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畸形的偶像文化

看秦鸣谦好奇,等红灯之际,黄舒云拿出手机,打开粉丝群后把手机递给了他。

“谦谦已经两天没有新诗了,想他。”

“群里有没有临安代拍谦谦的吗?我都求了三天了。”

“+1,我也好想舔谦谦的神颜,可是他基本不会发自拍。”

“我觉得找人偷拍会不礼貌吧?再说谦谦又不是明星,应该会很反感这类的。”

“楼上的滚啊,代拍叫偷拍吗?我们想多看看谦谦怎么了?”

“......”

随后便是接二连三的声讨。

秦鸣谦看到这一阵恶寒,他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这种人,三观已经扭曲了。

“群里人是不是很好玩,应该都在夸你吧?她们绝对想不到你在看她们发言,我到现在还觉得做梦一样,你上车的时候我都差点开心的窒息过去。”

黄舒云没注意到秦鸣谦奇怪的表情,还自顾自的说着。

“太扭曲了这些人。”

“怎么扭曲了?都是你粉丝呀?”

“群里好多要找人代拍我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这件事我知道啊,这是很正常的事啊,你不知道吗?代拍照的价格也能反应明星的热度呢。”

黄舒云也是名追星女孩,这些在她看来都是常规操作。

高中时期粉的是韩流组合,后来粉周茶伦,秦鸣谦出名后又把他当做新欢了。

“这样的粉丝与偶像的关系太畸形了。”

说完秦鸣谦想到一些之前看到的例如私生饭如类的新闻,相比来说,找人代拍已经算好的了。

“哦...”

黄舒云听完有点委屈,其实群里有人想找人代拍时,她也跟着认同的,现在被秦鸣谦说畸形有点委屈,毕竟在她的思想里,这是自己喜欢的表现,没有什么不对的。

原本黄舒云还想和秦鸣谦多聊几句的,但转头看他满脸的不高兴,就选择性闭嘴了。

十五分钟后,车子开到了秦鸣谦家的巷口。

“要不要合个影?”

准备下车告别的秦鸣谦,看到满眼充满期待的黄舒云,欲言又止,于是出口问到。

“嗯嗯!要的!”

黄舒云霎时多云转晴,做小鸡啄米状。

“我可以发微浪吗?”

“都行。”

“谦谦,你人真是太好了。我回去一定在群里告诉她们,让她们不要找人代拍你。”

“谢谢了,有缘再会。”

秦鸣谦没加她联系方式,道别和便往巷内走去了。

黄舒云这里第一时间把两人合照以及事情经过上传到微浪后,瞬间收获了N多评论和羡慕。

“姐妹们,我们组团去临安跑出租吧,说不定就能遇到谦谦了!”

“带我一个。”

“......”

秦鸣谦吃完饭后就午休了。

睡到不到两点,就被胡秘书的电话打醒了。

告诉其地址后,秦鸣谦起床洗了个澡,然后便到巷子口等他,没让秦鸣谦等多久胡旭光便到了。

“秦先生久等了吧?”

“没等多久,我也是刚...”

“胡主任?!”

秦鸣谦话没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寻着声音看去,是隔壁邻居家的男主人董光亮。

也就是小时候欺负万悦悦,然后被秦鸣谦和万远远合起来一顿揍的胖子的父亲。

“哎哟!还真是胡主任啊,太幸会了。小秦你也在啊?”

董光亮快步走到近前,伸出双手,一脸谄媚的对着胡旭光。

“您好,我记得您好像是......”

胡旭光只觉得面前的人眼熟,但看他谄媚样,也知道是个小角色,但看到他和秦鸣谦熟悉,就稍微客套下。

“当不您的称号,我是余杭区宣传部的董光亮啊,上次您来视察的时候见过您,您没印象很正常。”

董光亮今年五十不到,还是一个小科员,虽然早没了锐意进取之心,但还是习惯性的媚上攀附。

“哦哦,原来是董干事。秦先生?”

胡旭光和他说完话后,转头对着秦鸣谦,眼神示意。

“哦,我一邻居,胡哥,时间是不是不早了?”

“对对,秦先生快请上车,老大还在等您呢。”

听到秦鸣谦的话,胡旭光心下了然,知道秦鸣谦对董光亮是毫无好感,于是便微微对董光亮点个头后,就亲自为秦鸣谦打开后座门,然后自己才坐在了副驾。

看着远去的轿车,回想刚刚胡旭光对秦鸣谦说的话以及谦逊的态度,董光亮怔怔出神。

“MD,秦鸣谦这小子这是发达了啊,不就写了几首破诗吗,有什么好拽的?”

歪头吐了口口水,吐槽完秦鸣谦后的董光亮旋即又暗自想到:

“回家得和母老虎打个招呼,以后对着马老头客气点,可别再跟他家犯横了。”

去省衙门的路上,司机一路没说过话,倒是胡旭光一直在和秦鸣谦说田永言对昨天的诗有多喜欢。

半小时左右,车子就开进了省衙门。

衙门里没什么秘密,短短一天不到,昨晚酒席上的事已经被传的有鼻子有眼。

在去田永言办公室的路上,不停有人向秦鸣谦以及胡旭光打招呼,和其第一次来这的待遇天差地别。

“胡哥,您回来啦?秦先生您好,老大吩咐过了,您来以后直接进去就行。”

快到办公室时,一位工作人员热情的迎了上来。

“好,我知道了。”

胡旭光说着就带秦鸣谦到了办公室门口,敲了两下门w'www得到回应后就推门而入。

“秦老弟,你可来啦。”

田永言说着站起身欢迎秦鸣谦。

“田哥,让您久等了。”

和田永言寒暄过后的秦鸣谦,目光瞄向了已经挂在其身后墙上的《行路难》。

“怎么样?旭光上午就找人帮我裱好了,第一时间老哥就挂了上去。”

“我还能说自己的字不好吗?田哥。”

“哈哈哈,是老哥的错。不过我是真心谢谢老弟你,老哥我从这首诗想到了为官的这几十年,感触良多啊......”

田永言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和秦鸣谦一直诉说着自己的经历和理想,以及心境的变化。

“部长,时间到了。”

在外的工作人员敲门提醒。

“你看,人上了年级就是容易啰嗦,让老弟你看笑话了。”

“怎么会,听田哥的经历,我是获益良多。”

两人说说笑笑,胡旭光在后面跟着,一路朝着会议室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