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老师和学生

“那你一定没遇到心狠的教练,小时候我爸教我游泳就是直接把我扔进深水区,水喝饱了也就学会了。”

秦鸣谦想起小时候学游泳不堪的回忆,不过确实非常有效。

“你不会也这样教我吧?”

刘菲菲听完后有些害怕,怯生生的看着秦鸣谦。

“要看你学的怎么样了,学不会也只有这种方法了。”

“我才不要!我很聪明的,一学就会。”

虽然秦鸣谦对她表现出来的智商表示怀疑,但还是按部就班的教她。

“没见过你这么笨的。”

教了她一个小时,还是没有一点长进,看着扒拉着泳池边,浮在水中的刘菲菲,秦鸣谦不自觉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翘T上。

“唔...你!”

刘菲菲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看着秦鸣谦,脸色肉眼可见的转红。

秦鸣谦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主要是太翘了没忍住,打完后才反应过来,自知理亏的他,只好先声夺人。

“学生太笨了,老师惩罚学生不应该吗?”

说这话时,秦鸣谦故意用很严厉的语气,代入到老师的身份里说出来的。

“老师?唔...学生知道错了。”

见刘菲菲没有一丝一毫生气,反而表现的非常配合,秦鸣谦好像发现了她隐藏的属性。

“嗯,知道错就好,今天先到这吧,到午餐时间了。”

“好的,老师。”

秦鸣谦及时刹车,扶着身体微微发软的刘菲菲上岸了。

“换衣服去吧,我换好等你。”

“嗯,知道了老师。”

和秦鸣谦告别后,刘菲菲进入更衣间坐在了休息位上。

“真是太羞耻了!我怎么会这么听他的话啊,为什么他自称老师我就不会反抗了?我明明穿L码的衣服,不穿M码的啊。”

独自一人冷静下来的刘菲菲不经捂脸自语。

“不行不行,刘菲菲你要振作!要自强!要醒悟!这样下去你会被这个渣男吃干净的,虽然对他很有好感,但不能这么就缴械投降。”

给自己加完油后,刘菲菲这才慢吞吞的更衣洗澡。

“换个衣服你都要半个多小时。”

经过半小时的等待,秦鸣谦已经没了愧疚感。

“干嘛那么凶?我不要洗澡的吗?秦鸣谦你不要得寸进尺,刚刚的账我还没找你算呢。”

“老师惩罚学生,学生还要记账?”

“你闭嘴,在我面前不准自称老师。”

刘菲菲急忙踮起脚用手捂住了秦鸣谦的嘴巴。

“为什么?”

秦鸣谦明知故问。

“哼!你算什么老师,死渣男一个。”

“好好,不逗你了。请吧,刘菲菲小姐,该用餐来”

见刘菲菲这么不经逗,秦鸣谦便不再提老师这茬。

两人的午餐是让酒店送到秦鸣谦的房间里吃的,万国豪和刘小茵也同在一桌。

吃饭时刘菲菲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趁两人助理不注意点时候,突然在桌下用力踩了秦鸣谦一脚,吃痛的秦鸣谦脸色猛变,但还是忍住捂住了嘴没叫出来。

万国豪见秦鸣谦表情不对,关心的问到:“秦哥,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咬到口腔内壁了。”秦鸣谦搪塞过去。

“这么大人了,吃饭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

刘菲菲很是幸灾乐祸,见秦鸣谦眼神凶她,还很傲娇的把头仰起来回看过去。

刘小茵则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顾自的蒙头吃饭。

饭还没吃完,秦鸣谦的电话响了。

“喂,闫导。”

“秦老弟在忙吗?”

“在吃饭呢,有事您说。”

“是这样的,你昨天晚上不是转发了条《典籍里的华国》的抖圈动态吗?效果简直太好了,昨晚他们节目收视率比平常直接增长了百分之七八十,这不是他们的导演卢导是我老大哥吗,他......”

闫导讲话很讲究艺术,把增长了0.8个百分点转换成了增长7.80%,虽然结果一样,但让人听着就不是一个概念,接着又把卢星求他的事一顿天花乱坠,秦鸣谦在他嘴里也变成了卢星的救星。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闫哥你直接说不就好了,只要和我们节目录制不冲突,我答应就是了。”

“谢谢秦老弟给老哥这个面子,这不是卢导听同是央台的导演说你特别难约吗,所以这才求到我这来了。”

“主要那些综艺我也没看过,这几天也在补功课呢,感兴趣的我就会接的。”

“还是要谢谢老弟这么给老哥面子,你先吃饭,我就不打扰了,咱们等会儿见。”

闫敏现在打电话的原因也是怕当面说情被拒绝了会尴尬,电话里看不见表情,回旋的余地就多了,现在见秦鸣谦答应下来十分的高兴,这还是第一次卢星拜托他办事呢,毕竟央台的导演,在名声上就压了他一头。

“你要上新综艺吗?”

秦鸣谦电话是起身到窗户边接的,他一开始看到是闫敏还以为是《慢游华国》节目组的事呢,所以就没避着刘菲菲。

“是啊,央台的节目,《典籍里的华国》。”

“哼!让你陪我去向往你都不去。”

“这不...哦...原来你昨天给我发那么多生气表情是因为这个啊。”

被刘菲菲这么一说,秦鸣谦这才想起来昨天在车上她在他耳边说晚上到他房间一起看向往,结果他答应后还被她摆了一道。

“才不是呢!乱说什么!”

桌上还有两个外人,刘菲菲更害羞了。

“我也没说什么啊,吃饭吃饭。”

“你陪不陪我去?”

这句话是刘菲菲发微讯给秦鸣谦问的,因为还有两个电灯泡在,有些话刘菲菲不好意思说出口。

“那晚上先陪我看?”

“表情包:生气!哄不好的那种!”

“那我不哄了。”

秦鸣谦这句话发出去后,就见刘菲菲看着他,夹起一只大虾,恶狠狠的掐头去尾,蹂躏起来,看样子是把虾当做秦鸣谦了。

“别折腾虾了,看着害怕。”

“知道怕就好!你去不去!”

“去去去!不过等现在的节目和央台的都录好再去,要不然要忙死我。”

“这才乖。”

“没大没小,有学生说老师乖的吗?”

刘菲菲看到这条微讯后,噘嘴瞪了一眼秦鸣谦,然后便消息也不回,老老实实的小口吃饭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