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这不写首诗?

秦鸣谦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即使知道他也不会感兴趣的,与松田拓真通话结束后,他打开搜索引擎输入:“樱花国松田”五字后,引擎就帮他自动联想了一些信息。

点进去看后秦鸣谦才明白,为何松田拓真提到他的姓氏时那么自信,原来他的家族是樱花国的六大财阀之一,核心产业涵盖了:汽车,航空,日化,保险,电子,钢铁,通信等等行业。

之后秦鸣谦又搜了搜松田拓真的名字,是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百科上一大堆名头,不过最让秦鸣谦注意的是“华曰文化交流协会常任理事”这一头衔。

看到此处,再想着对方嘴里透露出来的信息,秦鸣谦终于明白为什么网络上会关于黄清罗和蒋圆舟的消息那么少了,合着背靠着这么个庞然大物呢。

“胡哥,在忙呢?”

知晓这些情况后的秦鸣谦决定向田永言报告一下。

“没在忙,不过秦先生你今天可是被网友骂惨了,我这真是心疼你,唉...”

“没事,一天而已,我这有点情况想跟田老哥说下,挺重要的。”

“那你稍等下,电话不用挂,我现在就通知下老板。”

胡旭光还是第一次听到秦鸣谦用这么凝重语气说话。

没让秦鸣谦等太久,田永言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来了:“怎么了老弟?”

“是这样的,刚刚......”

秦鸣谦把松田拓真跟他说的话,以及他搜索到关于对方的信息全都告诉了田永言。

“哈哈,你小子还真是个香饽饽啊,还挺抢手的。”

见田永言还有心思开玩笑,秦鸣谦不经有些着急:“田哥,难道不管管他?他这个有JD嫌疑了吧?”

“这个是正常的文化交流嘛,别人招揽你去樱花国发展只是正常的商业行为而已。而且你说的那个蒋圆舟,人家自己那边都说了是学术赞助。”田永言见秦鸣谦听到这还有些不解于是又继续说到:“其实这些人什么目的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这里面的事不好和你说,你自己体会吧。”

秦鸣谦闻言细想了一下,确实是这么个理,不过又想到蒋圆舟和黄清罗两人的信息被抖圈刻意降温的事,觉得这绝对是华国所不能容忍的,于是他又向田永言说到:“田哥,还有个问题......你让人看下吧,具体有没有这个情况,毕竟你们是专业的。”

听到秦鸣谦汇报的情况,田永言脸色也变的凝重:“这是个大问题啊,我立马让人查查看。要是真有这个情况,老弟你这也算立了一功啊。”上次发生这种事还是抖圈被收购改名之前,事发后前抖圈还整改过一星期,而且因为涉事的是他们省最大的互联网企业,他因此还吃了个不大不小的挂落,想不到被收购后还继续玩这一套,看来给的教训并不足,或者说清洗的还不够干净。

“田哥客气了,这是我的义务,您先忙,我先挂了啊,我这还要再看看网上怎么骂我呢。”

“哈哈哈,我活这么多年,第一次见自己找骂的。”又说笑两句后,田永言挂断了电话,便去打电话给部里的同僚告知此事了。

秦鸣谦这里看了看抖圈,就刚两个电话的功夫,粉丝已经掉下八位数了,正略感郁闷之际,门铃响了起来。

“嘻嘻,秦同学,我能采访你吗?我想知道被全国人们痛骂到底是种什么体验。”

开门后,刘菲菲见到秦鸣谦一脸郁闷的模样就忍不住幸灾乐祸。

秦鸣谦没好气的说到:“想知道啊?现在把视频全部放出去,然后再声明下,一开始是你诬陷我的,你也能体会到了。”

“是你自己找骂的,我又不喜欢被人骂。不过这些人骂的也太难听了,我看了都忍不住心疼你一秒。”

“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呀?知道你不开心,过来陪陪你。”

闻听刘菲菲的话,秦鸣谦还是很感动的,于是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不错,孺子可教。”

“讨厌,没洗头呢,别摸了。我陪你看会儿电视吧。”

秦鸣谦也没其他事可做,于是两人便又找出一期向往看了起来,看到第二期开头没多久,田永言的电话来过来了。

“老弟啊,你说的情况上边已经核实了,确有其事啊!看来上次的教训对他们还不够深刻,刚刚某个领导亲自发话点名要严查重办,我估摸着下午就有消息传出来了。”

“能帮到忙就好。”

“呵呵,你这也算功过相抵了,挑动舆论的事虽然你提前打了招呼,出发点也正义,但还是引起很多人的不满,你下次要注意方式发法,别再弄这么大张旗鼓的了。”

田永言语重心长的告诫秦鸣谦。

“一定一定,田哥你放心好了。”

虽然得了保证,但田永言知道要是再遇到类似的人或事,秦鸣谦可能还会照旧,不过这也是他欣赏的点,外圆内方,原则以外为圆,以内为方,不能触及。

“呵呵,你小子我可不放心,行了,等下午消息传出来以后你也该澄清了,我刚看了下,好家伙,用群情激愤,天怒人怨都不为过。”

“好的,下午保证第一时间完成任务。”

听到田永言的笑骂后,秦鸣谦挂掉了电话。

刘菲菲见他接了个电话,心情明显好转,不经好奇的问到:“什么事这么开心?”

“黄清罗和蒋圆舟的事,上面查实了,有人在压制舆论,原本我在热搜榜前几,他们最少也应该紧随其后吧?结果你也知道,你刚也说了那些营销号都没在拖着没答应。现在上面要动真格了,你说我能不开心吗?”

秦鸣谦说话的时候也有些担忧,这一番下来,他终于体会到了樱花国外张的触角之深,于是暗自发誓:“贼心不死的东西,松田拓真谢谢你让我知道,在樱花国也有一群人深迷华国的文化,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给我等着,来而不往非礼也,到时候会让你们知道真正的华国传统文化的感染力,辐射力的。”

“原来如此,我就说这个情况眼熟嘛,我聪明吧?不过你刚说下午完成什么任务是什么任务?”

“澄清啊,舆论太大了,我也吃不消,等澄清后把苗头对准黄清罗和蒋圆舟,我的使命就完成了!”

“哦,那你就简单的发个原视频吗?不写个诗啊词啊文的抒发下情感吗?”

刘菲菲的话让秦鸣谦眼神一亮,他瞬间想到了一首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