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做了个梦

关掉评论又刷了几条抖乐,便接到了郭慧云的电话。

“小谦啊,你这又给阿姨送了个大惊喜呀!”

“怎么了阿姨?”

“还怎么了,你自己写的诗这么快就忘了。”

“哦,您说这个啊,我还以为什么事呢。”

“下次你再这样,可要给阿姨打个招呼,刚刚我们单位值班的同事说,因为你这首诗,网上搜索我们西湖以及临安的热度涨的飞快,他猜测接下来可能会有波旅游热潮。阿姨我明天周末是没法休假咯。”

郭慧云最后虽然嘴上抱怨明天没有假期了,但语气里充斥的全都是开心之意。

他们宣传部门什么都没做,临安一下子就因西湖而被全网讨论了。

对于她这种有向上进步之心的领导,哪个会因为一天假期没有而闷闷不乐。

“原来是这样,阿姨您不会怪我把您假期弄没了吧?”

“哈哈哈,阿姨倒是希望你可以像这样把阿姨的假期多弄没几个。”

“那我再接再厉。”

“哈哈哈,好好,等的就是小谦你这句话。多了不说了,我和我们家老宁还有宁雅已经在路上快到了,等等让我家老宁好好敬你几杯。”

“阿姨,我可不是叔叔的对手。”

两人又互相玩笑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约莫二十分钟,六点还不到,郭慧云一家三口便到了。

待他们进门后,秦鸣谦三人起身迎接,并向他们一家介绍了万远远和万国豪。

众人坐下后,招呼服务员开酒上菜。

万远远知道这顿饭的目的,所以期间一直交好郭慧云。

秦鸣谦不知道宁永安因为综艺节目的事,所以对他第一印象比较差,饭局全程,两人之间全是客套的敬酒。

宁永安倒是跟万国豪颇为投机,可能都有军旅经历有关,而且并没有因为是他只是秦鸣谦助理的身份而轻视他,和他喝酒时全然没有和秦鸣谦一样的客套,而且很是豪爽。

秦鸣谦不知道宁永安因为综艺节目的事,对他第一印象比较差。所以特别疑惑,为什么这位副局长对他一幅生人勿进的态度。

“我跟你无冤无仇,你老婆今天还让你专门感谢我,怎么就对我摆脸色呢。”

正奇怪的秦鸣谦,这时注意到了低头喝饮料时都不忘偷瞄他两眼的宁雅,这才心下了然,自以为发现了真相。

一顿饭在还算欢快的气氛中吃完,结束后两拨人分别叫了个代驾开了回去。

回家路上。

“等以后郭阿姨那边就由你来维系了,远哥。”

“你小子,宁雅对你什么意思,国豪都能看出来,你还要我维系那边什么感情。”

万国豪坐在副驾,听到这事,他也只有闭口不言,进入助理身份非常快。

“我没这个想法,你知道的远哥。”

“行吧,今天跟郭主任聊的还算投机,平常我会多联系的,放心好了。”

“......”

秦鸣谦家是最远的,代驾先把万国豪送回家后,再开到万远远家带上了马博相一起回家。

到家后,秦鸣谦接到了王明成的电话,对方打招呼说临时有急事要赶回家,秦鸣谦也没追问,在王明成和夏怡萱两人再三表示可惜后,结束了通话,随后秦鸣谦看了会儿书便睡着了。

早上十点多醒来的秦鸣谦,伸了个懒腰后,不禁坐在床上发呆,回想起昨晚的梦。

梦里边先是周敦颐先生谴责他抄袭无耻,秦鸣谦正欲辩解,张载先生抢先出面帮他反驳周敦颐。

再之后梁启超也加入辩论,申讨秦鸣谦是小偷,文贼。

接着苏轼,鲁迅又出面站在秦鸣谦一方,肯定他的行为,因为秦鸣谦让他们作品以及精神在其他时空得以发扬。

“我宣布,最终比分三比二,反方获胜!”

回想完整个梦境的秦鸣谦,做了最后总结后便起床洗漱了。

洗漱完没多久,秦鸣谦接到了一个岭南的陌生号码。

“秦先生您好,我是银色影视的CEO莫承业,没打扰到您吧?”

听到对方自我介绍后,秦鸣谦想了起来,这个银色影视是《如梦录》的投资方。

前两天联系过他,当时是另外一个人,想出两百万买《断章》的版权,还让他配合宣传,直接被他否了。

“您好莫总,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前两天手下人不懂事,让您见笑了,这次我是专门向您道歉的。”

先前联系秦鸣谦的方腾是《如梦录》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在银色影视也是个副总了。

打电话给秦鸣谦前,方腾是跟莫承业商量过价格的,但事情发生了,总要有个背锅的,所以方腾自然变成不懂事的那个了。

“没事,这没道歉的必要。”

当时方腾直接把他当傻子,想占足了便宜,秦鸣谦见惯了这种自以为聪明的人,所以没怎么生气。

“这是秦先生您大度,但我们还是要表达歉意的。”

“行吧,麻烦莫总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不急不急,其实我这次来还是想问下秦先生关于那首诗的版权问题,然后还想问下秦先生可否为《如梦录》这部剧再作篇诗词,您放心,价钱绝对让您满意。”

银色影视这边因为《断章》尝到了甜头,秦鸣谦这边一首诗起到的宣传作用,远比他们大几百万的宣发费用起的效果强的多。

所以这次就想着直接再跟秦鸣谦求篇诗词,把《如梦录》的热度推向更高。

“莫总,这事您跟我助理谈吧,我等等把他号码发您。我这边还有事,下次有空我们再聊。”

秦鸣谦说完,没管莫承业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

鹏城,银色影视CEO办公室。

“秦先生...喂?喂!艹!”

被挂断电话的莫承业很是不爽,多久没人敢这么直接挂他电话了。

“莫总,秦鸣谦这小子直接挂你电话了?”

方腾一直在他办公室呆着,见莫承业的样子立马猜到了什么情况。

“嗯。”

“我说这小子有点狂吧,两百万买他几十来个破字,还TMD不满意了。”

“你要是有本事也能写出差不多的破字,我做主,公司直接给你四百万。”

莫承业虽然很不爽秦鸣谦的态度,但对秦鸣谦的所有作品都十分推崇,要是换成他上学时期,肯定是秦鸣谦的忠实迷弟。

“呵呵莫总,我要是有这本事,能让您受这小子的气吗?”

“唉...谁让他有恃才傲物的资本呢,你嘴里的几十个破字可比我们真金白银花几百万宣发的效果还好。”

秦鸣谦现在本身就自带热度,如果再来一篇好作品,起到的作用必定是爆炸级的。

所以即使秦鸣谦态度再差,莫承业还是得好言好语的求着他,生意人,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