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看我通天纹

“谢谢周哥的认可,其实好的音乐和文学作品一样,都能丰富人们的精神文明生活,向大众传递正能量,这其中并没有高下之分。比如周哥你的《蜗牛》,《稻香》等等都曾有影响我,让我成为更好的自己。”

看秦鸣谦感动之余也投桃报李,他说的每句同样都是肺腑之言。

周家伦见秦鸣谦之前还担心其会恃才傲物,很难接触。要知道,文艺圈一直存在着非理性的鄙视链,他这种玩流行音乐的,再成功也很难得到玩古典音乐的认可,更何况是文学圈的人了。而在他心目中,秦鸣谦的作品足以让他站在华国文学圈的最顶端了。

所以此刻他见秦鸣谦是真正的喜欢自己的歌,而且言语之间丝毫没有看不起他这种流行歌手的意思,心里那是对秦鸣谦是一个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立马恢复了本性,与其熟络起来。

“哎哟,不错哦。秦老弟你这话说到我心坎里了,只要我们作品能为大众传递正能量,只要大众能够从中受益,有什么好比来比去的。”

“确实如此。”

秦鸣谦确实是这样看待的,而且他清楚知道,他只是一个幸运儿,目前得到的所有成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有的,他有什么理由去看不起那些凭借自己真正才华的人呢?当然,那些凭借一些成就或影响而污染大众视听的人除外。

“二位这真是英雄惜英雄啊!”

闫敏这下不担心节目效果了,秦鸣谦和刘菲菲关系不用说,和周家伦和许高看起来聊的都很投机,和蒋圆舟合不来也无所谓了,她那反正也没什么流量,黄清罗也是同样可有可无,上面交代的任务罢了。

“闫导谬赞了。”

“我这跟鸣谦老弟真是相见恨晚啊。”

邱黎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眼里忍不住闪动泪花,不过好在一个电话让她没有激动到失态。

“闫导,秦先生,周先生,画家黄清罗先生来了,我去接待下。”

等邱黎走后,几人坐着闲聊,没一会儿邱黎就回来了,黄清罗也跟在他后面。

“Hello,dai ga hou e,我嚟迟咗,唔好意思呀。(大家好,我来迟了,不好好意思呀。)”

黄清罗一米七出头的身高,看面相应该三十多岁了,身形消瘦,还扎了一个艺术辫,操着一嘴粤语和房间里众人打了招呼,看起来很热情。

听到他的话后房间内几人面面相觑,还是周家伦率先起身回应他,他跟港岛那边人接触的多了,自然有些听得懂。

“你好你好,我们这些人都不怎么懂粤语,见谅。”

“听唔明系正常嘅啦(听不懂也是正常的啦)。”

秦鸣谦见黄清罗一边说着粤语一边摆手,顿时觉得这个比面目可憎,于是皱着眉问闫敏:

“这个讲粤语我们怎么交流?还有后期难道还要给他配音?”

“不对啊,我之前和他通话的时候他还讲的普通话啊,虽然没那么标准,但肯定听得懂啊,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请他啊。老弟你别急,我来问问他。”

闫敏低声向秦鸣谦解释完就朝黄清罗问到:“黄画家,我怎么记得你说会讲普通话的?”

“讲的不习惯,哪有粤语顺口啊。”

合着他是故意讲粤语的。

“不习惯也请习惯下吧,而且录制节目时你也不可能一直说粤语吧?”

闫敏也十分不爽,他一个魔都人在魔都被逼的不能讲魔都话了,你一个港岛人还想在这讲方言?

“安啦,我会注意的。周家伦是吧?我认识你,歌唱的不错。”

黄清罗和周家伦打完招呼后又跟闫敏握手,最后来到秦鸣谦面前,秦鸣谦与其握手正欲开口介绍。

“我认识你的,京大的大网红嘛!毕业演讲出名的,我们港岛网上也都是你的消息啦。”

听到黄清罗的话,周家伦表情有点不自然,他其实知道那边的网络上绝大部分人对秦鸣谦是什么评价,他们宝岛也是,那些毒(独)虫们把秦鸣谦说成被洗脑的典型,什么走狗,马屁精之类,这些还算骂的轻的。当然也有一部分像他一样,对其各个作品很是推崇。

“谢谢。”

秦鸣谦并不知道真实情况,还以为对方是释放善意,所以不咸不淡的回应了他。

“你毕业后定居京城没?”

“没。”

“京城这么好怎么不在京城定居呀,我祖上就是京城人,正宗的爱新觉罗皇室后裔,瞧见这头上通天纹没?”

黄清罗说着还用手比划比划了额头,不过秦鸣谦瞄了一眼,并没看到什么天纹。

“您真厉害,我有些内急,借过一下。闫总,我等等就直接去摄影棚那了,不用等我回来。”

秦鸣谦嘴角抽了抽,差点笑出声来,怪不得叫这名字呢,合着把能挨上祖宗边的全给加在姓名里了。

“还京大的呢,在京城四年礼貌都没学会啊?”

等秦鸣谦和万国豪跟着邱黎走后,黄清罗忍不住吐槽起来。

“黄先生,背后说人坏话好像也不是什么礼貌行为,闫导,我也先去摄影棚了。”

周家伦从他内涵秦鸣谦开始就没什么好感,现在听到他背后做小人,更是直接刺了黄清罗一句,也出门了。

“说话倒是说的清楚呢,唱歌怎么就口齿不清了呢?”

黄清罗也是有脾气的,这次没等周家伦完全出门,就反语相机。

“没必要大妮,我们走吧。”

周家伦的女助理大妮更是爆脾气,听到后立马转身准备开口骂他,被周家伦拉住后,嘴上还是不放过他,骂了两句宝岛话后愤愤出门去了。

“你们请的嘉宾都这素质?”

现在办公室只剩下他和闫敏二人了,他只好把火撒在了闫敏身上,把个闫敏气的是面红耳赤,但想到上面的任务,闫导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情绪,准备忍辱负重。

“黄画家,您也少说两句吧,一个巴掌拍不响嘛。”

“你嘅意思系我都素质低罗?”黄清罗气的又把粤语说出来了,见闫敏不解,才又用普通话说了一遍:“你的意思就是我也素质低咯?”

“我可没这个意思,我这边也有点事要处理,我安排人招待下你。”

闫敏开口前就拿起了电话拨打给工作人员,他已经急不可耐的想把这个瘟神送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