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主流媒体的盛赞

秦鸣谦四人喝完酒,醉醺醺的回到宿舍休息去了。

天色已黑,秦鸣谦这才悠悠醒来,揉了揉太阳穴,拿出手机一看,发现已经晚上八点了。

打开灯,起来上厕所之际,看到其他三人还在熟睡,他也没有喊醒他们。

点了四份外卖后,秦鸣谦看了看手机,微讯和微浪都显示99+消息,电话也有十几个未接。

秦鸣谦顿感头疼起来,先点开微浪先看了起来,等酒彻底醒后,再回复他人的消息。

发现《少年华国说》的热度不但没消,反而在持续升温。

自己的粉丝,一觉醒来也已经增加到340多万了。

另外,不光普通网友参与了讨论,还有很多打着大V认证的教授,文人等也对其进行了点评。

“《少年华国说》一文洋洋洒洒,大开大合,铺排比喻,如抽丝剥茧般......此文中饱含高昂的爱国热情,条理明晰......令人叹服震撼!后生可畏啊!”

这是来自一位官方认证的隔壁技校的老教授的评价。

当然最后这位老教授也没忘记cue下京大。

“听闻小友没有在京大继续读研的想法,是否认为京大容不下你的才华。这里老朽建议你报考我校,如小友报考我的学生,我做主让你硕博连读。我们名为师生,实为忘年交。@正能量小秦”

秦鸣谦看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出来,再看下面被赞最多的一条评论。

“傅宗学,你这厮实在不当人子!有本事到我们京大来,当我面抢学生!”

秦鸣谦再一看更乐了,居然是系主任老孔的回复。

再往下看有条网友的评论也被赞了好多。

“就凭秦同学这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我觉得一定不会看得上眯眯眼学校的!”

这条评论下,老孔还点了个赞。

秦鸣谦笑孔主任老小孩的同时,也不得不感慨,真的出了问题。

“宣传传统文学,树立文化自信,刻不容缓啊!希望这一世,自己可以通过前世的优秀作品,间接的剪掉某些国人的辫子。”

秦鸣谦默默想到。

再翻翻其他消息,京大官微已经把自己的演讲的视频给剪辑发了出来。

而且,人民报,光明报,环宇报,新华报,青年团等等一众主流媒体的官微都进行了转发,并纷纷进行了点评。

人民报:“美哉我少年华国,与天不老!壮哉我华国少年,与国无疆!这是我们全体华国人的心声!”

光明报:“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来看看毕业季,京大2017届学子秦鸣谦同学的《少年华国说》有多振奋人心。”

青年团:“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富则国富!秦同学的《少年华国说》让人振聋发聩!”

秦鸣谦满脸痴笑的看着这些转发与盛赞,他意料到这种情况会发生,但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双手握拳,深吸一口气,重重的呼了出来。

这下酒也已经彻底醒了,秦鸣谦别强行忍住,继续看关于自己的,其他夸赞的话,并暗自说到。

“秦鸣谦,你要争气啊,以后还要被夸一辈子呢!一定要牢记《格局》二字!”

看了一会儿微浪,秦鸣谦忍不住有点膨胀起来,这种经历两世为人的他还是第一次。

按捺住心头的激动,秦鸣谦关掉微浪这个让他陷入膨胀的“万恶之源”。

先打开未接电话。

发现有资助自己一路上到大学,被自己当成至亲人看待的马博相马校长的电话,还有系主任的,另外季语兰居然还打了好几个电话给自己。

秦鸣谦不屑的笑了笑先把季语兰电话拉黑了。

然后便走到阳台回电话,首先回电话给马校长。

“马爷爷。”

“小谦啊!下午打你电话怎么没接啊?”

“不好意思啊马爷爷,中午和舍友吃散伙饭,喝多了,回宿舍就睡着了。”

“哦,原来是这样。你今年的毕业典礼爷爷虽然没能过去,不过我在网上全程都看了。说的真好啊小谦!毕业典礼后,实小的老师也纷纷发消息称赞你呢!”

电话那边的马博相笑声很大,听的出来非常开心。

“龚清这丫头她还说你给她涨大脸了,龚老师今年正好带到六年级,下午上课的时候就在全班同学面前放你演讲的视频了,让他们以你为榜样好好学习。”

“而且在微讯群里,一直吹嘘是她把你的小学语文基础打的牢靠呢。爷爷开心呐,以前你在爷爷心里一直是个孩子,现在才觉得再也不能把你当小孩子看咯!”

马博相言语中既感慨又欣慰。

他之前已经参加过系里的毕业典礼了,这次因为有直播,就没再来了。

龚清是秦鸣谦的小学老师,一直教了他们班六年,最后两年还是他们班的班主任。

秦鸣谦听到马爷爷的话,眼泪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突然不敢想前世自己救人去世后,那个时空的马博相该多么伤心。

于是忍不住暗自奢望,这世的他能与前世的自己灵魂互换。

随后强挤笑颜的回话。

“马爷爷,在您面前我永远都是小孩子,谁让您是我亲爷爷呢?你想把我当大人对待,我可不干!”

“哈哈哈,对对,你永远是爷爷的亲孙子!”

马博相爽朗的笑出了声,这世的秦鸣谦是个不善表达自己内心情感的人,从没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不由一阵开心。

“爷爷,我准备后天早上回家,太想吃您做的龙井虾仁了,在这边饭店吃的都没您做的好吃。”

马博相今年已经70岁,退休五年了,老伴走的早,只生了一个女儿。

“好啊,后天爷爷做好菜在家等你,让你万叔叔和马姨去机场接你。”

万叔和马姨全名分别万志新,和马以静,是马博相的女婿和女儿。

万叔是临安工银支行的一个中层领导,马姨在临安二中任教,教数学。

两人有一儿一女,一直想撮合秦鸣谦和他们已经上大一的小女儿万悦悦。

虽然秦鸣谦和万悦悦两个人看起来郎才女貌,般配的很。

不过两人之间从小就无感,只有纯粹的兄妹关系,是秦鸣谦有生以来,为数不多的,不贪图他身子的女人。

这点秦鸣谦还是非常佩服她这个妹妹的。

“不用了爷爷,不麻烦叔叔和阿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那不行,你万叔和马姨今晚还在我这吃饭的,说你回来一定要去接你。今天下午他们手机上都是你毕业典礼演讲的消息,然后就发了微讯给你。”

“看你没回,他们就说,估计你当时肯定在忙,也没打电话给你。下午他们在单位,逢人就说你,可把他们乐坏了。”

马博相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一直笑着的,听的出来,他很为秦鸣谦今天的事迹骄傲。

“那好,我现在看下微讯,回个消息给他们。爷爷你早点睡,我再给我们系主任回个电话。”

“好好,你也注意休息。爷爷先睡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