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长老殿

武魂城。

比比东站在一扇大门面前,眼神变换。

深呼吸了一口,比比东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门后的大殿一片黑暗,只有点点阳光透过高窗照射进来,让人看不清里面的具体情况。

“比比东,你突然召开供奉会议,是武魂殿发生了什么事吗?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很忙的,有事就赶紧说!”

大殿中心顺位下来的第二人是一名金发老者,老者眼神不善的看着比比东,语气更是冷冽至极。

比比东没有看向金发老者,而是看向了大殿最中心的那人。

那人一席白衣,仿佛隐匿在了虚空之中,与空气融为了一体,不去仔细感受的话根本感知不到他的存在。

可当比比东看去之时,仿佛是在直视那灼热的太阳,让人睁不开双眼。

九十九级极限斗罗,千道流!

看到他,一股厌恶感在比比东的心底蔓延。

可想到自己召开会议的目的,比比东还是强忍着心中的厌恶对着那人说道:“大供奉,找你借人。”

千道流抬头,眼中似有星辰流转。

“借人?为何?”

语气轻柔和煦,仿佛春日的第一缕阳光。可仔细感受之下,依旧能感知到那语气下恐怖的威严。

比比东面色不变,冷冷的说道:“宁风致解决了武魂的缺陷,突破了八十级,七宝琉璃宗疑似得到了仙草,尘心实力应有大进步。”

“哦?那又如何?”

“我手中损失了一名封号斗罗,现在武魂殿实力不够对付尘心。”

这次比比东刚说完,金发老者就忍不住嘲讽道:“比比东,这就是你管理的武魂殿?如今盛世之下,我武魂殿势力之大几乎无可睥睨,就这样你还损失了一名封号斗罗?!你当封号斗罗是什么?我武魂殿的封号斗罗是白菜吗?!啊!”

面对金发老者的嘲讽,比比东的表情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冷冷的说道:“金鳄供奉如果觉得我做的不对,撤掉我教皇一职就好。”

“比比东,你以为我们不敢吗?!”

金鳄供奉仿佛受不了刺激,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怒视着比比东。

“老二。”

这时候千道流开口了。

“比比东,你要与七宝琉璃宗开战?”

“是,也不是。”

“哦?”

千道流提起了一丝兴趣,看着比比东说道:“那你借人为何?”

“七宝琉璃宗探子全部消亡殆尽,尘心实力出现飞跃,其孙子姜峰十二岁魂宗修为,我担心七宝琉璃宗会有动作,打算先下手为强,起码要拔掉姜峰这个隐藏的祸患跟尘心这颗钉子。”

千道流默然,没有接话,整个大殿再度陷入了沉默当中。

良久,千道流终于开口说道:“我记得,尘心应该是那个家伙的儿子吧,七杀剑的传承果然不同凡响。”

顿了一下,千道流接着说道:“九十六级封号斗罗,呵,还有一个魂宗。比比东,你怕了。”

比比东没有接话,只是眼神冷冷的看着千道流。

最终,千道流叹息了一声。

“罢了罢了,仅此一次,老二,你跟比比东走一趟。”

听到千道流的话,那金鳄供奉脸上出现些许不服。

“大哥,一个九十六级封号斗罗有何可惧?哪怕是再让他五十年他都不是我的对手!”

千道流没有说话,只是撇了金鳄一眼。

金鳄嘴角抽搐了一下,最后一甩衣袖。

“知道了!”

见目的达成,比比东也是开口说道:“那就麻烦金鳄供奉最近不要闭关,等待我的通知。”

“哼!”

金鳄冷哼了一声,但这声冷哼也算是回应,比比东听到之后径直离开了供奉殿。

等比比东离开之后,大殿再度陷入了黑暗,金鳄看着千道流的侧脸忍不住说道:“大哥,我就搞不懂,为什么要惯着比比东这个臭娘们,当初要不是她,小疾也不会......”

“老二!”

金鳄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千道流打断了。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算了,当初小疾错了,也没有错。比比东有恨,我可以理解,更何况,她是雪儿的母亲,当初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这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情,不要牵扯到雪儿。”

“大哥!”金鳄的脸上出现一丝不忿。“当初我们将比比东视如珍宝,用尽了武魂殿所有的资源培养她,她却看上了一个大魂师!还要跟他私奔!她这算什么?他对得起小疾对她多年来的关照吗?对得起武魂殿这么多年来的培养吗?小疾没有错!而且就算她比比东心中有恨,小疾也死了!她亲手杀的!这么多年她对待雪儿的态度你没有看见吗?她配做一个母亲吗?!”

千道流任由金额发泄,却没有反驳一句。

其实他也知道,他的内心是认同金鳄的,只是......

“她终究是雪儿的母亲,而且前段时间雪儿传来消息,她魂圣了。”

“什么?雪儿魂圣了?!”

金鳄的脸上爆发出惊喜之色,供奉殿的其他人也是窃窃私语,脸上露出了欣喜。

千道流微微昂首:“所以,这次就让她比比东如愿吧,就当是恭贺雪儿了,不过,仅此一次,武魂殿有我们在就不会灭,可她比比东能不能管理好武魂殿,那是她的事情,她想要的,我都给她了!”

听到千道流的话,金鳄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其余人也露出了赞同的神色。

在座的众人都知道,千仞雪是千道流培养出来的神邸继承人,只要等千仞雪魂力等级足够,那就可以继承神位!

以她先天二十级的魂力,如果她都不能继承天使神位,那这斗罗大陆就没人有资格继承神位了!

“唉。”不知想到了什么,金鳄叹息了一声。

“如果不是比比东那个态度,雪儿何必远走天斗,大好的天赋浪费了,就为了给比比东证明,她可以帮上忙,真的是,那个臭娘们!”

金鳄越说越气,最后一甩衣袖直接离开了供奉殿。

千道流见状也是看向其他封号斗罗。

“老八老九,这次死的是雪儿身边的封号斗罗,所以要辛苦你们走一趟了,雪儿身边没有封号斗罗我不放心,其余人,都散了吧。”

“是,大供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