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搞个基金

五点钟,衙门准时下班。

之后秦鸣谦在田永言家美美的吃了一顿他老婆做的东北菜后,带着微醺,胡旭光送回家了。

“小谦回来了?”

“是啊,爷爷。李大爷也在呢?”

秦鸣谦回家时已经九点了,马博相正在家和邻居李大爷下象棋。

一盘棋下完,李大爷又吊着秦鸣谦说了好一会儿话后,便笑着告辞了。

“这人还是现实啊,家里这几天客人就没断过。”

“人之常情嘛,不过这样也挺好的,您也不至于一个人无聊。”

“呵呵,这倒是真的,今天隔壁董家他媳妇还送了两盒蜂蜜过来,以前可是对我横眉竖眼的。”

秦鸣谦知道肯定是因为下午的事,不过他也没告诉马博相,又说了一会儿话后就洗澡睡觉去了。

早上九点十五。

“谁啊?”

睡的迷迷糊糊的秦鸣谦眼睛都没睁,听到电话响后就接听了。

“你好懒啊秦鸣谦,这么晚了还在睡。”

打来电话的是刘菲菲。

“有什么事吗?姐姐!”

被打扰到午睡的秦鸣谦有点起床气,说话有点冲。

“什么姐姐!我明明比你小好不好!”

“这是重点吗,重点是我问你有什么事好不好。”

果然,女生都特别在意自己年龄,无关身份。

“哼!总之我比你小就是了。另外确实有事找你,《如梦录》的刘导和投资方银色影视都想和你见一面。”

刘菲菲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她也想见他一面。

虽然只和秦鸣谦通过几次电话,但她一开始因为秦鸣谦的才华开始对他产生崇拜情节,之后又因为她妈妈的一句话,崇拜情节开始变质,暗生情愫。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他们怎么不直接跟我说?”

“银色影视的莫总和你的助理联系了啊,但他一直没给明确答复,他们有些着急。”

秦鸣谦这才想起来,之前自己让万国豪晾他们两天,想不到效果这么好。

“行吧,那他们什么时候来临安?”

“你答应啦?”

“都找你出面了,我能不答应吗?”

秦鸣谦只是随口一句的客套话,就算银色影视的人自己提出来,他也会答应的。

“嗯!秦鸣谦你真好,要是不那么凶我就更好了。”

刘菲菲哪知道这是他的客套话,联想到他为她写的诗,还以为秦鸣谦对她有意思呢。

“我什么时候凶你了?”

“你明明就有!你不承认也没用!好了,以前的事我就既往不咎了。说正事,刘导和莫总他们下午就能过去。”

“让他们明天下午来好了,到时候我让人去接他们。”

秦鸣谦没理她前半段的话,不要跟女人讲道理,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嗯好,还有,《慢游华国》那边早上约了我过两天拍宣传照,你也会去对吗?”

“估计也约我了,我还没空看手机呢。”

“那还挺顺路的,明天我和莫总他们一起去,然后再和你一道顺路去魔都,怎么样?”

刘菲菲没什么撒谎的经验,说这话时脸有点微红,还一直强调顺路,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这样也行,我先挂了啊。”

“哦...好吧,那你挂吧。”

秦鸣谦没听出对面结尾时语气里的不开心,自顾自的挂断电话了。

“和我多说会儿话怎么了!这么着急挂我电话!”

刘菲菲满脸不开心的,嘟着嘴看着秦鸣谦的号码发狠,但转想到明天就能见到他,旋即喜笑颜开。

在床上陷入胡思乱想的刘菲菲,竟暂时忘了向刘导和莫总通报这件事。

秦鸣谦早上没什么事,下午还要去下田永言那,昨晚和他约好的,谈下搞人文旅游的事。

下午三点多,秦鸣谦拒绝了胡旭光来带他的提议,自己打车出发去省衙门。

“秦老弟,今晚可要陪老哥好好喝几杯,昨天也太不够意思了。”

田永言见到秦鸣谦后,一开口就抱怨他昨晚没肯多喝酒。

“田哥,就嫂子看您那眼神,您说,我能喝得下去吗?”

“今晚在外面喝,咱们可以在西湖上泛舟而饮嘛,也符合老弟你才子的做派。”

“那我就听田哥安排好了。”

说实话,秦鸣谦还真心动了,西湖他夜游了很多次,每次看见西湖上的餐饮观光船都心生向往。

又寒暄几句后,田永言便带着秦鸣谦去开会商议了。

会后不久,秦鸣谦答应五年内,每年都为浙省的人文风景做两首质量不会比《望海潮》,《饮湖上初晴后雨》差太多的诗。

“那我们可真要好好感谢秦先生了。”

“是啊,我都有点迫不及待的到明年了。”

“如今当下,也只有秦先生敢打这个包票了吧。”

“传统文化的丢失啊,令人痛心,还好有秦先生坚持着,不过这类诗,非天赋异禀,才华横溢者不可作出啊。”

“......”

见秦鸣谦答应后,与会的众人纷纷出言赞叹感慨。

“哈哈哈,看来这是要我们以后每年都勒紧裤腰带啊。”

田永言意思是,以后每年都要给秦鸣谦一笔奖金。

“不用不用,我这也算为家乡做贡献嘛,这次的钱已经很愧受了,不能再要了。”

秦鸣谦是真心拒绝的,钱他虽然喜欢,但也不是贪得无厌之人。

“那不行,刚刚老哥开玩笑呢,几百万而已,比起你为我们省带来的商业价值以及无形的声誉而言,九牛一毛而已。”

“田部说的是,秦先生没发现最近临安的酒店都涨价了吗?要不是我们干预,价格还要涨的更多。这都是您两首诗来的啊。”

“......”

虽然在场的可能也会有人眼红他赚钱简单,但在这种场合下万万不会表现出来的。

“要不这样吧,这个钱,我拿来和我们宣传部一起建立个基金,主要用途就是鼓励更多的人为我们浙省写诗词进行宣传,顺便也能激发群众对传统文化的热情,你们看怎么样?”

“好!我觉得这个提议很好!老弟,你这个格局真的没话说。”

听完秦鸣谦的提议后,田永言忍不住鼓掌称赞。

“高风亮节!”

“名仕之风啊!”

“不愧是大才子,眼界就是不一样。”

“是啊,秦先生这是真正在实践自己提出的‘三有四为’啊。”

与会之人也纷纷给出了正面的肯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