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事情发酵

虽然还有个别支持秦鸣谦NC言论夹杂在其中,但下一刻这些论调的支持者账号立马就被愤怒的网友给冲烂了。

要知道,有机构进行过调查,华国习惯凌晨后再入睡的有三分之一,那就是几亿人口,其中网上冲浪的往少里说最少有一个亿。

前期在经过营销号的宣传后,众多地方认证媒体,自媒体账号,网红大V,意见领袖等等全部加入了声讨秦鸣谦的行列,各种扒文甚至说是檄文,层出不穷,从抖圈到抖浪,热搜榜一全都是秦鸣谦的言论。

“《少年华国说》作者秦鸣谦的真面目”

“爱华是生意,精樱是生活---深扒秦鸣谦的丑恶嘴脸”

“无耻之尤!京大之耻!靠爱国演讲发迹的秦鸣谦竟是这种人”

“因《少年华国说》成名,半月吸粉不到3000万的秦鸣谦的奇葩言论”

“......”

民众的愤怒之情如野火般蔓延,以前不知道秦鸣谦的人,也在此刻记住了他,确切的说是记恨上了。

大家此时全都愤恨无比,主要就是因为秦鸣谦以前公开的种种表现,都是在表达自己的坚定立场,此刻突然来了个反转,私下里尽然是个精樱份子,这让人如果容忍。

“我就是因为他作品里表达的高尚情操才粉他的,想不到他居然是这种人。”

“我最爱秦鸣谦《爱莲说》里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我现在读这句话直想吐,真的令人作呕,太恶心了!”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原来这个国我们都理解错了。”

“我没看错的话,视频里要和秦鸣谦双宿双飞的那个女的是蒋圆舟吧?京大,水木,我们最好的学府就专门培养如此人才吗?”

“一对狗男女!狼狈为奸!一丘之貉!滚出我们华国去!”

“......”

概因视频里秦鸣谦的言论太让人气愤了,逐渐不理智的网民在秦鸣谦的抖圈下面留言谩骂后,又冲到了和他有联系的人的账号下面。

孔弘才,刘菲菲,《慢游华国》,《如梦录》,浙省的抖圈,甚至之前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学弟王明成的抖圈账号都被攻陷了,当然视频里出现的-蒋圆舟以及黄清罗也没放过。

“这个被秦鸣谦送《爱莲说》的主任我看也是秦鸣谦的帮凶,什么样的老师能教出这种学生?”

“工作室赶快发声明与秦鸣谦撇开关系啊,不要让他耽误菲菲的前程!”

“抵制樱花秦一切节目从我做起!”

“奖励五百万让他去樱花国安家吗?你们可太贴心了。”

“......”

有些本来两三点就睡觉的网友,因为这件事气的一夜没睡,各种转发,评论。

蒋圆舟是被闺蜜从电话里叫醒的。

“舟舟,怎么回事啊?”

“怎么了希希?”

“你不知道吗!你快看打开抖圈,热搜第一就是了。”

“我上热搜第一?”

听到闺蜜的话,蒋圆舟甚至有些欣喜,她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的新书前两天才发售,睡迷糊的她丝毫没听出来闺蜜言语中的慌张。

开开心心的点开热搜但映入眼帘的是“秦鸣谦:我愿意为樱花国而死”,“秦鸣谦真面目”等等词条,看到这里,她已经感觉到不妙,点进去观看视频,看到之前自己情不自禁说出的“死后愿意和你埋葬在樱花国”那句话也被录下来后,她忍不住怒火攻心大叫一声:“啊!”的同时,手机也愤怒的摔到了地上。

蒋圆舟的叫声惊醒了睡在一旁的黄清罗。

原来两人今晚被秦鸣谦戏耍后,皆是愤愤不平,心中积郁难消,于是两人一边骂秦鸣谦,一边找了个地方喝酒消愁,一对狗男女就这样勾搭在了一起。

“宝贝,发生什么事了?”

“完了!全完了!”

“什么完了?你把话说清楚啊。”

黄清罗看着呈疯癫癫状的蒋圆舟不经有些皱眉反感,心下决定这次以后就把她撇掉。

“刘菲菲这个卑鄙无耻的碧池!居然这么断章取义来陷害我!”

以她的智商并没有想到这一些是秦鸣谦故意为之,她只是凭借拍摄角度来判定是刘菲菲拍摄的,而且最后秦鸣谦的反转被“恶意”剪辑掉了。

听到她说些前言不搭后语的疯话,黄清罗心里暗自腹诽:“刘菲菲不知道比你个老女人漂亮多少倍,要是能跟她......”虽然心里吐槽,但嘴上还是假装关心道:“她怎么陷害你了?”

“你自己看抖圈吧,你我完蛋了,今晚秦鸣谦说的话,被刘菲菲这个jian人掐头去尾传到了网上,现在都在骂秦鸣谦呢,我们两个说的话也都录下来了。”

蒋圆舟说话的功夫,黄清罗已经点开视频开了起来。

“艹!她发什么神经?她不是跟秦鸣谦关系很好吗,这么诬陷他干嘛?让我们两个跟着倒霉。”

想不到黄清罗比蒋圆舟还要傻,他居然单纯的以为是刘菲菲和秦鸣谦之间产生了龌龊事。

“你是不是傻?这明显是针对我们的!让秦鸣谦出去做靶子,最后倒霉的还是我们,秦鸣谦最后肯定会洗白的!”

“这一定是他们两个配合好的!”这下子黄清罗终于猜到了真相。

“怎么办怎么办?完蛋了完蛋了!”这一刻的蒋圆舟已经六神无主,被公众唾弃的下场她是知道的,要不然她也不会之前的被网友质疑后连夜绣红旗了。

“你现在还是先找松田先生吧,他培养你这么久,肯定不想看你就这样完了的。正好顺便帮我公关下。”

此刻听到黄清罗的话,蒋圆舟这才像找到主心骨,慌忙下床找到丢弃的手机联系起人来。

“记住,别提秦鸣谦后面的话还有反转,要不然我们两个就是实打实的弃子了。说不定刘菲菲就是故意陷害秦鸣谦的呢?我们只是顺带的。”

黄清罗还在做最后捶死的挣扎,他也清楚的知道背后之人是什么嘴脸,要是知道他们俩毫无价值可言,必然不会对他们进行丝毫帮助的。

蒋圆舟深点点头,不经也把希望寄托在了那微小的可能性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