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李延年歌》

“对对。”

“王总说的有理,秦先生,要不我们先看词如何?”

王泰清的话得到了两个人的共同认可,词好肯定要想尽办法拿过来,要是不行,投资的事那就另说了。

“行,国豪,你去让服务员送纸笔来。”

秦鸣谦也知道王泰清的意思,他也对词有信心,但凡有点文学鉴赏能力的,看到接下来两首词,谁能拒绝得了?

不一会儿,万国豪和服务员一齐把书桌以及笔墨纸砚搬了进来。

“刘小姐为秦先生研墨如何?红袖添香也是美事。”

听到王泰清的话,刘菲菲没有拒绝,俏脸微红的点了点头便走到书桌旁研墨了。

秦鸣谦本来想先搬运李白的《清平调》的,但想了想不如抄《李延年歌》更符合这部剧的剧情。

这个时空虽然大的变动都在曹操称帝后,但穿越这么多天以来,秦鸣谦渐渐了解后发现,在其之前也有微弱的偏差。

“我先写的这首是乐府诗,写的是你们剧情之中,男二这边出使男主国家的使臣,回国后向男二描绘女主之美的词,你们之前剧本里对女主容貌的描绘太平庸了,不足以让男二为其而发动一场灭国之战。”

秦鸣谦执笔,闻着刘菲菲身上的幽香,瞄了她一眼后,不经心神微漾,把本来想写李清照的词给临时换掉了。

众人自无不可,纷纷点头,请他动笔。

刘阳:“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莫承业:“好啊!起句就开门见山,‘绝世’一词道出了刘菲菲小姐的无双之美;“独立”又显其幽静娴雅之性。妙极妙极!”

王泰清:“是啊!超世脱俗,楚楚可怜,开头就尽显佳人之美。”

刘菲菲不经脸更红了,她是从小被人夸到大的,不乏追求者为她写诗写歌的,但这次完全不可同之前相比。

刘阳:“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莫承业:“绝妙!倾国倾城之美!匪夷所思之美!这风姿美得真是令人生畏了!”

莫承业说话时,不经偷偷瞄了瞄刘菲菲,心想要不是他如今实力不够,要是他是古代的君王,怕是也会为其倾尽一国吧。

王泰清:“最妙的是完美契合了我们的剧本,男二可不是因其亡国灭宗吗?”

刘菲菲美目里满是崇拜的看向秦鸣谦,同时不经想到:“难道我在他心里就是这么美吗?倾国倾城...他肯为了我倾尽所有吗?”

刘阳:“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莫承业:“妙!妙!妙!欲情故纵,欲扬故抑。”

“真是天纵奇才啊!不敢相信,如此佳作,居然是秦先生随笔写就,这才不过十来分钟吧?”

王泰清感慨完,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秦鸣谦就用了一会儿功夫,就酝酿出这么令人窒息的作品。

搬书桌进来的服务员没有走,还是上次秦鸣谦写《行路难》时的那一位。

她很是疑惑自己这次怎么又进了米奇妙妙屋了,秦先生有这么妙吗?旋即瞄了瞄秦鸣谦的脸庞,心里瞬间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这首乐府诗我们要定了秦先生!我可以做主,接受您之前提的要求。”

王泰清也顾不上什么商业谈判技巧了,他相信有这首诗的加持,《如梦录》想不爆火都难。

“你刚刚一直在这里?!”

激动的王泰清才发现还有个服务员在场。

“是啊先生,您们没人让我走,我就留下来服务你们的。”

“你这...”

写完放下笔的秦鸣谦看到王泰清正要发火,也知道他这是怕泄密的缘故。

“王总,没必要难为服务员,确实是我之前没注意到。这样吧,我跟她们经理认识,我打个招呼,放心,一定让她保密。”

“行了行了,你先下去吧。秦先生,我这也是紧张过度,您谅解下,要知道这首诗提前被曝光出去的话,会很影响我们的宣传效果的。”

“我懂王总的意思,我现在就发消息说下。”

秦鸣谦说完就打开微讯,让杭雪和钱晓曼说下这件事。

“秦先生,您这首乐府诗简直绝了!我已经没有形容词来描绘了,对您我现在只有四个字,五体投地。”

莫承业是真心实意的佩服秦鸣谦,同时也为自己之前的小人之心暗暗羞愧。

“菲菲,怎么还对着秦先生的诗发呆呢,该回神了。”

刘阳看刘菲菲盯着秦鸣谦的诗怔怔出神,不经觉得好笑,所以故意逗了逗他。

“啊?哦!刘导我现在突然感到压力好大啊!我出演的话真的配得上这首诗吗?演不好的话我担心会侮辱了这首诗。”

反应过来的摸了摸发烫的脸颊,在感到压力的同时也不经因为秦鸣谦的这首诗而浮想联翩。

“刘小姐不必妄自菲薄,您绝对配得上这首诗,我想秦先生的创作灵感一定也有来自于您的美貌。”

王泰清在旁劝导。

“嗯,王总说的没错。”

确实没错,本来秦鸣谦是想抄李清照的《如梦令》的,正好跟剧名想仿,但因为佳人在侧,突然想起了《李延年歌》。

“真是一段佳话啊!也只有刘小姐如此美貌才配得上倾城倾国之美誉。”

“是啊,才子佳人,想不到古书上的故事,今日又重新得现了,妙哉妙哉!”

几个老不修,自知无望,于是纷纷调侃起了秦鸣谦和刘菲菲二人。

刘菲菲被说的美目连转,直盯盯的看着秦鸣谦,也不觉有羞。

余下之人看到这个模样都心头了然,万远远更是心想,用不了多久,神仙姐姐就要变自己弟媳了。

“各位,还有一首词呢?”

秦鸣谦话说完,众人反应不一,有的惊诧,有的暗叹,有的吹捧。

“你不是答应我晚上带我们夜游西湖的吗?到时候再写怎么样?我觉得现在写第二首的话,大家会不会有点...”

刘菲菲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

“审美疲劳?”

“词穷?”

“麻木?”

“对对,要是再写一首如刚刚般的佳作,我们还真一时找不到词夸赞了,而且还会有点麻木。”

在场几人纷纷表示认可,连万国豪这个大老粗都愣愣的点头。

“那行吧,晚上我再写,那我们商量下正事?”

秦鸣谦有点意犹未尽,心想什么也能有机会斗酒诗百篇,一次装个够本。

“没问题。”

“可以可以。”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