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我睡沙发

秦鸣谦回来时看到杭雪已经坐在床边了。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杭雪,秦先生。”

“别这么客气,叫我名字就行。你这名字是不是因为你是临安下雪的时候诞生的?”

“您真是太聪明了,秦先生。”

同样的问题,杭雪以前上学时也有很多男生这么问过她,不过她的统一回复都是:“关你什么事?”

“呵呵,过奖了。你看我现在酒已经醒了......”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秦鸣谦觉得有些不合适,但不知道怎么和她说,

“您这是要赶我走吗?”

杭雪很委屈,她照顾了眼前这个男人这么久,他刚醒来就要赶走她,虽然她是被逼过来的,但谁让秦鸣谦太香了呢。

“我没这个意思,我很谢谢你的照顾,但这不也是为你着想吗?”

杭雪没说话,只是眼巴巴的看着他,大眼睛里满是委屈。

秦鸣谦最受不了女的这样,深更半夜的,让她走也不合适。

不过他心里不由嘀咕,怎么遇到的女生就没个讲道理的呢?

“算了算了,你就在这睡吧,我去睡沙发。”

“这怎么能行呢,秦先生您是客人,怎么能让您睡沙发呢?我去就好了,您继续睡吧。”

杭雪说着,屁股就要离开床。

“你安心睡吧,这点风度我还是有的。”

秦鸣谦见她起身,双手按住她的肩膀。

被按住的杭雪好像被关掉了开关,浑身变的紧张僵硬。

“你怎么了?”

感受到杭雪的身体在微颤,秦鸣谦关心的问到。

“没什么,我先睡了,谢谢你秦先生,晚安。”

反应过来的杭雪慌乱的躲进了被窝,把整个人都藏在了里面。

“好的,晚安。”

看她盖好被子,秦鸣谦也到沙发上睡觉去了。

早上八点不到,杭雪就醒来了,想起晚上做的梦,她就不自然的夹紧双腿。

看到秦鸣谦还在睡觉,她也不打扰他,让餐厅送了份早餐到房间后,在旁边留了个便条后,红着脸离开了。

一直到10点多,秦鸣谦才醒来,昨晚他在沙发上一个多小时才睡着。

醒来后发现杭雪已经不在了,上完厕所回来,看到桌上摆了份早餐。

“在秦先生睡过的被子里睡的很甜。150********微讯同,杭雪”

“把我当什么人了?!”

说着就把卡片扔一边,吃起了早餐...然后拿起手机打开了微讯。

退出添加好友的页面,就看到了郭慧云给他发了条消息。

“小秦,今天下午三点,记得来部里拿下支票。”

秦鸣谦没注意到郭慧云称呼的变化,一心只专注于支票二字的他笑容洋溢的回了个大大的“OK”。

然后又看到万国豪发来关于公司装修的几个方案。

因为意外之财而心情舒畅的秦鸣谦,大手一挥,直接敲定了个最贵的方案。

“刘菲菲给我发那么多消息干嘛?”

秦鸣谦看到刘菲菲头像右上方有个红色15的小标,很是疑惑。

“你在干嘛呀?”

“秦鸣谦,你怎么不理我!”

“表情(生气)”

“表情(锤头)”

“......”

看到她没头没尾的消息,秦鸣谦只感觉到莫名其妙。

“我跟她有什么关系吗?怎么像恋爱里的小女生一样。”

于是疑惑的秦鸣谦随手回了个“?”给她。

没过两秒,刘菲菲直接给他弹了视频。

“你在哪呢?”

刘菲菲看到秦鸣谦背景是酒店后皱眉问到。

“临安。”

“你不是临安人吗?怎么在临安住酒店呀?”

“......”

“你怎么不说话呀?秦鸣谦。”

“有什么事吗?”

刘菲菲语气里带着审问的味道,秦鸣谦听了有点不爽。

“没事就不能跟你说说话吗?”

“能啊,不过问题不要那么多就好。”

“你你!你是嫌我烦了吗?”

刘菲菲很是不满,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嫌她烦的异性,从前只有她嫌别人烦。

“你这么想也对,我不喜欢被问东问西的。”

“我问你什么了我!我不就问了下你干嘛在酒店吗?用的着表情这么严肃吗?”

看到一脸严肃的秦鸣谦,刘菲菲顿感委屈,说话语气都变了。

“关键我在哪跟你没关系啊。”

“我再也不想跟你说话了!”

在泪水要委屈的涌出那一刻,刘菲菲带着哭腔与气愤,挂掉了视频。

“呜呜呜,气死我了!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昨天她妈妈透露口风允许她恋爱后,她一阵胡思乱想,尽然潜移默化的对秦鸣谦越发有好感了。

所以昨天晚上没忍住发微讯给他,看他不回,第一次主动找异性聊天的刘菲菲有点不安,所以就一直发消息给秦鸣谦。

哪晓得今天早上才回她消息,还只回了个问号。

打视频还居然被他凶了!

虽然在男生看来,那只是在陈述事实,但在女生看来,那就是故意凶她的。

“我再也不要理他了,不就是写诗写的好吗!不就是长的帅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刘菲菲忍不住流泪哭诉着,拿着手机盯着秦鸣谦的头像不停吐槽他。

“把你删了!叫你凶我!”

说着就点开头像,再点击删除好友。

可点到确认取消时,又不争气的点了取消。

“就把他当陌生人好了,毕竟没多久还要跟他合作节目的。在节目里看我怎么整你!叫你凶我!”

刘菲菲奶凶奶凶的用手指连点秦鸣谦朋友圈里的照片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秦鸣谦这边不知道刘菲菲已经对他恨上了。

收起手机后只是嘀咕了一句:“莫名其妙嘛不是。”就去洗澡了。

退房时,已经是十一点了。

秦鸣谦刚出宾馆打到车,就接到了姚立金的电话。

“秦先生,昨晚睡得还好吧?”

“挺好的啊,谢谢姚部长的细心安排。”

秦鸣谦不知道他意有所指,只当他心细,安排了杭雪来照看他。

“哈哈哈哈,你满意就好啊,呵呵呵。”

姚立金听到他说细心安排后,会心一笑,语气也变味了。

秦鸣谦自然没听出来,又和他寒暄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