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浪淘沙令》

“秦先生,说什么悄悄话呢,你答应我的事还没做呢。”

刘菲菲的话刚落,众人全都一脸八卦的盯着秦鸣谦。

“我答应你什么了?”

“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虫二’啊,你答应我今晚上船后告诉我的。”

在说‘忘事’二字的时候,刘菲菲加重了语气,意指他还选择性忘了牵她手的事。

“你说这事啊,我还以为什么呢。”

到目前为止,已经过去将近24小时了,网友们还没猜出正确答案。

“对对,我也疑惑这个呢,还请秦先生为我等解谜。”

“是啊,我在飞机上也跟助理想了很久,始终不得其解。”

莫承业和王泰清等人也是思索了好一阵都没有想到答案。

秦鸣谦走向窗边,把窗户打开。

“你们感受到了什么?”

“暑气。”

“热浪。”

这个季节很是闷热,秦鸣谦把窗户打开的时候居然没有风吹进来,让他好一阵郁闷。

“风!”

终于有一丝暖风袭来,刘菲菲立马说到。

“对,再看看天上,答案就有了。”

本来秦鸣谦是想直接告诉他们都,但想到刚刚刘菲菲还在故意气他,于是便想着让她自己猜去。

“天上有什么?只有月亮和星星啊。”

刘菲菲盯着天上看了许多,很是茫然。

“是啊,和虫字与二字有关吗?”

“二是指月亮和星星吗?那虫字又作何解?”

“......”

几人也是纷纷不得其中真意。

“只是字谜而已,往其他方向猜就错了。”

眼见众人越猜越离谱,秦鸣谦不得不把他们引回正途。

“字谜...风,月,星星?”

“......”

“风?!月?!我知道了!原来这么简单!”

又是一阵思索后,莫承业激动的叫了出来。

“莫总,到底什么意思?说说看呢。”

“是啊,怎么跟风月搭边了?”

“虫是风中虫,二乃月中二。‘虫二’即是风月无边,也可是无边风月之意。我没说错吧,秦先生。”

莫承业猜中后很少得意,还拽文起来,见秦鸣谦点头,笑容更是藏不住。

“原来如此。”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王泰清和刘阳两人也都反应过来,纷纷懊悔。

“可真跟‘虫二’还是没关系啊。”

刘菲菲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表示非常不解,她没听懂莫承业前面的意思,给听成二奶什么什么了。

“繁体字的风就是虫在框中,月也是同理,‘虫二’没了框框,不就是无边吗?”

莫承业耐心的向刘菲菲解释。

“哦~原来是这样,秦鸣谦你心眼可真多。”

刘菲菲怎么会承认她笨呢,于是一语双关的怪罪于秦鸣谦。

“确实属于小聪明,让大家见笑了。”

王泰清:“真是妙啊,短短两字尽显我华国文字文化之博大精深。”

刘阳:“是啊,‘虫二’虽然让人摸不着头脑,但知其意后立马对西湖夜景心驰神往。”

莫承业:“怪不得网上那么多人没猜出来呢,谁能把这两个字跟美景联系在一起啊。”

三人感概之时,刘菲菲也深表赞同的点点头,虽然她嘴上说秦鸣谦心眼多,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众人又说笑了会儿,服务员就开始上菜了,红酒没多久也送到了。

待醒酒后,刘菲菲只倒了一点,剩下的六个人分了。

秦鸣谦喝了口,一开始没觉得味道好哪里去,不过想到价钱后,忽然有回味“无穷”之感。

酒至正酣。

“秦先生,让我们欣赏下您的新作如何?”

莫承业酒量很大,半斤白酒和一杯红酒下肚头脑还是异常的清醒。

下午的意向虽然是定了,秦鸣谦也在他的面前证明了自己的才华,但他还是有一丁点的不放心,这也是他做生意的习惯。

“对对,看新作。”

刘导已经有点微醺,说话声也大了好多。

其他人也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秦鸣谦自然从善如流,与众人将杯中酒干杯一饮而尽后,走到了书桌面前。

依旧是刘菲菲研墨,不过这次不胜酒力的她,忘记隐藏心思,全程眼神都直勾勾的盯着秦鸣谦,看的其他人是羡慕不已。

“这次写的是一首词,写的是男主被俘虏囚禁后的心境,词牌名是《浪淘沙令》。”

向众人解释完的秦鸣谦执笔挥毫,这次是莫承业在旁读句。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

刘阳:“我脑海里已经有画面了,屋外春雨淅沥,花叶飘零,屋内男主躺在床上裹着单薄的锦被,身体微颤。整体色调再调偏暗一点......”

王泰清:“已经尽显亡国皇帝沦为俘虏的凄凉之景了。”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刘阳:“好啊,这句道尽了惆怅与无奈,只有在梦里才会忘记俘虏的身份,享受片刻的欢愉。到时候让演员......”

王泰清:“我感受到了男主的压抑,恐惧,屈辱,悲伤以及心灰意冷之情。这半阙词一出,真是让人哀其不幸啊。”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刘阳:“我悟了!好多场景一定要重拍!囚禁男主的府邸要换成一座高楼,这样就有笼中之鸟的感觉了。怪不得之前总觉得少点什么。”

王泰清:“这句绝妙,一个‘莫’字,把男主怀念旧时江山时的悲哀心境体现的淋漓尽致。而且后一句‘别时容易见时难’又一语双关,即是江山又可是美人。”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刘阳:“妙极!妙极!流水,落花,春去,连续三个不可流逝不可复的意向结尾,更强调了男主的绝望,唉...我开始担心演员能不能演绎出来了。”

王泰清:“天上人间,对男主来说,人间即地狱。是过去与现在的生活境况,是欢乐与痛苦对立的两极世界。”

“情真意切!哀婉动人!尽显亡国之痛和囚徒之悲!我现在不光佩服秦先生的才华,更佩服秦先生共情能力之强!就大致看了看剧本,竟然能写出如此悲词,一个亡国之君的形象因为这几十个字,已经在我脑海里刻画完全了。”

见秦鸣谦放下笔后,莫承业也忍不住赞叹感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