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两个大导吵起来了

“怎么了闫导?”

“秦老弟啊!你有现成的作品你早和我说啊!我们可以专门为你制定节目录制地的,怎么你...唉!”

闫敏这个气啊,原本他答应卢星就是因为两个节目不搭边,影响不到他们都节目,在秦鸣谦答应后还一直沾沾自喜,哪能想到有《徐霞客游记》这一茬。

他更气的是秦鸣谦一直有存货,却没告诉他,节目去哪录不是录?有话题有收视才是真的,秦鸣谦新诗啊,多大的话题,多少的流量,多少的赞助商啊!

“我不是签了合同会在我们节目里写诗了吗?和这个又不冲突的。”

秦鸣谦底气十足,他有前世几千年的文化积累做后盾还怕到时候没作品吗?

“额...”

看到秦鸣谦一脸自信的样子,闫敏一阵语塞,虽然以前的作品很能证明他有足够的才华支撑他此刻的淡然,但这毕竟是写古诗,超出了闫敏的认知范围,所以他还是有些担心,但总不好当面质疑秦鸣谦。

“放心好了闫导,没事的话我就继续和卢导说完了。”

“有的,我才想起来,他们这个节目是什么时候录?”

“卢导让我这两天抽空去一趟,《徐霞客游记》是他们下一期,上映时间我就不知道了。”

“那不行!秦老弟,你的荧幕首秀要留给我们的啊。”

闫敏之前也忘了这回事,主要是秦鸣谦崛起的太快了,让人想不到他这么高的人气除了新闻外,其他的一次电视节目都没上过。

“这个我倒是忘了,我问下卢导吧。”

秦鸣谦确实忘了首秀这个噱头对节目组很重要,说完这句话后就关掉了静音,想着怎么和卢导协调。

“不好意思,让卢导久等了。”

“没关系,秦先生,你刚说的真的吗?有现成的诗可以带到我们节目来?”

刚刚的两分钟内,卢星的内心是既欣喜万分又煎熬难耐。他是听到闫敏一声大叫的,随后他也很快反应过来是为什么,但秦鸣谦的话给他的惊喜实在太大了。

昨天宋斌跟他说如果秦鸣谦能带来首新作时他只当个玩笑听听,好诗又不是大白菜,秦鸣谦到目前为止的作品又无一不是精品中的精品,他哪里敢奢望其能为一档综艺节目写诗,想不到今天秦鸣谦会主动提出来。

“这还能有假的吗?”

“怪我怪我,这实在是超出我的认知了,您见谅。”

卢星现在生怕秦鸣谦一个不高兴不来了,所以说话格外客气。

“卢导太客气了,我没生气的意思。这样吧,我就选首关于泰山的诗好了,毕竟是五岳之首,而且在古代泰山还有特殊的象征意义,徐霞客先生也曾游览过泰山。”

“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不知秦先生方不方便现在就发给我欣赏一下,您也知道,时间挺紧张的,我拿去和编剧一起根据您的作品来探讨下剧情。您放心,绝对会为您保密的,合同等您来就签,保管你满意。”

虽然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但卢星一直自诩君子,他也相信秦鸣谦,所以才会如此。

“当然可以,你稍等下,我现在就发您看看。”

秦鸣谦没挂电话,把微讯的通话页面缩小后就开始打字。

“秦老弟?”

闫敏一直关注着这边的情况呢,听到这他也意识到秦鸣谦是想给对方发作品了,于是喊了一声秦鸣谦又给他做了手势,意思是想站他旁边看看。

秦鸣谦自然不会拒绝,看到万国豪也好奇的样子,于是也让他过来看看,可惜的是刘菲菲不在。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在秦鸣谦刚开始打字的时候,闫敏还读的很大声,随后声音就慢慢小了下去,最后更是只剩下低喃。

前面的几句万国豪虽然不懂欣赏,但看到最后一句时,他顿感胸中豪情万丈,仿佛回到了他在军旅中拼搏的岁月,他曾经的梦想是当特种兵,奈何他身体素质有限,但当时“会当凌绝顶”之心他没有忘记,所以很能引发其内心的共鸣。

电话那头的卢星一开始听闫敏在那跟着朗读还很认真的聆听,后来闫敏变呢喃后,他就听不清了,他以为其实故意的,所以心里直骂闫敏小气,但在看到秦鸣谦把诗发过来后,便没了其他心思,在细细品读两遍后,更是激动的不能自语。

“秦老弟!浪费了啊!太浪费了!不行!绝对不行!还没签合同是吧?把这首诗留给我们节目组!价格随你开!我们第一站不去湘南了!就去泰山!”

从诗意中回神过来的闫敏立马抓住秦鸣谦的肩膀大叫。

“闫敏你什么意思啊?!截胡有你这么截的吗?!我人还在这听着呢?!秦先生,千万别听闫敏的,如果他敢怎么你,我做主,我们央台愿意替你专门打造一档旅游综艺。”

听到闫敏的怪叫,卢星立马不乐意了,同时也十分紧张起来,他太清楚这首诗的价值有多高了,所以立马给秦鸣谦吃了定心丸,虽然这超出了他的权力范围,但他相信凭秦鸣谦展现出来的才华,央台领导只要不是蠢驴,绝对不会反对的。

“卢导,秦老弟可是我帮你联系到的,算截胡的话应该是你先截的胡吧,怎么还反咬一口了?还有,你别在这挑拨我跟秦老弟的关系。秦老弟,你把这首诗留给我们,我做主,把赞助费比例给你提十个百分点,卢星那你随便再给他一首好了。”

闫敏同样清楚《望岳》的价值,所以不惜得罪卢星这个央台大导演,并且直接下了血本。

万国豪在旁边看傻了,他想不到他秦哥的一首诗能引起两位大导演的哄抢。这也怪秦鸣谦,在临安和田永言交流时没带上过他,要不然他就不会这么惊讶了。

“闫敏,做人不是你这么做的,秦先生是那种你能拿阿堵物打动的人吗?”

秦鸣谦其实很想说,只要不违反道德法律,不触碰他做人的原则,不践踏他的尊严,不出卖他的人格,不伤害他的身体,请尽情的用阿堵物打动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