聊天,似乎死亡都不那么可怕了呢!这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刻。”女孩小心翼翼地从那篮子中拿出几盒火柴“今天我请客,谢谢您陪我聊天......”

这个傻丫头。咔秘什么也没说,而是将自己仅剩的一点灵力凝聚起来,在少女点燃的火柴的一瞬间注入了她的体内。

火光照耀在少女与咔秘身上,浑身说不出的温暖。周围的环境骤变,女孩好像看见了自己离世许久的奶奶,看见她疼爱自己的样子,看见了从未见过面的妈妈在对着她微笑,看见往常冷漠的父亲温柔地将她拥入怀中。女孩笑了,不带有一丝的杂质,只有纯真,与浓浓的幸福......

神明的生命是由神力与信仰组成的,咔秘此时正在强行燃烧自己仅剩的生命,将其转化为神力,以火柴为媒介,构想出了一个完美的环境,像几十年前的人类一样温暖的家庭。而待到咔秘生命彻底消耗完的时刻,也是女孩离世的时刻。

“在最后的时间里,一定要快乐啊”咔秘颤抖地将女孩拥入怀中,脸上浮现出自豪地笑容:“我早就说过了哥哥是超强的神明,你还不相信......“这一切值得吗,咔秘只是想疼爱她,疼爱这终末的善意,也是人类最大的魅力。

要是还有来世。要是神明也能转世,人类一定有我来拯救......

“如果还有来生,”他的眼中涌出泪花“我想当世界首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