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你真聪明

坐下后,众人还是迟迟不能从刚刚的惊艳中缓过神来,于是又纷纷夸赞了秦鸣谦以及《李延年歌》。

“对了秦先生,这首乐府诗名起名字了吗?”

“就叫《北方有佳人》好了。”

秦鸣谦总不好大言不惭的叫《秦鸣谦歌》吧。

“好好!那我们谈谈您诗词折换成投资的事?”

刘导此刻已经等不及了,他不敢想象,要是秦鸣谦每首诗词都有《北方有佳人》的质量,会给《如梦录》带来多大的流量。

反正他又不用出真金白银,收视率高反而能给他涨身价,分红包,所以直接带头把话题引到敲定投资上面去。

“远哥,你来谈吧。类似质量的词我预估着十首以下都没问题,你看着来,我有点闷,先出去走走。”

秦鸣谦继续来让万远远唱白脸,最后自己再出面敲定。

听到秦鸣谦说出十首这个数字后,众人的呼吸都些局促,全都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他,不过有这现场做出《北方有佳人》以及之前的声誉做保证,他们倒也没有了怀疑。

莫承业内心:“有才华就是这么任性啊,十首,我要是能作出一首,我还在这辛辛苦苦做什么生意呢。”

刘阳内心:“十首...十首!四十集的剧每四集就能有一首高质量的原创古诗词!我这部剧要创造历史了!”

王泰清内心:“一定要拿下!这将是我职业生涯中最辉煌的一笔。”

刘菲菲内心:“十首里最少有三首是我的吗?这首《北方有佳人》也是写我的,我在他心里真的有这么美吗?我配得上他,配得上这首词吗?”

“好的小谦,你放心就行。”

万远远信心十足,他知道四人里除了莫承业是亲自割肉以外,其他的人都肯定是竭力促成此事的,包括王泰清在内,用的反正是公司的钱,不心疼。

而且如此优秀的诗词根本不愁授权不出去,这样的情况下他要是还不能把秦鸣谦利益最大化,他万远远还是回象牙塔里呆着算了。

“远哥我办事我肯定放心,国豪你也留在这吧,我先出去了。”

秦鸣谦站起身拍了拍欲跟着他起身的万国豪肩膀,就往门外走去。

“等等,我也有些闷,我和你一起走走。”

刘菲菲说着也不等秦鸣谦答应就起身向他走去。

“好,走吧。”

看她这副模样,几人也没心思关心八卦,纷纷点头目送他俩离开。

两人出门都戴着口罩,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去湖边走走?”

走了几步,秦鸣谦见她只是跟在后面不说话于是主动开口询问。

“嗯,听你的。”

刘菲菲的语气很是乖巧。

“我很凶吗?”

秦鸣谦想的是她平常隔着电话老说他凶,现在看她突然这么乖难道真的怕自己?

“嗯!没有没有!”

刘菲菲先是下意识的重重点头,随后又急忙摇头否认。

“你一开始不是说直来直去的交流最好吗?怎么现在你自己都不直来直去了。”

秦鸣谦感觉刘菲菲现在就像一只犯了错的小猫咪。

“啊?我什么时候...哦,是有这么一回事。”

卧龙这次没跟过来,凤雏一个人有点犯迷糊。

两人一边走一边互相试探熟悉彼此。一边看着西湖美景,刘菲菲是第一次来,不自觉的沉醉其中。

沿着酒店的私家两公里湖岸线欣赏风景,刘菲菲是第一次来,不自觉的沉醉其中。

西湖本身的景色不见得有多美,但其身上自带的人文色彩,人们游览时不免自带滤镜,尤其现在身侧还有为西湖赋诗之人,诗句还那么美的让人着迷,更是让刘菲菲漫步在美景中不可自拔。

“你是怎么想到把西湖与西施联系在一起的,淡妆浓抹总相宜,让我现在看西湖就像看美女一般。”

“那不就是你在照镜子吗?”

秦鸣谦的一句话让刘菲菲又喜又羞。

“说!你是不是经常这样撩小女生。”

刘菲菲故意凶巴巴的质问,不过毫无杀伤力可言。

还好她也是跟秦鸣谦一样,从小被各种追求者换着法讨好的人,有了一定免疫力,要不然这一刻怕是要直接沦陷了。

“我是那种人吗?我在大学谈过一次恋爱,谈了三年,毕业才分的手。”

“我不信,总感觉你很会的样子,但有时候你又特别直男,迷一样的。算了,要不和我说说和前女友的事?”

女人一旦对男人产生了好奇,那么就是她沦陷的开始,何况,好奇中还充满了崇拜之情,不过刘菲菲都在潜意识里刻意压制住了。

“没什么可说的,就是一段正常的校园恋爱。大一的时候......”

秦鸣谦回想着原身的记忆,毫无感情的把他与季语兰之间的事大致的概括了下。

“就这样,刚毕业就分手了。”

“那她现在肯定后悔死了,你怎么临毕业才展露才华呀?”

“算命的说我二十三前一定要低调再低调,要不然必有源源不断的桃花之劫。”

总不能和她说自己是穿越来的吧,所以秦鸣谦只好开始胡扯。

“啊?真的吗?”

“你猜。”

“我觉得是真的,而且肯定还是位大师,你这么帅又这么有才华,出名的话肯定各种诱惑接踵而至,年级太小肯定会把持不住自己的。”

刘菲菲盯着他上下打量完,又认真的思索一番后,很是认真的回答到。

“你真聪明。”

秦鸣谦此时还能说什么,当然只有夸她啦。

“哼!那当然!那个大师能不能介绍给我,我也想算算运势。”

“这个世上没有这个人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

刘菲菲对秦鸣谦他的话深信不疑。

秦鸣谦不忍心再骗这么单纯(傻)的女孩子了,于是便主动扯开话题。

“带纸巾没?我帮你擦擦汗?”

见她一直用手扇风,注意到她头上有些汗渍后,秦鸣谦便出言相问。

“带...带的,我拿给你。”

刘菲菲被秦鸣谦突如其来的关心弄的有些慌乱,低着头动作略显僵硬的在包里翻找纸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