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引为知己

包间里包括杭雪在内的几位服务员是知道在座人的身份的。

看着这些平均年龄五十岁左右的省市高官,围着秦鸣谦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鼓掌喝彩,言语中不乏吹捧之言,她们还是很受震撼的。

要不是提前知道秦鸣谦的身份,她们肯定会以为他是哪个大佬的公子呢。

于是全都眼神迷离的看着秦鸣谦,毕竟哪个少女不怀春呢?

秦鸣谦这边,在场众人的赞叹惊讶全都是真心实意的。

在宣传口工作的绝大部分都是文科生,所以基本品鉴能力都是有的。

而且他们又都是体制中身居要位之人,这首《行路难》透露出的意味更是让他们感同身受。

他们谁没有ZZ抱负?谁在工作中没有被遭遇过挫败?谁在生活中没有苦闷、愤郁和不平?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这是说的姜子牙和伊尹吧?”

郭慧云怔怔问出了声。

“没错!姜尚七十岁才被周文王相中,请出山拜相;伊尹更是奴隶出身,想到这两人生平,我等...”

在她旁边姚副部长不知为何,没把话说完。

“孔子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对比这种出世之想法,秦大才子这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更契合我们***人的精神。”

在场年级最大蓝台台长钟柏松也忍不住发声赞叹。

“是啊!我们秉持着不惧艰难,勇敢无畏的信念,行路再难又有何妨?”

“......”

众人之中,感触最深的要数田永言和张长风这两位在场地位最高与最低之人了。

《行路难》除了第一句描述的生活有点奢靡,不符合田永言的身份外以外,整首诗都完美诠释了他踏入仕途以来的心境。

因为有了八年原地不动的经历,对中间两句更是感触尤深,读到最后两句后,心中的抑郁之情得以释放,不再自怨自艾,对未来有了明确的方向。

“我好像已经忘了初心,眼睛只盯着政绩,盯着上面的位置看,我在这个位置上真的合格吗?”

田永言在心里默默反省,他想不到秦鸣谦的一首诗能给他这么大的震撼,心中不经隐隐的把他当成了忘年交。

张长风更是盯着最后一句中“长风”二字怔怔出神。

“秦老弟,你这首诗真是给你田哥我上了一课啊。”

自省过后的田永言忍不住把手搭在了秦鸣谦的肩膀上感叹。

之前喝醉时喊秦鸣谦老弟,他是看在秦鸣谦被上面记住后才出于功利性质的结交,算是下的一步闲棋。

现在的这声老弟就真心实意的多了。

“田哥言重了。”

“没有没有,是真的上了一课,老哥我要感谢你啊,一首《行路难》对老哥来说犹如醍醐灌顶,多的不说了,明天我私人请你吃饭好好谢谢你,还请务必赏光。”

“田哥,你这......”

这边秦鸣谦还在跟田永言客套,其他九人看到这场面后心思就各自不一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晚上老哥让秘书去接你。”

“行,多谢田哥了。”

待两人约定好田永言把他的秘书胡旭光喊了进来,让他加了秦鸣谦的联系方式后,又让他等等把《行路难》收好,明天去裱起来。

“难得的佳话啊!恭喜田部长今日喜获佳作。”

“是啊,今日之事来日必成佳话。”

其他人也纷纷出言拍马。

“哈哈哈,今天最大的收获我觉得不是《行路难》,而是我认识了秦鸣谦这个老弟。”

田部长很开心,因为酒意,所以笑的满脸通红。

听到这句话后,众人又转头对着秦鸣谦夸耀起来,秘书胡旭光心下更是把秦鸣谦的重视程度提高了几个级别。

一阵吹嘘后,一群人又在田永言的招呼下,坐下加喝下半场。

众人都得知他这是开心的,于是接下来的主题全都是绕着秦鸣谦的。

不过现在有些人的态度对比之前隐隐有攀附之意。

杭雪也留下来服务众人,期间给秦鸣谦斟酒时,喝多了的秦鸣谦看到她怯生生的模样忍不住又逗了她一下。

秦鸣谦用手指了指,张到最大的嘴,然后笑着对杭雪摇了摇头。

杭雪看到后,捂嘴轻笑,知道他这是指之前在路上说他不会吃人的事。

郭慧云和市宣传部的姚副部长都注意到了这一幕。

“这个秦鸣谦也太能沾花惹草了,下午才听人说他和刘菲菲的绯闻,现在又调戏服务员,虽然才华横溢,前途远大,但终究不是良配,回去我得好好劝劝宁雅这丫头。”

秦鸣谦不知道,郭慧云已经把他当做花花公子了。

市宣传部的副部长姚立金则是捏着下巴的胡子,眼珠一转,嘴角一歪,也不知想到什么事。

一顿饭一直吃到九点半。

在座的除了秦鸣谦都是久经(酒精)沙场之辈,众人全程又都围着他敬酒,所以秦鸣谦此刻已经醉到意识模糊了。

“你们帮我把秦老弟就安排在这睡一宿,一定要照顾好他。旭光,你送我回去。”

田永言喝的也有点高,他好久没这么高兴过了,吩咐下面人照顾秦鸣谦后,他就在胡旭光的搀扶下出门了。

待田部长出门后,张长风原本想上来照顾秦鸣谦,但被姚立金抢了先。

“小张啊,我看你也喝多了,秦大才子就交给我安排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虽然他不是姚立金的下属,但张长风还是不敢违逆他的,级别差在那。

“好的,姚部长,那秦先生就交给您了。”

张长风心下了然,只当姚立金看到田部长对秦鸣谦的态度后想烧热灶而已。

其他人见此,虽然心中不耻姚立金的做法,但嘴上纷纷客气招呼着出门了。

“你留下来就行了,其他人都散了吧。”

姚立金等到包间里,只有除了趴在桌上的秦鸣谦和几个服务生后,指着杭雪吩咐道。

“好的先生。”

几人不疑有他,全都按他的吩咐散去,只有杭雪在原地等着。

待几个服务生走后,姚立金起身走到杭雪面前,用着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