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网友也写诗

来到会议室后,郭慧云,张长风,姚立金以及一众工作人员已经在里面等了。

见到秦鸣谦和田永言起来后,全都起身鼓掌欢迎。

田永言坐在主位后,直入主题。

先是夸奖了秦鸣谦一番,之后又列举了一些收集来的数据,来证明他对浙省以及临安旅游的实质贡献。

“秦老弟,我相信以你的才华,以后还能做出更好的诗词文章来,我可记得你昨天说的话,我这等着你把我们宣传部写的倾家荡产呢。”

“是啊,秦先生,我们都等着呢。”

“......”

见田永言的话讲完,还向秦鸣谦开着玩笑,在座的其他人立马跟着说笑起来。

“玩笑之语当不得真,不过我肯定会尽量为我们浙省的好山好水多写诗词的。”

“好!那我们就随时静候秦老弟你的佳作了。现在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把支票给秦老弟吧?”

田永言每天的时间都被规划好的,在看了眼手表后,宣布进入下个环节。

秦鸣谦听完后喜笑颜开,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站好位置,等待颁奖。

稍倾,两名工作人员搬着装饰着大红花的,放大版的支票走了过来。

在秦鸣谦接过后,田永言与其并肩站立,剩下的人依次站在两边。

“感谢......”

秦鸣谦控制着面部表情,拿着话筒对着摄影机发表了一通感言后,在众人的鼓掌声中结束了仪式。

“老弟,支票拿着,等等别着急走,方书记可等着见你呢。”

田永言说话时把真正的支票递给了秦鸣谦。

“好,我听田哥安排。”

在这之后,跟着田永言回到了他的办公室,两人坐着聊了会儿天后,就接到了方书记秘书的通知。

“走吧小秦,方书记可是专门为你抽出了十分钟时间,不容易啊。”

两人来到方书记办公室后,没有过多寒暄,就直入正题。

“永言部长,你说我们能不能把秦先生当作一张浙省名片,结合他的作品,来搞些人文旅游的项目呢?”

田永言听后,眼神立马亮了起来。

秦鸣谦除了暗叹方书记有眼光外,倒没有受宠若惊之感,毕竟他现在拿出的作品都是传世之作。

如果能抛开年龄资历等因素,单论作品质量,做华国对外文化交流的名片都绰绰有余了。

“方书记您说的这个我觉得很有搞头,小秦他......”

两人商讨时,也经常询问秦鸣谦的意见,原本计划的十分钟时间,延长了将近一倍。

“......”

“看来还是要跟年轻人多交流交流啊,今天小秦的一些观点,让我这个老头子很受启发啊,那今天就这样吧。”

方书记意犹未尽,但听到秘书的敲门声后,还是结束了这次会面。

“好的方书记,那我回去再好好计划下,到时候定好方案给您过目。”

“方书记再见。”

田永言和秦鸣谦二人道别后走出了办公室。

“秦老弟啊,在京城上学的时候没少吃东北菜吧?怎么样,吃得惯吗?”

“确实没少吃,我蛮喜欢吃东北菜的。”

“哈哈哈,那就好,那晚上就在田哥家吃饭了,我让你嫂子给你做正宗的东北菜。”

秦鸣谦可以感受到,田永言的对他的态度又更加亲近了。

“行,那我晚上可要饱吃一顿,说起来已经有个把月没吃过东北菜了。”

“......”

田永言等等还有公事,于是便让工作人员安排好秦鸣谦,自己先回了办公室。

因为已经将近四点了,所以秦鸣谦就没去其他地方,让工作人员安排了个休息室等待下班。

不久之前,浙省的官方微浪发布了秦鸣谦领取五百万奖励的事,又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哇!写两首诗就奖励五百万,大家一起数数一个字值多少钱。”

“现代版一字千金,但是这两首诗能值这么多钱?”

“衙门这么有钱吗?给私人随随便便就奖励五百万,他为国家什么贡献了吗?”

“我也写了诗,请问怎么投稿?”

“只有我关注哥哥的颜值吗?舔屏ing....”

“......”

之前网络上,除了刘信大的恶意碰瓷外,全都是对秦鸣谦的肯定之声,但这次却多了很多质疑。

概因为这次的事,秦鸣谦得到了实质性的好处,而且是五百万巨款,所以多了许多质疑之声,其中有不明情况的,也有眼红带节奏的。

网络上的争论声,从浙省官方微浪延烧到了秦鸣谦的微浪下面。

“你凭什么能拿五百万,赚钱这么简单的话,我也去写关于西湖的诗好了。”

“凭什么不能拿五百万,你看你拿五百万买得到这么好的诗吗?你懂《望海潮》和《饮湖上初晴后雨》的文学价值吗?”

“临安景美人更美,还有美食我也爱,当然不能少美酒,喝完一起游西湖。大家看看我这首《临安四美》值多少?”

“......”

秦鸣谦知道这件事还是万国豪打电话告诉他的,这个助理很是称职。

“这些人怎么这么闲的。”

听到消息后的秦鸣谦忍不住吐槽。

“那秦哥,要不要出面解释下什么?”

“算了,我出面不合适,我去找郭处长说下。”

挂断万国豪的电话后,秦鸣谦往郭慧云的办公室走去。

“张哥,郭处长呢?”

来到郭慧云办公室,发现里面只有张长风和几个工作人员在。

“郭处在开会呢,您找她有什么事吗?”

张长风看到秦鸣谦很是高兴,不谈昨晚后来写诗的事,光是秦鸣谦和他干杯,就让他对秦鸣谦好感倍增。

“是网上质疑我拿五百万奖金的事,闹的挺凶的,你们没注意到吗?”

“我不知道啊,我帮你去问问看。”

张长风说着便拿起电话打给了负责新媒体的部门。

“王科,我长风啊。是秦鸣谦秦先生的事,哦哦,你们已经知道了是吧,那行。”

“放心好了,他们已经在处理了,在整理数据呢,到时候网民们看到这些实质性的数据,就都明白了。”

挂断电话的张长风向秦鸣谦解释。

“那就好,麻烦你了张哥。”

“跟我还这么客气,昨天的事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让我在田部面前露了那么大一脸。”

眼看张长风现在比较清闲,秦鸣谦索性就没回休息室,和他一起聊聊天,时间倒也过的快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