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还是被部分人痛恨

“时间线:昨晚秦鸣谦戏耍黄蒋二人---黄嘴里出现松田先生---今天凌晨被剪辑视频---秦鸣谦发《石灰吟》要留清白在人间---黄蒋松田多人游戏被抓---完整视频被放出。另外黄蒋二人早已被网友认出,但却没有丝毫热度,一直到抖圈齐副总裁被抓之后,二人的话题浏览量才得意正常,大家自己想想这背后的故事吧,再说我怕被刀了。”

秦鸣谦看完刘菲菲推荐的文章后感慨:“这个‘秀才娱乐’这么快就把所有信息都捋顺了,不简单。”

“你以为呢,这些人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只要有流量,他都能把你十几年前的事扒出来。”

“看来你深受其害?”

刘菲菲深有感触的点点头:“嗯,不过也习惯了,而且我也没什么好扒的。”进了娱乐圈就等于基本告别了私生活,刘菲菲也是做好心理准备才进圈的,但一开始很是烦不胜烦,后来狗仔们看到她实在没什么料,也就跟的少了。

两人聊天之际,吃瓜群众们也在这篇文章下面发挥起侦探潜质。

“松田某真,应该是‘华樱文化交流协会常任理事’松田拓真。”

“果然是!看图,蒋圆舟参加活动的照片,里面蒋圆舟旁边的就是松田拓真。”

“所以说,秦同学是惹怒了樱花国人,然后被其陷害的吗?我想知道当时在座的其他人是谁。”

“如果是陷害的为什么一开始不给黄蒋二人也打码处理声音呢?”

“会不会是松田拓真用这个威胁二人和他多人游戏(狗头)。”

“楼上真相了!”

与此同时,网络上到处都是向秦鸣谦道歉的声音,抖圈,抖浪,逼乎等等各种社交平台不外如是,不过此刻还有一部分群体无比痛恨着事件的反转。

他们就是被秦鸣谦的作品毒害惨了的全国中小学生。

来自岭西的五年级小学生学渣用着表哥表妹的调子哀嚎道:“有完没完啊!这个姓秦的怎么又写古诗啊!古代人写古诗,为什么你个现代人也写古诗啊!我真的不想背古诗啊!”

虽然秦鸣谦的作品上语文教材还在商议,但架不住他的语文老师特别喜欢秦鸣谦的作品,所以要求他们全都一一背诵,当听到他爸妈讨论秦鸣谦今天又有新作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一位来自山城的初二学生的感慨:“《少年华国说》,《爱莲说》没赏析完,现在又啷个要赏析啥子《石灰吟》,为啥子秦鸣谦这个哈麻批不被捶死哦!他个神戳戳滴破石灰也能作诗,老子真是服咯!”

他的老师本来上午还在班级群里通知大家不要因为作者的不良言行,而对作品产生不客观的赏析,让大家认真做题,当然,同样谴责了一番秦鸣谦,并给他们上了一会儿思想课。然后到了下午,却又在班级群里布置了新的暑假作业:“结合今日之事,以及作者的亲身经历,赏析《石灰吟》”。

一位来自岭南的普通高中生忍不住窃喜:“好在秦鸣谦个衰仔除了《少年华国说》就冇长文了,其他都随便背背嘅啦,洒洒水啦。”

如果秦鸣谦听到的话,一定会无情的告诉他:“小伙子,你高兴的太早啦。”

秦鸣谦此刻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全国的中小学生恨上了,不过即使他知道,他也只会更加努力的做个搬运工,争取承包各年级语文书。

和刘菲菲一起吃完晚饭,把其送回房间后,秦鸣谦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看着网友们对他的各种安慰,粉丝也回涨到2400W+了,虽然比之前少了好几百万,但秦鸣谦并不后悔,这一次他成功的利用舆论打死了两条走狗和他们的主人,他很是很满意的,主要也怪他们自己管不住下半身,要不然顶多两人变成如过街老鼠般而已。

正想着两人今后的悲惨境地时,许高打电话来了,

“恭喜啊秦兄弟,计划这么顺利,成功除掉两只害虫。”

“同喜同喜,要不然以后和它们录节目不知道要被恶心多少次呢。”

“是啊,确实如此,这叫罪有应得。不提它们了,《少年华国说》的Demo我做好了,我发你听听?”

许高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一天时间没到,Demo就做好了,看的出来他对这歌的重视程度。

秦鸣谦答应一声后便挂掉了电话,同时许高也将Demo发了过来,听完后,秦鸣谦与印象里的成品对比起来。

曲倒是和前时空相差不大,不过歌词完全就是照搬了《少年华国说》原文,并没有什么创新,秦鸣谦细品后还是觉得原来的更好点,于是打通了许高的微讯电话。

“许哥,Demo我听了,曲子很好。”

“你满意就好。”

许高很是欣喜,他是真的喜欢《少年华国说》一文,虽然他写不出这么好的词,但有机会能把其唱出来,他也觉得是种荣幸。

“不过我觉得词的话,是不是应该改一改?”

“改词?”

听到秦鸣谦的话后,许高很不可思议,他一开始也有改词的想法,但最后还是决定尊重秦鸣谦这个“原作者”。

“也不是改词,就是加一些词,我已经有些眉目了,我说给你听听?”

“那太好了。”

“我是这么想的,把‘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富则国富’这一段放在旁白,或者说让一群小学生来齐声朗读,然后你来唱四字词部分。”

许高认真思索了一番秦鸣谦的建议,不经眼神一亮:“着啊!这样确实好的多,又贴合主题,不过我的歌词单调了些,就看秦兄弟你新加了。”

“这个好办。”

对秦鸣谦来说也确实好办,抄作业罢了。“真的好办?”

见秦鸣谦这么有信心,许高满是期待。

“我觉得补的歌词重点还是要突出要少年人的年少轻狂,但这种狂是锐意进取,是奋发向上的狂。许哥你觉得呢?”

“没错,是这样的。”

“敢将日月再丈量,敢问天地试锋芒。这两句如何?”

秦鸣谦没把歌词一下说出来,主要他还想看看许高在这个时空会不会有更好的想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