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行路难》

推杯换盏间。

秦鸣谦虽然有点醉意,但意识还很清醒。

期间还从田永言的酒话里明白了这顿饭的缘由。

当时他接到郭慧云的电话时就奇怪这次阵仗有点大,之前他因为登上人民报头版而接受省媒采访时,宣传部门也只不过个排名靠后的副级来看了看他。

原来,一是因为他两首诗词确实给浙省以及临安的旅游做了很大贡献。

二是因为田永言听到上面很重视秦鸣谦,开会的时候一号大佬都提到了他的“三有四为”,以至于会后很多的官员把其挂在嘴边,甚至写字挂在了墙上。

三来就是田永言自身的心思了,他直接把秦鸣谦当成了他进步的契机了。

秦鸣谦怀疑田永言就是装醉,说的这些都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他虽然单纯,但也不太信这么高级的官员会在他面前说醉话。

不过他对此也不反感,一是田永言名声不错,二是这种情况对他百利而无一害。

而且说到底他只是一个俗人,一个比他年长几十岁的高官,需要装醉和他推心置腹,他怎能不享受这种感觉呢。

又被众人敬了一圈的秦鸣谦有点上头,开始控制不住内心的诗兴了,但苦于没有适合现在场景的诗词。

“秦才子,敬你一杯,我干杯,你随意。”

走过来敬酒的是张长风,整场酒宴到现在,他一直在忙着照顾众人,现在才得空单独向秦鸣谦敬酒。

“那我也干了,张哥。”

秦鸣谦酒杯里酒本来就不多了,他对张长风观感也不错,所以和他直接干杯了。

张长风见秦鸣谦在一众领导面前这么给他面子,很是触动,虽然他一直在为在席间的人服务,但重视他的一个没有,体制内就是这么现实。

“好!秦先生,不说了,都在酒里。”

说着双眼还有点发红。

从开席到现在,秦鸣谦一直有注意到张长风的动态,看他一脸感动的样子,秦鸣谦知道他这不是惺惺作态。

接着秦鸣谦又由张长风联想到了自己,心中不经产生同情之感,虽然他知道,张长风在外人看来觉得是成功人士了。

“如果我不是穿越重生,而是像常人一样,工作后想往上攀爬,也会如此不易吧。张长风,长风......”

秦鸣谦坐下思索起来,他在想要不要把由张长风名字想到的诗现在写出来并送给他。

“小秦啊,以后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找你田哥,记住了,可不许跟田哥客气。”

田永言早就借着酒劲和秦鸣谦开始称兄道弟了,也不嫌掉了身份。

“田哥说这话我可当真了,以后您可别嫌我麻烦。”

“不能够老弟。”

田永言老家是东北的,不过在浙省已经呆了二十多年了,但有时说话还带着家乡口音。

“刚刚敬我酒的张长风张科,他名字让我想到了我之前写的一首诗,借此机会,我把它送给田哥如何?”

“好啊!老弟太敞亮了!”

田永言激动的拍了拍秦鸣谦的肩膀,连带着声音也有点大。

众人虽然互相交谈着,但最少有七成的注意力都分心放在主位上呢,稍微有点动静,立马齐齐转头看了过来。

“秦老弟要送我首他以前写的诗,我这是高兴的,怎么样?是不是都和我一样期待着呢?”

“秦先生的大作我们当然迫不及待的想好好欣赏了。”

“不愧是我们临安的大才子啊。”

“......”

赞叹的同时,有人也忍不住感慨秦鸣谦的本事。

短短一顿饭的功夫,都和他们老大称兄道弟了,他们哪里知道,这是他们眼里一向不苟言笑的老大主动套的近乎。

“鸣谦,我之前在网上看你送给你们校领导的《爱莲说》字写的不是很好吗,我让服务员给你送纸笔来?”

说话的是郭慧云,田永言改口叫秦鸣谦老弟,她当然不能托大像之前那样叫他小谦了。

秦鸣谦点头答应。

“服务员,搬个书桌过来,还有纸笔,纸要大幅的。”

“我去帮忙搬。”

张长风很会主动把握住机会表现自己。

过了一会儿,张长风就和服务员一起把书桌搬了进来,后面还跟了个捧着文房四宝的杭雪。

待书桌放好后,秦鸣谦就被请了过去,张长风又立马揽起了研墨的活。

这种情况下众人酒都醒了大半,齐齐围在秦鸣谦一米多远的周围,纷纷屏声静气的看着他写字。

“行路难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秦鸣谦之所以把这首诗写给田永言而不送给张长风本人,是出于各种考量的结果。

一是如果当场送给张长风,秦鸣谦等于是直接害了他,抢了那么多领导的风头,以后他能有好日子吗?

私下里送他,首先是秦鸣谦不能当众装X,这对他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其次,对于张长风来说,除了成为他日后吹嘘的资本外,并没有实质性的帮助。

送给田永言的话,秦鸣谦之前和他交代过,是因为张长风的名字才想到这首诗,到时候,田永言承秦鸣谦情的同时,肯定还会记住张长风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在这之后不久,田永言因为各方面原因直接往上升了半级,去到了京城。

于是他把部分功劳归结于秦鸣谦以及这首诗上,更是把秦鸣谦当成了他的贵人。

另外他觉得张长风的名字兆头不错,而且其办事能力不错,所以一直把他带在了身边培养。

这是后事,暂且不提,回到秦鸣谦写完《行路难》的现场。

“......直挂云帆济沧海!好啊!好诗!好寓意!”

秦鸣谦写字的时候,他就在一句一句的读,看到最后,忍不住大声鼓掌喝彩。

其他人也跟着使出吃奶的力鼓掌,不提《行路难》本身会让人忍不住为之惊艳喝彩。

他们的老大都这样了,就算秦鸣谦写的是烂俗的打油诗,众人也会表现出浓浓的赞赏之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