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卢星的决心

陈总管想到这后立马就到抖圈下留言,并且也在自己的抖圈配上答案进行了转发。

“‘虫’有边是‘風’,‘二’有边是‘月’,所以正确答案便是‘无边风月’亦是‘风月无边’。‘虫二’两字本无意,却被秦先生演绎得如此意蕴丰厚,佩服佩服。期待与秦先生的合影,至于临安双人游我会抽一位我的读者粉丝送出去的。”

陈总管的抖圈粉丝有不到百万,基本都是因为他请假而去骂他无耻的,这一更新动态,收到提示的粉丝还以为他又要鸽了呢,点开后才发现原来是破解了谜语。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总管真是睿智,可是为什么有这个时间不去码字呢?”

“读秦鸣谦的《饮湖上初晴后雨》时候我还对西湖没什么感觉,但这次看到‘无边风月’四字后,我居然有些神往。”

“我准备去临安看西湖的无边风月了,顺便亲手给总管送上刀片。”

“......”

不多久宣传部门值班的工作人员就发现了答案被猜了出来,于是发动态祝贺了陈总管,并后台联系了他。

正被孔子精神感动的秦鸣谦并不知道这一茬,也不知道自己的一条抖圈,让这期《典籍里的华国》的收视率暴涨。

“卢导,好消息!今晚节目的收视率最高到1.63了。”

几期节目下来,网上的口碑虽然很好,但收视率平均下来只有1.2左右,真正的叫好不卖座,总导演卢星也是没办法。

“哦?儒家几千年的影响可见一斑啊,孔子这期就多了这么多人看。”

节目的宣传方略和前几期没有差别,卢星下意识的也以为是因为孔子本身的缘故。

“卢导,我之前也跟你想的一样,不过我一查才发现原来有人给我引流了,秦鸣谦你知道吧?”

“当然知道,最近他可是上面眼里的大红人。”

卢星作为央台的资深导演,消息自然比一般人灵通点。

“他在抖圈上转发了我们节目的宣传动态,并且配了他对孔夫子的评价。‘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妙啊!不愧是大才子!虽然有些许夸张,但让人又觉得非孔圣当不得这赞誉。”

电话那边的卢星叨念了好几遍后才出言赞赏。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你也知道秦鸣谦现在人气有多高,我的想法是,是不是请他来上一期节目。”

“他可不好请,《朗读者》那边发消息给他好几次了,只有助理出面回复,而且每次都说在考虑。把老左都给弄的有些急躁了,要不是秦鸣谦的才华在那,他怕是要把秦拉进黑名单了。”

老左是《朗读者》的导演左横波,人大毕业,十分推崇秦鸣谦。应该说目前国内凡是有点文化素养的,基本上没有不推崇秦鸣谦的,实在是他拿出的几副王炸威力太大,让人不得不服。

当然,现在网络上也有黑秦鸣谦的,绝大多数都是不学无术之人。

“秦鸣谦很明显是在看过我们节目才发的评语,这至少说明他对为我们节目还是很感兴趣的,我觉得我们还是尝试下的好。”

“说的没错老宋,那我直接跟老左要他助理微讯就行,我来亲自联系。”

一条短评就能给节目带来0.4%的收视率,由不得卢星不重视,何况他也很欣赏秦鸣谦的作品。

“那邀请他来哪一期?”

“把之后的几期节目主题都发他看,让他挑就是了。”

“嚯!这待遇可是真高啊。”

宋斌在央台做了这么久,在他的印象里,有如此待遇的嘉宾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没办法,谁让人才华横溢呢,不得不服啊。”

卢星的感慨也得到了宋斌的认同。

“宋导!最高收视率破2了!”

两人商量之际,负责监控数据的小王激动的朝着宋斌方向大吼报告着喜讯。

“看来他是真值得这待遇。”

要知道如今网络时代,一部电视剧能破4已经是大热剧了,破5基本上就是神剧了,而一档文化类的综艺能破2真的是顶好的成绩了。

“不敢想象啊,只是节目中途的一条短评就能让我们收视率破2,要是他上节目再带首作品来......”

卢星其实想说最少破4,但又想着破5也不是不可能,但随后越想越离谱,就没声音了。

“让带作品不容易吧。”

宋斌的话打断了卢星的幻想。

“尽力而为吧,实在不行我亲自动身去请他,他不是参加了魔都台的《慢游华国》吗,我让闫敏给我做个中间人就是了。”

想到有可能破记录的收视率,卢星也是下决心了。

被卢星盯上的秦鸣谦这时已经进入梦乡了,以至于刘菲菲连发了十几个生气,锤头,炸弹之类的表情,他一个没看到。

第二天早晨,被万国豪电话叫醒的秦鸣谦才注意到刘菲菲给他发的消息,搞不懂为什么她会突然发神经的秦鸣谦很疑惑的发了个“?”回去。

喊了份早餐在房间内吃完后,已经十点了。

跟魔都台那边约的是下午拍集体宣传照,所以早上的秦鸣谦很是悠闲,想到自己穿越以来还没好好锻炼过,于是便想着去酒店的泳池游会儿泳。

准备出发的秦鸣谦想到刘菲菲还在隔壁,就想着发个微讯和她说下。

看她还没有回他发过去的“?”,秦鸣谦便认为她还没睡醒,所以发了个“我去游泳了”后,就出门了。

走到电梯间等电梯时,秦鸣谦的手机铃声响了。

“你去游泳和我说干嘛?”

刘菲菲的语气很是不善。

“和你打个招呼,还能干嘛?”

“昨晚干嘛不回我消息?”

“我睡着了怎么回?”

“你好像很有理的样子?”

“我没理吗?”

连续三个反问把刘菲菲问的一阵语塞,见自己的无理取闹这套不好用,刘菲菲改变了战术。

“你游泳都不问问我一不一起。”

“那你去吗?”

秦鸣谦暗自心想,我要是主动问了,估计你就要骂我流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