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嘴脸

“这个秦鸣谦哪里是高傲,简直是目中无人且没素质到了极点。”

黄清罗当然也不会从自身找问题。

“怎么了黄哥?你也跟他有矛盾?可是你今天才刚来没多久吧?”

“就是刚刚的事,我到闫敏导演办公室的时候,他和那个周家伦已经在了,然后我......”

在黄清罗的描述里,他是非常热情洋溢且彬彬有礼,秦鸣谦和周家伦则变成了桀骜不驯,目中无人的反面人物。

“对不起啊黄哥,我代表我们内地人对你说一声抱歉了。其实我们绝大部分人对港岛的同胞都是非常友好的,他秦鸣谦只是个例,以后多接触你就知道了。”

蒋圆舟没有怀疑黄清罗的话,她一直是跪族思想,在她的认知里,欧美与樱花国人都不会骗人,港人也普遍比内地人素质要高的多。

“见到蒋小姐我就知道他姓秦的绝对是内地的异类了,其实我祖上也是京城人,爱新觉罗家族的,你知道吧?”

“想不到黄哥还是前朝皇族子嗣。”

听到黄清罗的话后,蒋圆舟眼神随即发光,她对贵族,世家等等这些,有着莫名的向往之情。

“是啊,我大清没落后,祖上就带着全家人移居港岛了,蒋小姐你瞧,我额头上的通天纹,非正宗八旗子弟血脉不能有之。”

黄清罗讲到这就有着无比的优越之感,照样是把头伸近,用手指了指额头。

“哇!真的哎,我见到了,原来这就是通天纹啊,真厉害。怪不得黄大哥你能成为这么成功的画家呢,原来是家学渊源。”

“谈不上,谈不上。蒋小姐你的文章写的也都是鞭辟入里,发人深省啊。特别是《樱花一年》,让我不得不思考为何我国人民的素质与樱花国人们的素质相差能如此之大。”

“是吗?黄大哥你真是太懂我了!我写这本书的初衷就是想国人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但在有些别有用心的人眼中就成了吹捧樱花国。”

“那是他们......”

两个被孤立的人越聊越投机,一个英格兰走狗,一个樱花国秋田,沆瀣一气,颇有相见恨晚之意。

“大家都认识了吧,来来来,拍照了拍照了。”

闫敏一开始没打扰他们聊天,等了大概十几分钟,才喊他们拍照。

各种摆造型,排位置,拍了一个小时还没好。拍照过程中,除了有时气氛会尴尬外,并没有产生什么龌龊。

黄清罗即使再以通天纹为荣,但他不是傻子,他也知道宣传照的主角怎么也轮不到他的,其他几人包括蒋圆舟在内心里又都是服秦鸣谦的,所以秦鸣谦当仁不让的居在了C位。

“台长,您怎么来了。”

在盯着摄影机的闫敏听见有人叫了声台长,立马转头看向门口方向。

“来找人的。”

魔都电视台的台长任建明挺着一个啤酒肚,眼神只是往闫敏身上瞟了一眼,随即就一直盯着在拍摄的六人。

“您找谁?我帮您给叫过来?”

“找秦先生啊!你不要去打扰,让他专心拍摄,我在这等等他。”

任建明对着秦鸣谦的方向嘴巴抬了抬,言语里对秦鸣谦很是客气。

“这?好的,那我先去盯着拍摄了,马上就好。”

闫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台长会对秦鸣谦这么客气,但领导的事不是他能过问的,所以决定去让摄影师快点结束拍摄,其实素材已经拍的够多了,现在还在拍只不过是他精益求精罢了。

“小赵,再拍两分钟你就喊好,知道没。”

摄影师点了点头,他只是个工具人。

两分钟后。

“好了,拍的很完美,素材够了,感谢各位的配合。”

小赵光荣的完成了他的任务,开始收拾设备。

听到拍摄完成,早就不耐烦的秦鸣谦第一时间招呼着刘菲菲,周家伦,许高三人往闫敏那走去,一边走还一边伸展活动身体。

“秦先生受累了吧?”

秦鸣谦不认识任建明,但看闫敏在一旁有些毕恭毕敬的样子,想来肯定是其领导,于是也笑着回应:“不累不累,请问您是?”

“这是我们的台长,任建明任台长。”

闫敏在一旁为其介绍。

秦鸣谦略感意外的和其握手交流后,其他人也都纷纷上前与之介绍自己,姿态都放的很低。

别看刘菲菲,周家伦他们都是著名的大明星,在魔都台台长这种大佬面前,他们只有小心翼翼的对待甚至奉承。包括黄清罗在内,他最近的事业重心开始往内地转移,画卖的比在港城好不说,光说通告费,内地就比港台要高出好几倍。所以他没道理不对一个掌握着重量级宣传渠道的人物恭敬。

“你们都辛苦了,我代表我们台感谢各位的努力。”

其他工作人员听到老大这么说,也都出言笑着附和,虽然他们要比六人辛苦很多倍。

“真正辛苦的是你们这些工作人员才对,让大家跟我们一起受累了。”

蒋圆舟率先回应,包括秦鸣谦在内的其他人也只好顺着她的话纷纷做出回应,但秦鸣谦心里很是膈应,就她拍摄的时候幺蛾子最多,几次拍着去摄影师那里看效果提出意见。

“各位太客气了,晚上我请大家吃饭。”

听见任建明的话,除了秦鸣谦以外,都有些受宠若惊,他们平时虽然少不了各种高档次的饭局,但都是商务性质的,而且像任建明这种媒体界内的大佬,他们经纪人千方百计的都难以接触。现在直接这么给面的情况,他们还没遇到过。

黄清罗:“哎呀!任台长您这真是太给我们面子了。”

蒋圆舟:“是啊,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呢。”

这两人率先表态,且表现的极为露骨,秦鸣谦虽然心里十分不屑,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说了抬爱,其他几人虽也讲了客套话,但都不像前两者那么阿谀。

“客气了,到了我的地界,我这个东道主当然要尽地主之谊了。”

任建明很满意的笑着回应六人,随后做了个请的手势对秦鸣谦说到:“秦先生,还请到旁边一叙。”

秦鸣谦没想太多,跟着任建明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