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两个字

会议一直开到五点半左右。

“那晚上我喊我哥哥也一起过来,他也是我公司合伙人,以后我人不在临安,基金的事我就交给他来对接了。”

秦鸣谦在会议结束后对田永言说到,这样做一是他图省事,二是也让万远远结识更多人脉。

“好啊,没问题,你让你哥现在来就行。”

“嗯,正好还能让他帮我分担火力,要不然我一个人可吃不消老哥你们的围剿。”

“哈哈哈,你这酒量还要练练。”

跟田永言打了个招呼,秦鸣谦就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打给了万远远。

“远哥,干嘛呢?”

“在公司盯着装修呢,你这个甩手掌柜倒是合格。”

万远远不像秦鸣谦,对公司的事很上心。

“能者多劳嘛,对了,晚上没安排吧?”

“没,怎么?良心发现准备犒劳犒劳我?”

“嗯,是啊,你现在来省衙门这里,晚上宣传部的田部组的饭局。”

“田部?!田永言?!”

万远远的语气里十分震惊以及不敢置信。

“是啊,远哥你也认识?”

“我哪认识啊,昨天不是在微浪上看到你领奖的照片,我才有注意到嘛。”

“哦,那你等等就来吧,我在这等你,到了给我电话。”

“我去合适吗?我还没跟这么大的官接触过呢,有点紧张。”

万远远很是忐忑,不过内心中还是带着期待。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放心好了,田哥很好说话的,我这边还有事要跟宣传部对接,以后我在临安就都交给你了。”

“田哥?你倒是叫的亲切,这不是把我跟田部放一个辈分了嘛,我可担不起,到时候可别叫我远哥了啊。”

“好,我会注意的,那远哥你现在来吧。”

秦鸣谦想了想,万远远的话确实有道理。

二十分钟左右,万远远就到了。

秦鸣谦在门口接到他后,便带着他登船了,宣传部的众人已经在船上等着了。

因为是夏天,临安的天色晚的比较慢,六点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傍晚的西湖也是美的让人心醉。

登船没多久,饭局就开始了,一开始万远远很是紧张,有点放不开。

但几杯酒下肚,就彻底敞开了,不过对田永言,他做不到像秦鸣谦一样淡然,始终还是保持着敬意。

筹光交错间,天也已经黑了。

“老弟,《饮湖上初晴后雨》写的是晴时和雨时的西湖,是不是也赋诗一首,描写下西湖夜景?”

“是啊,秦大才子,我相信赋诗以后,这夜里西湖的游船就要供不应求了。”

“如此美景,有酒无诗岂不可惜?”

“......”

听到田永言的话后,甭管想不想听秦鸣谦作诗的,全都一一附和。

“写诗还是要靠灵感的,我尽量吧。”

秦鸣谦说完,便驻足在窗前看向不远处的雷峰塔陷入思索。

仔细想想,配的上《饮湖上初晴后雨》的西湖夜景诗好像还真没有,最好的也要比之差一个档次,但秦鸣谦又不想拂了众人美意。

“诗没有,不过我有二字,我想也足够描绘出如此美景了。”

“哦?两个字?”

“什么词?”

“两个字啊...”

听到秦鸣谦的话后,有疑惑的,也有暗自不屑的,实在是两个字而已,让谁说谁不能说个关于美景的词来?

看到众人满是疑惑以及怀疑的眼神,秦鸣谦也不墨迹,回到座位前,用手指沾了沾杯中酒,就在桌上写了起来。

“虫二?”

“什么意思?”

“这跟风景有关吗?”

“是典故吗?我怎么没听说过,你们谁知道?”

在场众人,包括田永言在内,皆是摇头,满脑袋的问号。

“秦老弟,别卖关子了,解释解释呗?”

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大家都知道,秦鸣谦不会无的放矢,所以见没人看懂,田永言出声催促。

“你们再看。”

秦鸣谦说着又沾了沾酒,在两字上继续写到。

“風月。”

“風月?!哦~!原来是这样!妙啊!”

“什么意思?怎么变成風月就妙了?”

“虫二就是风月无边的意思。”

“原来如此!妙!实在是妙!”

“我怎么想不到呢,风月无边!现在的西湖可不是风月无边吗?”

进来上菜的服务员见到如此场面不禁心中疑惑:“我这是妙蛙种子吃着妙脆角妙进了米奇妙妙屋,妙到家了吗?”

“哈哈哈,秦老弟,你果然是个妙人,还是位雅士。区区两个字,就能引起人们对西湖夜景无限遐想,实在是高啊!”

“小聪明,让各位见笑了。”

秦鸣谦还是懂得适当谦虚的。

“我觉得我们可以把这两个字做谜题,让网友们猜猜,然后可以设个奖,比如免费来浙旅游,之类的,怎么样?”

提议的是张长风,原本他是没机会来的,也是秦鸣谦嘴上提了一嘴,田永言这才想起他。

“好啊!小张这个办法不错,这样一搞,我看着两个字的效果不会比秦老弟的诗差,很是能调动网友们的热情啊。不错,还是年轻人脑子活。”

得到田永言认可与夸奖的张长风,脸上顿时笑出了一朵花,连声把功劳给推到秦鸣谦身上。

“那我现在联系王科长,让他在官博上发下。”

张长风趁热打铁,先把事情敲定了再说。

“嗯,去吧。”

其他人看到张长风的表现,心中不经暗恨自己怎么没想到这茬,让这个小副科抓住了表现的机会,当然也有人心中对其表示欣赏。

“秦老弟,老哥这次要谢谢你啊,又给我们西湖做了次大大的宣传啊。”

田永言心里已经隐隐佩服秦鸣谦了,一开始秦鸣谦说两个字的时候,他还有点怀疑秦鸣谦是想不出诗来敷衍他们的呢。

之后便是又一轮对秦鸣谦的敬酒,还好这次有万远远打掩护,要不然按照今天的架势,秦鸣谦已经要醉了。

没多久,张长风就回来了。

“田部,已经跟新媒体那边的王科说过了,马上就发微浪。”

“嗯,不错,我看刚刚李处的话真要应验了,以后这西湖夜里的游船真要供不应求了。”

“哈哈哈,感谢秦先生啊,来,我再敬您一杯。”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