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先点爆自己

秦鸣谦虽然之前照应了刘菲菲,但她现在听到许高的话,也忍不住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原来是人格分裂啊,怪不得他有时候渣男,有时候直男呢。”

刘菲菲在胡思乱想之余手上也没忘记停止录制。

“我愿意为樱花国去死,同样我也想死后埋葬樱花国的土地上。”

“秦先生!想不到你爱樱花国爱的如此深沉,我一定会把你今天的发言告诉松田先生的,他最喜欢有才华的年轻人了。”

虽然不知道黄清罗说的是谁,但听名字,也知道是个樱花国人。

“秦君!我愿意和你一起移居樱花国,死后也和你埋葬在那里,我们挑一个樱花遍野的山脚下,相伴一生。”

蒋圆舟双眼饱含深情的看着秦鸣谦,恨不得立刻与他到樱花国双宿双飞。

“畜生!真是不当人子!”

“疯了疯了!彻底疯了!”

“人格分裂一定是人格分裂。”

剩下众人全都对他失望透顶。

“请大家务必记住我的名字,我姓:原,名:子弹。”

秦鸣谦终于说出了最后想说的话,他前面看到众人的反应其实内心早已乐开了花,最后黄清罗和蒋圆舟的真情流露更是意外之喜。

可以预见的是,到时候他让刘菲菲先把这句话之前的内容上传,再结合秦鸣谦之前录制的视频,网络上要把他以及黄清罗蒋圆舟二人骂成什么样。

任建明,闫敏,周家伦,许高这几个和他有接触,并且有一定涵养的人最后都纷纷气昏了头,到时候网络上还不把他喷死。

秦鸣谦以前的那些文章言论与之形成的反差,造成的人设崩塌是第一波反转,到候起到的舆论效果一定是爆炸级别的。他就是要借此浪潮把通天纹和母秋田给锤死。

到时候再把最后这句话放出来,又是一波反转,秦鸣谦也借此恢复清白。虽然有些对不起任建明,周家伦等人。但过会儿向他们解释并道歉后,想必他们也会原谅自己的。

“你这也太搞怪了!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很幽默吗?”

反应过来的任建明照样脸色不悦,但明显已经缓和了许多。虽然还有些生气,但既然秦鸣谦立场没问题,那么其他的都属于小节,年轻人,喜欢不分场合的自诩幽默他也能理解。

“秦老弟,你可把老哥吓死了。我刚可准备出言跟你断交了。”

闫敏同样是哭笑不得。

周家伦:“这才对嘛,我说你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呢。”

许高:“我都断定秦兄弟你是人格分裂了,你居然给我搞这出。”

刘菲菲也是嗔怪的拍了拍他的手臂。

“你这是反人类!是拿樱花国平民的生命开玩笑!你真是太无耻了!被原子弹炸死的樱花国百姓何其无辜!他们有什么罪!”

黄清罗也是懵了,他恨自己单纯啊!这么容易就轻信了秦鸣谦的话,枉他刚刚那么感谢秦鸣谦呢。

“黄先生说的没错!秦鸣谦你以为这个玩笑好笑吗?”

“是挺好笑的。”

秦鸣谦当即回答蒋圆舟。

“你真是无耻至极!用一个民族的悲痛来展示自己的幽默!你还是人吗?”

蒋圆舟也是气急败坏,短短几分钟她就经历了失恋,她在这一刻感觉到了背叛,一个她刚刚还在幻想能共度余生的良人,转身一变竟然变成了仇敌。

“哦?你还知道民族的悲痛?你是什么民族的人?大和?别忘了你身上流的血!你一句轻飘飘的原谅,就想让人忘却三千五百同胞的悲痛?刚刚大家讲的实验,金陵大屠杀,松山童子军的事件都是你喜欢的樱花国人犯下的罪行!而他们从国家到民间全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歉意,甚至持续不断的参拜供奉着这些战犯的神厕!你们俩还在这大放厥词,让我们应该忘记仇恨!你说!到底是谁无耻至极?!”

秦鸣谦说到激动处已经站起身来指着蒋圆舟和黄清罗的嘴脸痛骂。

“另外,那些平民真的全都是无辜的吗?当时整个樱花国上下的女人为了支持这些战犯对外侵略,甚至不惜到国外出卖自己的身体来换取物资赠送给他们。而且广岛号称樱花国的“军都”,拥有众多的军工企业,是当时樱花国南方司令部的驻防地,还是其兵员的主要来源地,常驻的樱花军人就有几万。广岛的百姓可以说基本都是为战争服务的。打在我们军人身上的子弹,捅在我们同胞身上的刺刀就有他们的功劳,你还说他们无辜吗?”

蒋圆舟听的哑口无言,黄清罗更是被秦鸣谦的气势所迫不敢看他,其他人纷纷鼓掌叫好!

“我猜你也不知道这些,你只知道每月按时领取樱花国发给你的两万块狗粮,因此你便认为主人家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风景秀美,街道干净,民众友善。若是仅仅如此也就罢了,想不到的是你居然无耻到为其摇旗呐喊,竭力宣传。樱花国成了你的乌托邦,生你养你的祖国成了苦与痛的根源。你简直是我见过的卑鄙无耻第一人!还有通天纹,问你呢,松田是谁。”

秦鸣谦见蒋圆舟被他问的用一双死鱼眼饱含杀气的盯着自己,并直喘大气,却不发一言,顿感无趣。便把矛头对准了黄清罗。

“你问那么多干嘛!卑鄙小人!蒋小姐,咱们走,都是些被洗脑的无知之人,我们没必要在这待下去了。”

黄清罗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节目他们俩肯定是录制不成了,所以也不想呆在这继续受气。

“好的黄哥。”

蒋圆舟同样也清楚节目她是参加不了了。

“走了最好,对了,明早我会安排人去跟你签解约合同,记得尽快把打给你们的前期薪酬给还回来。”

事已至此,闫敏也直接撕破脸皮。

“闫敏,你们先毁约还要我们还报酬,合同不是这么规定的吧?”

一听要他们还钱,黄清罗立马急了。

“对啊,凭什么?”

“合同上可有规定,因为乙方原因导致不能参加录制的,是要赔偿的,我已经对你们很客气了。”

“我们什么原因?你们愿意的话我们照常录制节目啊,现在不是你们提的解约吗?”

黄清罗开始耍起了无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