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人格分裂?

看着气的满脸通红的任建明,蒋圆舟和黄清罗两人表现的寒颤若噤,但实则心里不以为然。

他们要是真的能理解任建明的愤怒,也不至于会成为走狗了,黄清罗想要辩解,但看到桌上其他人包括刘菲菲在内,全都对他俩怒目相向,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任台长说的对,樱花国在当年对我国犯下的罪行简直是禽兽不如,罄竹难书。让你们感受下在不使用任何麻醉。绝对清醒状态下,做个手术你们能忍受那种痛苦吗?那时你们还能说出如此无耻的话?!”

闫敏紧跟着痛斥二人,言语中也是极具愤慨。

“没错,你们俩在这大放厥词,就不怕被我们现在不远处的金陵,死于樱花鬼子屠刀下的三十万冤魂听到吗?!”

许高也加入声讨两人的行列。

“我们宝岛的同胞也被屠杀了近四十万人,占当时总人口的五分之一,真是不敢想象,那真是尸山血海啊。”

周家伦已经愤怒耗尽,只剩下悲痛,眼泪已经流下来了。

“松山战役七千多的娃娃兵为国捐躯,最小的只有九岁,若不是国家到了真正的危难之际,谁会让这么小的孩子上战场。你们现在说这些话还有良心吗?!”

刘菲菲说到这里更是已经泣不成声。

秦鸣谦同样愤怒不已,但他知道,对付这种人光是谴责,不能让其有丝毫悔悟之心,只有让他们身败名裂,不能在公众眼皮下出现,才能让他们感到肉痛。

虽然秦鸣谦在刚开始就有了准备,将他们两个人的发言全程都给录了下来,但想到这二人目前并不是很有名,而且言论虽然可恶,但网上现在这种言论也屡见不鲜,所以并不一定能造成多大反响。

曾经遭受鬼子屠城的某地,还不是为了政绩建了樱花风情街,网上的舆论那么凶猛还不是照开不误。更何况他们背后还各有主子,肯定会通过手段来保住他们。

所以秦鸣谦心里一直在想办法把舆论扩大,让大众的目光全都关注这件事,让二人后面的主子想保它俩也要考虑到底值不值。这一想,还真给秦鸣谦想到了办法。

“菲菲别哭了,你现在拿出手机,摆出头偷拍的视角,然后一直对着我拍。然后桌上众人说什么你都一一对着全拍下来。记住,无论我等等说什么话,可千万别停止录制。”

“啊?嗯,好好。我现在就拍。”

虽然不知道秦鸣谦要干什么,但刘菲菲还是吸了吸鼻子把情绪稍微平缓下来,照他的吩咐做了。

在这期间,魔都台的陈和光以及苗博还有其他几人也纷纷谴责它俩的言论,等其中一人说完,秦鸣谦也开口了。

“虽然我生在华国,但是我同样像二位一样向往樱花国。”

秦鸣谦的话说完,立刻成了在座所有人都焦点,包括黄清罗和蒋圆舟在内,全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

“看来姓秦的虽然素质不行,但眼光还是不错的。不过这小子也够可以的,《少年华国说》写的那么慷慨陈词,原来竟是同道中人。”

“既然和我这么有共同语言,为何还要对我这么冷淡呢?秦学弟你真是太幼稚了,学姐从此以后一定会努力消除我们之间的隔阂的。”

黄清罗和蒋圆舟两人在惊愕之余心里也不经对其看法产生了改观,同时也很感动其在它们被围攻的时候出言帮助它们,所以全都满脸感激的看着他,同时期盼着他能继续说下去。

“秦鸣谦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任建明也顾不得他和田永言的关系,怒目而视,直呼其名。

周家伦:“是啊秦先生,你别说胡话了。”

许高:“秦兄弟你是不是喝醉了?要不然你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呢?”

黄清罗:“正所谓酒后吐真言嘛,看来秦先生也是一个有理智的人啊。”

闫敏:“姓黄的你给我闭嘴。秦老弟,你到底怎么回事?你自己写的《少年华国说》和‘三有四为’你都忘了?”

大家纷纷不敢置信,这是能从秦鸣谦嘴里说的话,刘菲菲同意惊讶,但有刚刚秦鸣谦的叮嘱,她还不至于发声质问。

“我没喝醉,我现在比任何时候和清醒。我说的都是心里话,你们先别急,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秦鸣谦这话说完,他们吊着的心才微微放下,心想这才对头,接下来肯定有反转。想想也是,一个能写出《少年华国说》之人,怎么可能向往樱花国。

“我想我比黄大画家和蒋大作家更向往樱花国,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我愿意为樱花国而死。”

这一刻众人都惊呆了!

“友军!大大的友军!不光为我吸引火力,还如此牺牲自己!秦先生您真是太伟大了!”

“秦学弟,想不到你竟然是我的知己,是我的Soulmate,学姐我愿意为你倾尽所有,以身相许在所不惜。不过秦学弟这么帅,以身相许好像是我赚了。”

两人内心这时的感动无以复加,要不是顾及影响,这一刻已经起身拥抱他了。

“你简直无可救药!姓秦的你完蛋了!谁的面子也不管用,我一定会动用所有关系封杀你!”

任建明已经被气糊涂了,他相信,只要今天秦鸣谦的话让田永言知道,甭管之前田永言多欣赏他,从此以后必将他弃之如敝屐。

“秦鸣谦你真是太糊涂了!”

见秦鸣谦还如此顽固,闫敏决定与之划清界限,立场不正再有才华也是枉然。

“秦先生,你说的话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怎么这么多面呢?”

周家伦还是不愿相信秦鸣谦会是这种立场,他初次听《少年华国说》时,整个心神都被震撼了,从此对秦鸣谦便无比的敬佩,但现在秦鸣谦的话简直让他产生了错乱之感。

“秦兄弟,你不会是人格分裂吧?”

许高也是懵了,秦鸣谦以前的种种言论和现在的话比,根本不可能是从同一个人口中说出来的,唯一的可能只剩下人格分裂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