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强行挽尊的陈总管

秦鸣谦的话说完,气氛瞬间就变的尴尬起来。

“五百...万?”

陈正华是真不知道秦鸣谦的一首诗词能这么值钱,他没怀疑秦鸣谦的话的真假性,震惊之余,想到刚刚自己说的“又不是什么大钱”,“这点钱我还是能拿出来的”,不经想到自己写的那些小说里,作者最喜闻乐见的情节:“打脸”。

“嗯,不过没跟他们要现金,折算到剧的投资里了。”

“那到时候可比现金更值钱。”

陈总管虽然功课做的不到位,但对《如梦录》还是了解了一番的,他看到剧组放出来两首词的部分内容就能判断,整首的质量一定非比寻常,到时以这个为噱头卖点来营销,收视率肯定能得到保障的,最少他个人是十分期待的。

“借您吉言。所以我说,这个句话不好跟你要钱,你也别跟我客气了,要是实在过意不去,可以给我在书里安排个配角嘛。”

秦鸣谦这也算享受了超VIP的待遇了。

“您这不是让我占了更大便宜了吗?”

要知道,秦鸣谦现在可是有上千万的粉丝的,这让他在书里当个配角,还是秦鸣谦亲自要求的,等于免费蹭热度了,这可让他赚大了。

“算不上,这东西也是相互的,我相信凭陈兄的文笔才华,你这部新作肯定会火爆全网的。”

秦鸣谦当然知道这部小说必定会成为网文界的巅峰之作,但在场包括作者本人之内的两人并不知道,全都以为秦鸣谦是真的特别欣赏以及信任陈总管呢。就跟刚刚秦鸣谦对贾金鹏的感觉一样,因为信息差的原因,陈总管顿时感动的无以复加。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秦先生的信任的!必定用十二分心思写这本书!”

看着面前这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一脸士为知己者死的模样,秦鸣谦瞬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也意识到陈总管是因为什么,但他总不能明说吧,只好让他误会下去。

秦鸣谦转移话题打断他的情绪:“陈兄准备把我那句评价怎么改编,可以说说吗?”

“当然可以,我改这句话是为了小说里一位陆地剑仙用的。‘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李淳罡是他的名字,秦先生怎么样,可以吗?”

“好!一位无敌于世间的剑仙形象瞬间就在我脑海里浮现了。”

秦鸣谦本来想夸很多,但想到这毕竟是他“写”的句子改编的,所以没夸下去。

不过这一句话倒是给张长风这位武侠痴给听嗨了:“确实好啊!我脑子里也有画面了,李淳罡一人独立于山巅或者潮头,周围密密麻麻全是他的敌人,然后......怒吼一声:‘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最后......”张长风恨不得化身李淳罡,激动的不停描绘着剧情:“不好意思两位,一时间说嗨了,太迷武侠了,想到这些就情不自禁。”

秦鸣谦:“没关系的张哥,可以理解,热爱无罪嘛。”张长风三十出头,还对武侠有这份热情,属实是真爱了。

陈正华:“对啊,主要还是秦先生的句子写的好,我这也是讨巧了。”

虽然两人都没有笑话他,且都赞赏他的举动,但张长风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也学着秦鸣谦之前那样,转移话题道:“陈主席,按你之前讲的内容,这部小说应该是群像戏吧,而且角色还挺多的,你给这个李淳罡配了这么牛逼的台词,其他的有吗?”

“......”陈总管一阵语塞。

张长风不甘心的追问:“没有?”

陈总管强行挽尊:“呃...也不是没有,只是像水平这么高的没了,有一句给里面一个软弱书生而改的台词我觉得还可以,‘蚍蜉撼大树,可敬不自量’,怎么样?一字之差,一个百折不饶的书生形象是不是瞬间立起来了?”

“嗯,是不错,还有呢?”

“还有一个,我定了个设定,这个武侠世界没有天下第一,因为一个叫王仙芝的自认天下第二,怎么样?够不够酷?”

“我问你句子,你跟我扯这个干嘛?”两人虽然是熟人,但只限于点头之交那种,原本还有些生分,但谁让张长风是个正宗的武侠迷呢,此刻他也顾不得客气什么的了。

“这种句子又不是大白菜,哪那么容易。”其实陈正华还有一首为李淳罡作的诗,而且自觉不错,但在秦鸣谦面前,他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心急的不行,只好接着解释道:“有些句子其实我觉得还不错,但没有具体情节支撑的话就不行了。”

张长风摇了摇头,“可惜了。原本我还想给你新书上个白银盟的,这下上个盟主意思下算了。”

陈总管:“......那我先提前谢谢您了。”

“没有关于剑客的或者那种特别霸气外露的句子了吗?”

秦鸣谦一直听两人说话,看热闹心疼陈总管之余不经奇怪,怎么一直没说那两句看的让人热血澎湃的句子。

陈总管闻言,在秦鸣谦疑惑以及张长风期盼的目光下小声的回答到:“没...”

随后便是张长风的一声不争的叹息:“唉!”

“我这倒根据你之前说的世界观想到两句话,陈兄,张哥要不要听听?”

陈总管:“当然当然!”

张长风:“洗耳恭听!”

“第一句是:‘试问天上仙人,谁敢来此人间?’。”

陈总管被震惊到了,他这一刻感觉这句话仿佛就是为了他这本书而生的:“绝!真绝!!太绝流了!!!‘试问天上仙人,谁敢来此人间?’,很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境意啊!要是放在我书里结合剧情来看的话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怎么没想到呢?太适合邓太阿镇守天门的时候用了!”

张长风:“狂!太狂了!要是有这么一个小说人物,我一定是他的铁杆拥趸。秦先生的才华简直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不得不拜服啊!”

秦鸣谦等他俩感慨完,方才说第二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