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让渣男心疼

一行人没走两步就到了酒店的私家码头。

“等等,船上有纸笔吗?”

临上船前,刘菲菲突然问到。

众人这才想起来,遂问了问服务员,果然没有。

“还是刘小姐心细啊,要不然我们就要扫兴而归了。”

“是啊,差点忘了这个事。”

见众人肯定,刘菲菲用得意的眼神撇了秦鸣谦一眼。

秦鸣谦看到她的眼神后不经失笑,配上哄小孩似的夸赞眼神,对其点点头表示肯定,惹得她傲娇的昂了昂头。

“国豪,你去拿份笔墨纸砚过来,另外问下,如果没书桌的话也帮着搬下。”

“好的,秦哥,我这就去。”

万国豪去了没多久,就和服务员一起搬着书桌过来了。

众人全部登船后,没有进舱,而是先行到了甲板上,依靠着栏杆观赏湖景。

“刘导,剧组里能不能安排个位置给远哥,他专业也对口,到时候我们也好沟通。”

“当然没问题,远远老弟你是学的什么专业。”

这种小事刘阳自然不会拒绝,而且投资方派制片人什么的也是行业惯例。

万远远听到后,便和刘阳一阵沟通,最后决定担任制片人,主要这个职位可忙可闲,他还能顾着点学平文化的事。

“远哥这下你跟女朋友有交代了吧?公私兼顾了。”

有这个提议也是因为之前万远远跟他抱怨过一嘴,说公司秦鸣谦这个大老板什么都不管,害得他连陪女朋友时间都没。

“还是小谦你想的周到。”

“老弟女朋友也是圈内人?”

刘阳多精明的人,听两人的各一句就把事情猜对了。

“是啊,正在《云上瑶》剧组拍戏呢,我这去横店也能多陪陪她。”

“哦?我跟老岳可是我老朋友了,你女朋友叫什么?我去探过几次班,说不定我有印象呢。”

这种事他还是要问清楚的,现在万远远背靠着秦鸣谦,其女友也肯定会沾到光的。

“萧颖颖。”

“萧颖颖...不好意思啊老弟,老哥没想起来,可能看到人就记起来了。”

刘阳估摸着不是个出名的小角色,不过这不重要,反而对他更有利。

“没事,她本来就是个新人,老哥不认识正常。”

“我们剧正缺年轻的小花演员呢,到时候老弟可不要舍不得帮忙啊。”

“刘导太客气了。”

万远远知道刘导这是看在秦鸣谦的面子上捧他呢,三亿大制作缺演员?这不是讲笑话嘛。

众人在甲板上聊天拍照好一阵后,等天色近黑,才进入舱内。

秦鸣谦走在最后,刘菲菲故意落后等着他。

“死渣男!”

待秦鸣谦走到身边后,刘菲菲咬牙切齿的低声说到。

“嗯?”

自知理亏的秦鸣谦只有扮无辜状,装傻充愣。

“装模作样。”

说着就用手指掐住秦鸣谦的腰间肉。

“嘶...别别。”

他们两人与前面的人并没有隔太远,秦鸣谦要是叫出来立马会吸引众人目光,虽然痛但也只有忍着,小声求饶。

“哼!”

看秦鸣谦戴上了痛苦面具,刘菲菲这才觉得心里舒服了好多,自觉得胜而归的她,洋洋得意的甩下秦鸣谦往船舱走了。

进舱时,餐桌上的冷盘已经摆好了。

座位只放了七个人的,莫承业的秘书和助理并没有上船来。

“秦先生,我喝不来白酒,点瓶红酒不介意吧?”

刘菲菲见桌上只有两瓶茅台,暗恨秦鸣谦这个死渣男一点都不在意自己,于是便想着点瓶稍贵的红酒报复他。

“不好意思,是我疏忽了,你点就好。”

秦鸣谦不知道她的心思,还在为自己的疏忽道歉,说着就让服务员把点单的ipad拿给刘菲菲。

“死渣男!心疼死你!”

内心对秦鸣谦充满哀怨的刘菲菲,毫不犹豫的点了酒水单里最贵的一瓶,09年份的罗曼蒂康帝,价格98888。

“这款酒船上并没有准备,需要派人帮您送到船上来,还请稍等。”

酒虽然贵,但服务员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只是看着刘菲菲的眼神中透露出激动与喜爱之情,谁让刘菲菲这个颜做到了男女通杀呢。

点好酒后的刘菲菲撇了秦鸣谦一眼,见他并没有在意这里,而是和王泰清等人说着什么,不经露出窃笑。

“刘小姐点的什么酒,如果需要的醒酒时间久的话,我们就等等再开始好了。”

问话的是莫承业,秦鸣谦并不了解红酒文化,所以就没注意到醒酒这点。

“零九年的罗曼蒂康帝,到时候醒个半小时直接喝就是了,我没那么多讲究的。”

刘菲菲并不爱喝酒,她点这个纯粹是为了气一气秦鸣谦。

“也行。”

莫承业是爱酒之人,自己平常也有些红酒收藏,市价七万多的红酒对他来说算不上好酒,所以也不觉得可惜。

“远哥你也喜欢喝红酒?要不然我再点一瓶?”

在刘菲菲和莫承业说话之际,秦鸣谦发现万远远用力的咽了咽口水,以为他也馋红酒呢,于是就把头凑过去小声的问了问他。

“别!小谦啊,你现在可是把钱真不当钱了,到时候我分一杯就行了,我可舍不得喝这么贵的酒。”

万远远不知道秦鸣谦不懂红酒价格,只当他有钱后不在乎呢。

“一瓶酒能有多贵啊,还有什么舍不舍得的?”

在秦鸣谦的认知里,他一直认为红酒虽然比较贵,但最多一万左右这样肯定算好的了。

“七八万块呢,自家兄弟没必要这么浪费。”

“七八万?!”

“你不知道?”

万远远见他惊讶的样子后,这才知道,原来秦鸣谦并不懂价。

“不知道啊,我以为最多就万把块呢。”

别看秦鸣谦现在收入这么高,又订了宾利什么的,但他实属乍富,

“我之前跟着导师去饭局喝过一次同品牌的,不过年份比这个新很多,三四万的样子,打那以后才有所了解的。”

“我估计刘菲菲喝不了多少,远哥你多喝点。”

秦鸣谦这才明白刘菲菲问他能否点瓶红酒时,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了,这是掐完之后还没解恨,故意气他呢。不过他也不介意,谁让他理亏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