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姚立金不是好人

杭雪被姚立金看的有点发毛。

“先生,有什么吩咐吗?”

“杭雪是吧?”

服务员工牌上都有名字,姚立金自然看到了。

“是的,先生。”

“你跟秦鸣谦秦先生很熟?”

不知怎的,杭雪觉得面前这人眼神以及说话就像一头狼一样,好像要吃了她。

“啊?不不,只是他来的路上我有幸招待了他一会儿。”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吧?对他感觉如何?”

“我知道秦先生的,他的作品我都很喜欢,对他我是很崇拜的。”

虽然心里发毛,但对姚立金的话还是如实回答。

“呵呵,那就好。晚上秦先生在这休息,你就在房间里专程照顾秦先生就行了,要好好照顾,照顾周到了知道吗?”

姚立金讲到“好好”和“周到”两词时,变了调子。

“啊?!”

杭雪有点惊慌失措,想不到这种事竟然让她遇到了。

“啊什么?不愿意?”

姚立金脸色一沉。

“我我......”

杭雪快要委屈的哭了,虽然她很崇拜秦鸣谦,但这不代表她愿意被逼迫去“照顾”他,她可不像某些奇葩那么脑残,认为男明星那么帅去艹粉是在施舍粉丝。

“照顾好客人不是你们的职责吗?现在秦鸣谦先生喝多了,晚上万一出什么事,你能负得起责吗?”

姚立金说的义正言辞,对这个说法杭雪真的不好反驳。

“要不我让经理来和您说好不好?”

“呵呵,你放心去好了,你们陈经理那我会打招呼的。”

杭雪这才想起来他们经理真来也是白搭,而且姚立金表面的意思只是让她照看好秦鸣谦,陈经理来了也只有照做。

“发什么愣,还不去扶秦先生去房间休息。记得,晚上一定把他照顾周全。”

姚立金这种人说话做事自然不会给人留下把柄,虽然当事人清楚什么意思,但谁也不好明着挑出毛病来。

“我不信秦鸣谦是那种人,一定是这个坏蛋自作主张。哼,去就去,反正他都喝醉了,到时候把他安顿好再走就是了。”

想到这里,杭雪怯生生的朝秦鸣谦走了过去。

“秦先生,醒醒,我带您去休息。”

包间很大,两人之前在另一头小声说话,秦鸣谦自然没听见。

现在感到耳边有人吹着暖气说话,把他弄的直痒痒。

“嗯?好,休息去。”

喝醉了的他也不清楚是谁,就本能的按照对方的话起身了。

被搀扶着走到门口时,姚立金微笑的看着两人。

“秦先生,晚上好好休息,我嘱咐过小杭了,一定好好照顾好你。做个好梦,老姚我先走了。”

话说完,听到秦鸣谦支吾着答应了一声,这才露出会心的笑容瞟了一眼杭雪。

“你跟前台报下名字,他们会安排好房间的。记得好好表现。”

姚立金说着拍了两下杭雪肩膀,然后着转过身,一脸淫笑的走了。

杭雪在对讲机里问清房间号后,便扶着醉醺醺的秦鸣谦上了酒店内的摆渡车。

前台给开的房在1号楼的乙部,房间虽老,却是除了甲部外,整个宾馆里景色最好的房,窗外就是西湖。

杭雪搀着秦鸣谦走在楼道里,身体有些部位不可避免的有些触碰,虽然他知道秦鸣谦不是有意的,但还是羞的满脸通红。

进到房间后。

“秦先生,您要不要洗漱下?”

“嗯...”

秦鸣谦嘴上答应着,但见到床后,下意识的直接倒在了上面。

“秦先生,秦先生...”

见秦鸣谦没反应,杭雪只好嘟着嘴吃力的帮他翻身。

“为什么他喝醉酒都可以这么帅啊?!啊啊啊!心动了怎么办!”

帮他翻完身后,杭雪看着秦鸣谦的脸一阵胡思乱想。

“哎呀!”

一分钟后,杭雪突然夹紧双腿叫出了声。

反应过来的杭雪紧张到捂住嘴巴,心虚的偷瞄了眼床上的秦鸣谦,看他没有反应才放心的拍了拍胸口。

“秦先生,我帮你擦擦脸?”

也不管秦鸣谦刚刚轻哼声是什么意思,杭雪就自顾自的去拿毛巾了。

“秦先生,要不要帮你擦擦身子?”

虽然是有点被逼迫来的,但这个时候真香定律发挥作用了。

见秦鸣谦又轻哼了一声,杭雪咽了咽口水,就当他答应了。

于是她坐在床边,把秦鸣谦扶起来靠在她的肩膀上,帮他脱掉短袖。

“原来他身材这么好。”

秦鸣谦虽然不是肌肉男,但属于是经常打球运动的,所以该有的线条和腹肌并不缺。

半眯着眼,念着清心咒,杭雪终于帮秦鸣谦擦好了前身。

擦拭后背时,杭雪一个没忍住,用纤纤玉指撩拨了下他。

秦鸣谦在被杭雪擦拭胸口的时候就有点意识了,现在后背被指甲划过,痒痒的感觉让他忍不住重重的“en”(发第二声)了一声。

“秦先生?”

杭雪被吓了一跳,立马停止撩拨,心不在焉的继续用毛巾擦着他的后背。

“嗯...舒服...”

秦鸣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感觉不错,所以喃喃答着她的话。

“秦先生您醒了吗?”

杭雪紧张的小声问话。

等了好一会儿,见秦鸣谦头耷拉着没后续反应,杭雪不敢再撩拨他,老老实实的帮他擦完后背便扶他躺下休息了。

帮秦鸣谦盖好被子杭雪,半跪在床边,看着秦鸣谦的脸庞出神,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她身材娇小,趴在床边倒也没那么不适。

半夜。

秦鸣谦昏昏沉沉的醒来,第一反应就是想上厕所。

“啊!”

“哎呀!”

两声惊呼响起,原来是秦鸣谦半眯着眼下床时,脚一下碰到了杭雪的头,两人都分别吓了一跳。

“秦先生,你醒啦?”

“你怎么在这?!”

“您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杭雪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秦鸣谦,眼里还有点委屈和娇羞。

“我该记得什么?”

秦鸣谦被她问的有点发懵,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做对不起她的事的样子。

“没...没什么。”

“那就好,你怎么会在这的?”

“是和你同桌的领导让我照顾你的,就是今天坐在桌上唯一一位女士左手那位。”

听到她的话,秦鸣谦回想了一下,便知道她说的是姚立金了。

“哦,多谢你了啊,我先上个厕所,回来和你说。”

秦鸣谦说完后,便急急忙忙的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