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没人猜的到

“今晚@秦鸣谦先生夜游西湖,写下‘虫二’二字描绘西湖夜景,有没有网友能猜出这是何意?第一个猜中答案并在本条微浪下留言的网友,可以获得由协程网提供的三天两夜临安豪华双人游,报销来回路费哦。”

浙省的官方微浪在下面还配上了几张精挑细选的西湖夜景照片,随后临安市微浪等官博都进行了转发。

一条微浪发出后瞬间点燃了网友们的热情,纷纷绞尽脑汁,呼朋唤友来想答案。

“呵呵,双人豪华游?这是歧视单身狗吗?”

“我可以换个奖励吗?让我和我家谦谦哥哥合影就行。”

“难道是西湖边的草丛里有虫子‘二二’叫的意思?”

第八代导演刘信大:“不写诗了?改猜谜了?尽搞些封建糟粕,年纪轻轻怎么食古不化呢?”

尝到甜头的刘信大贼心不死,一只活跃在网上,变着法子的蹭秦鸣谦。

微浪发出去良久,还没有被网友猜中。

秦鸣谦这里,游船逐渐停向岸边。

今晚纵使有万远远的掩护,也招架不住众人的热情,喝到最后,他只剩没倒下了。

“我刚刚在微浪看了,还没人能猜出来呢。”

饭局结束前,张长风看了看微浪,对着秦鸣谦和田永言说到。

“不错,这样更好,谜底越晚揭晓,才能被越多网友关注,你们各位可都要做到守口如瓶哦,不要透露出去。”

田永言语气虽然随意玩笑,但在场的众人都知道,如果不能保密,被发现后恐怕没什么好果子吃,所以介是拍着胸脯打了包票。

“对了,我们定的奖品是我们临安三天两夜豪华双人游,好多秦先生的粉丝不买账,纷纷想换成与秦先生的合影机会呢。”

张长风是当个乐子给大家讲的,顺便捧一下秦鸣谦。

“哈哈哈,此事若成,也是一件美谈嘛,我看秦老弟你就答应了吧。”

“嗯,好。”

喝高了的秦鸣谦顺嘴就答应下来了,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

“那我现在就让王科长把这个奖励直接加上去,我觉得网友们会更加热情踊跃的。”

张长风说着就拿起手机编辑起来。

众人又坐着聊了一会儿天后,秦鸣谦和万远远被胡旭光分别送回了家。

第二天醒来,秦鸣谦闲着无事便打开微浪看了起来。

谦谦家的Luna:“重金求答案,知道的答案的私信我,双人豪华游归你,另外再给你五万元,我只要跟谦谦哥哥的合影机会。”

“抓住富婆一枚。”

“私信你了Luna富婆。”

“我的就是正确答案,看我的私信!”

“......”

在秦鸣谦最新的一条微浪下面,这位网民叫Luna的评论直接被网友们点赞到了第一名。

“我都不知道我合照这么值钱,真要这样的话,我每天拍一百张合影,每天不就是五百万了?”

想到这,好奇的秦鸣谦忍不住搜了下世界首富的身价,移民火星那位已经高达3000亿美元了,再拿出计算机算了一下。

“也就是说我每天500万,要连续将近四十万天,1042年,才能达到这个身价,这可真是太让人有奋斗欲望了呢。”

算到这里,秦鸣谦顿时觉得自己赚钱能力的还是太差了。

再点开猜谜的原微浪。

秦鸣谦发现下面充斥着各种离谱的回答,例如:

“西湖的形状就像只胖虫,有点二二的,所以秦鸣谦写下‘虫二’二字。”

“一定是在湖边抓住好的蛐蛐了,还一下两只一公一母,开心的秦同学遂写下‘虫二’。”

“......”

不得不感慨这届网友的脑洞。

翻看微浪之时,秦鸣谦接到了孔弘才的电话。

“起床没?小谦。”

“嗯,已经起了,孔主任早啊。”

原来孔弘才打电话过来是跟他说上教材的事的,事情进展比较顺利,《少年华国说》,《爱莲说》是妥妥的上教材了,具体哪个年级还有待商议。

“诗的话,还有不少人有不同意见,主要还是你年级太小了,有人心里不平衡了,唉...”

“没事的孔主任,有这个局面,我已经很满意了。”

秦鸣谦本来就没报什么希望,他深知,无论在哪,都会有按资排辈一说,总有那么一撮人仗着年纪优势,以老卖老。

“嗯,你能看开就好。对了,我还没问你呢,‘虫二’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文字游戏罢了,我告诉您,您自己知道就行了......”

秦鸣谦还是相信孔弘才的人品的。

“我怎么没想到呢!主要‘虫’字又是風中虫(打不出来这个字)的简化版。不过确实妙极,风月无边,无边风月,的确是绝美之景。”

孔弘才语气里意犹未尽,仿佛把自己代入到西湖的无边风月中了。

“小把戏,让您见笑了。”

“哈哈哈,你这个小把戏可把我想了一个晚上,老陶老陈他们也都在猜呢,等等我去急下他们。”

秦鸣谦的事,京大这些文科教授们都很关注,昨天晚上孔弘才先是自己想了许久,后来实在想不出来就发到了群里,想不到好多人都是和他一样的情况。

孔弘才心中的疑惑解开,很是高兴,吊着秦鸣谦说了好一会儿,直到秦鸣谦有新的电话进来,方才挂断。

“刚刚和谁打电话呢?”

新来的电话是刘菲菲的。

“京大的老师,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是和你说下,下午我和刘导大概下午三点到,我们直接从横店开车过来,然后莫总的话要稍微早点。”

“知道的,莫总昨天已经联系过国豪了,下午见吧,我先挂了。”

“等等!”

刘菲菲听秦鸣谦又急急忙忙挂她电话,顿感不满。

“不是说没事吗?”

“是没事啊,就是......”

“你倒是说啊。”

自从和刘菲菲认识以来,长久以来,秦鸣谦心中的粉丝滤镜就被打破了。

以前一直感觉刘菲菲是神仙姐姐般的人物,可几次聊天下来,秦鸣谦发现她就跟那些被惯坏的女孩子没什么差别,憨憨的,还不喜欢讲道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