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遇到妙人了

电话那头的许高要不是一手拿着电话,估计就要鼓起掌来,兴奋的夸赞到:

“好!特别好!大气磅礴,有气吞山河之意,尽显少年人的锋芒毕露之气,难得的是还符合主旋律。”

“许哥满意就行,那剩下的歌词围绕着这两句填就行了,等晚上我再想一想,许哥你这边自己也可以填填看的。”

“我就不献丑了吧?”

许高在面对秦鸣谦时特别没有自信。

“没事,咱们互相印证学习嘛,我还没写过歌词呢。”

“行吧,那我就试试。”

两人结束通话后,秦鸣谦没心没肺的看了会儿前世时空没有的古诗词以及古文就睡觉去了,许高则是苦思冥想的思索能与“敢将日月再丈量,敢问天地试锋芒”匹配的歌词,以至夜不能寐。

第二天秦鸣谦并没有去魔都台补拍宣传照,因为除了他以外,每个人的档期行程都排的很满,所以魔都台那边决定到时候让王静雯和吴兴晗直接摆和黄蒋二人的POSE,替换下就行,原本他们还想只抠取脸部照片直接替代的,但王静雯和吴兴晗听后直呼晦气,死活不肯。

所以早上醒来秦鸣谦就和刘菲菲以及两个助理回临安了,到达后又一起吃了个午餐,刘菲菲便依依不舍的去横店拍戏了。

回家陪马博相下了两盘棋,秦鸣谦又到宣传部那专程感谢田永言。

秦鸣谦已经是省衙门的熟人了,门卫只是瞄了他一眼便任由他进去了,一路上除了熟人打招呼外,甚至还有几人专门到他面前道歉来着。也不知哪些是真诚的心疼他被冤枉,哪些是纯粹为了在他这个部长红人面前混眼熟。

“秦先生来啦,请稍等,田部他有客人,预计还有五分钟,我给您先泡茶。”

胡旭光不在,秘书处的副主任贾金鹏见到秦鸣谦后,异常热情的招待了他。

泡完茶,贾金鹏又就昨天的事和秦鸣谦搭起了话,并表示他从来没有怀疑过秦鸣谦的立场,甚至还拿出手机给秦鸣谦看其昨天为他在微讯上与好友据理力争的对话。

能坐到这个位置的怎么可能不是人精,秦鸣谦出事后,他见田永言没有任何异常情绪,而后又一直没把秦鸣谦送给他的《行路难》摘下来,他自然就知道秦鸣谦这次肯定安然无恙。

但秦鸣谦不知道这茬,只当这位和他只有数面之缘的贾主任无比的懂他且信任他,顿时感动的不行:“感谢贾主任的信任!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贾金鹏很满意秦鸣谦的反应,如果等等秦鸣谦能在田永言面前提到这个事,他就更满意了,不过那不是他能控制的,只有在心里暗自奢求了。到了他这个年纪这个位置哪有闲情逸致去跟人争论无关人员的好坏,所作的一些不过是为了有机会能和秦鸣谦这个部长红人结个善缘罢了,哪想到回报来的如此之快。

“虽然只有限的见过秦先生几面,但我可是因为您的作品与您神交已久了。从《少年华国说》开始,我就让我家那个逆子把您当做榜样来学习了。”

“贾主任抬爱了,小子何德何能!”

秦鸣谦此刻已经掩不住笑意,只觉得贾主任是他重生以来见到的第一妙人,谈话以来,句句没有明着夸他的词,但句句又都把他夸上了天。

“秦先生太谦虚了,我家那个儿子考了个全校前几就一天天膨胀的不行,回头您看能不能加我儿子一个微讯,我好让他多向您学习学习。”

“没问题,这样,我先加您的微讯。”

两人加完微讯后,田永言的办公室门也打开了,胡旭光看见秦鸣谦后,与其点了点头,便送客人去了。

秦鸣谦告别贾金鹏时还有些不舍,谁让他说话太好听了呢,以至于走进办公室时还是满脸笑容。

“老弟,什么事笑这么开心?”

“和贾金鹏贾主任聊的蛮投机的,是个妙人啊。”

贾金鹏的心思没白费,秦鸣谦见到田永言后第一句就夸了他。

“老贾啊,是挺会来事的。”

田永言对贾金鹏的印象不算坏,但也没什么好的印象,主要他是实干派,喜欢那些业务能力强的,但贾金鹏显然不属于这种。此时听到秦鸣谦夸他,还是让他想起来贾金鹏的一些长处。(写完这个词后我想了几分钟都没想到替代的,就怕有些人才书友突然开车。)

“确实。田哥,我这次来是专程感谢你来的。”

“跟你老哥客气啥呢?不过老哥还是那句话,以后做事要注意方式方法。”

“我知道的田哥,这次确实冲动了。”

“长记性就好,这次你算彻底得罪松田家族了,他们家在樱花国势力还是蛮大的。你之前不是和我说要将华国的传统文学向外输出吗?其实最好影响的就是泡菜和樱花了,现在你先给自己在樱花国埋下了一颗大钉子,怎么样后悔吗?”

秦鸣谦是之前和田永言讨论如何为浙省做宣传时告诉其未来规划的。

“不后悔,自己大本营都保不住,何谈对外进攻?”原本秦鸣谦是想说“攘外必先安内”的,但想到这是某个光头的主张,在田永言面前说有些不妥,于是话到嘴边改了口。

“有信心就好,有志者事竟成,以你的才华,被樱花和泡菜两国有学识的人欣赏是迟早的事,然后由上自下进行影响就方便多了。到时候先......”

田永言不愧是搞了一辈子宣传的,说了几个计划,让秦鸣谦豁然开朗。

“谢田哥指导,本来我虽然有信心能把自己的影响扩散到樱花国,但苦于没有具体的方案,现在被您这么一指点,瞬间就有了腹案。”

秦鸣谦并不是拍马屁,凭借田永言对他的态度,他与之平等相待才能更获得尊重,实在是田永言的理论功底扎实,业务经验丰富,给他的启发太大了。

“你小子还跟老哥客气呢,等等别走啊,晚上跟老哥回家吃饭,让你嫂子给你做锅包肉,你上次不是喜欢吃吗?”

田永言这次和秦鸣谦说这么多,实在是《石灰吟》一诗给他的震撼太了,他从其中看到了秦鸣谦坚贞不屈的气节,坚强无畏的品格,坚定不移的意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