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少年华国说》

秦鸣谦并不知道此时此刻直播间里有那么多的网友贪图他的肉体。

他只知道,他两世以来最光辉的时刻要来了!

秦鸣谦调节好话筒,开口说道:“尊敬的老师,校友,亲爱的同学们......”

“......欲言国之老少,请先言人之老少。人之老少不在年龄,而在思维也......”

“......老年人如夕照,少年人如朝阳;老年人如瘠牛,少年人如乳虎。老年人如僧,少年人如侠......”

“......老年人如死海之潴为泽,少年人如长江之初发源。此老年与少年性格不同之大略也。人固有之,国亦宜然。”

随着秦鸣谦抑扬顿挫,饱含深情的演讲,身后上方的大屏幕上也同步出现了演讲稿的文字。

除了直播间有人在发震惊佩服之类的弹幕外,场馆内的几千人全都鸦雀无声。

“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连续一口气排比这么多的四字词语震惊了全场所有人,他们第一次知道,文章还能这么写的,在场的都是国内顶尖学府的毕业生,可是看着背后大屏幕上的字幕,别说好多词不知道何意了,就连字都有好几个不认的。

这让他们对秦鸣谦佩服的无以复加的同时,还开始起了怀疑人生。

“美哉我少年华国,与天不老!壮哉我华国少年,与国无疆!”

说到最后两句时,秦鸣谦的眼眶已经有些湿润了,近乎怒吼般的背出了最后的结尾。

他在那时想到的是梁启超先生作此文时的不甘与期望;是近代史上华国所受的屈辱;是为了心中信仰,为了我们今天的美好生活而牺牲的先辈们。

秦鸣谦演讲到这时,整个体育馆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所有人都被这篇文章惊艳到了,共情能力强者,更是热泪盈眶,竭尽全力的贡献着掌声。

在掌声中,秦鸣谦握住话筒,发表了最后的陈词:

“京大华文系17级秦鸣谦在此毕业之际谨以此文与诸君共勉!”

说完便在掌声中,慢步向台下走去,他需要平复下心情,有了这次经历,秦鸣谦有了新的感悟。他不经问自己,把前世几千年的文学结晶,只用于自身炫耀的目的,是否是大材小用了。

重生者的《格局》呢?

掌声经久不息。

也不知道谁在下面带头喊了一声:“美哉我少年华国,与天不老!壮哉我华国少年,与国无疆!”紧接着这道声音越来越大,逐渐盖过掌声,体育馆内的所有人都齐齐重复这二十二个字。

此时此刻,直播间和网络上也炸锅了。

“为什么我看到秦同学浑身都散发着耀眼的光!”

“太帅了吧!颜值居然和才华成正比!”

“眼眶和其他地方一起湿了...”

不过随着体育馆里齐刷刷的声音响起,所有的直播间的弹幕也排起了队形。

“美哉我少年华国,与天不老!壮哉我华国少年,与国无疆!”

无限滚屏!

同一时间,京大微浪的官微宣传毕业典礼的博文下面被占领了。

“美哉我少年华国,与天不老!壮哉我华国少年,与国无疆!”这一条评论迅速被冲上第一热评。

“快把我老公秦鸣谦的微浪@出来!!!”这条评论紧随其后。

另外,关于“京大毕业典礼”,“秦鸣谦”,“《少年华国说》”等等词条也在迅速升温,冲击热搜榜。

《少年华国说》激昂洒脱的文字如波涛般汹涌的涌进观看这场直播的网友们的心田。

他们觉得自己就是文中的振翅之鹰,是潜龙,是乳虎。

人们可以从文中体会到华夏民族生生不息,薪火相传的根本原因;可以看到奋斗中不被苦难打倒的自己。

虽然时代不一样,但华国人民心中一直以来的强国愿望始终没变,爱国主义早已深深的融入了我们的民族意识之中。

如此情绪饱满,格调高昂的文章怎能不引起全国人民的共情?

回到现场。

只有季语兰神情麻木,没有被整体气氛带动,她此刻沉浸在无限懊悔当中。

她知道秦鸣谦有点才华,不过那也是相对而言,她绝对想不到,秦鸣谦能写出这么震撼人心的文章。

声音渐渐平息,坐在季语兰旁边的舍友王思洁回过神来。

兴奋的转头对着季语兰说到:“秦鸣谦真的太帅了!特别是刚刚,浑身都发着光,我都看sh...”

话没说完,王思洁发现季语兰神色麻木,这才反应过来,季和秦已经分手了。

只好话风一转:“可惜帅也不能当饭吃,这文章是好,不过也不能靠这一文活一辈子,对吧?语兰。”

其实王思洁心里想的却其他。

“你们两个终于分了,你季语兰不就是比我更有耐心吗?要不然怎么可能配得上秦鸣谦!姐妹,到时候让我追到秦鸣谦,你可别怪我。不是姐妹不是人,只怪姐夫太迷人!”

“这次全国直播,秦鸣谦这下一定火遍全网了,以前的情敌只有语兰一个,现在要面对那么多,我该怎么样呀!秦鸣谦又不是爱钱的男孩子,要不然早就是我的了!”

想到这里,王思洁也没心情假装安慰季语兰了。

“不!秦鸣谦还是我的!这么帅!这么有才华!这么闪闪发光的男人一定是我的!”

季语兰暗自咬牙想到。

女人,就是这么现实。

当然秦鸣谦不知道季语兰心中所想,要是知道,也只会说一句:“妹妹,你想多了!我秦鸣谦你一个人是把握不住的!”

此时的秦鸣谦下台准备回到座位上时,便看见孔主任站在几位校领导旁向自己招手,示意他过去。

他只好转头往那边走去。

“小秦啊,主任我之前有想到你这篇文章会造成不小的影响,不过看来还是低估了啊。”

秦鸣谦刚跟几位领导打完招呼,孔主任便先说道。

“是啊,虽然昨天已经反复品读过,但今天你这一演讲,我这眼眶还是湿润了。”

潘兴业共情能力有点强,眼睛都红了。

“年轻人就该这样!像文章里说的,干将发硎,有作其芒!”

说这话的秦鸣谦不太熟,想来也是哪个领导。

“你这可是给我们大家上了一课啊,秦同学!我在京大多少年了,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生,还没有哪一届的毕业典礼能像这次震撼人心过!”

郝校长也随之感慨道。

其他校领导和围过来的教授和老师们也纷纷附和点头。

“校长,各位领导,现在全网都在讨论刚刚秦同学的演讲,我已经把全文发到我们京大的官微上了。”

校宣传部的人挤进来,笑着向郝校长报告道。

郝校长听完笑道:“好啊!秦同学这次可是为我们京大立功了!看来旁边那个技校的毕业典礼这次要黯然无光咯!”

郝校长这话说完,周围的师生们都心有灵犀的共同笑出声来。

“秦同学,有没有继续读研的想法。”

郝校长等大家笑完,对着秦鸣谦问到。

秦鸣谦听到这话,当即摇了摇头,向郝校长说了自己的想法,

“回校长的话,我没有继续读研的想法,因为我注意到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的富裕,人民也真正的对自己的文化形成认同感,现在社会上兴起的汉服风,民族乐器,以及国风歌曲等风潮也越来越盛。但传统文学方面却渐渐式微,我想运用我所学的专业知识,踏上这股浪潮,宣传我们的传统文学。”

“说的好!看来你已经想的很透彻了,不错。建立文化自信确实需要更多像你这样的学子,我相信凭你的才华,一定会有一番建树的。”

郝校长先对秦鸣谦的话表达了肯定。

之后转头对孔弘才主任说到:

“孔主任,带的学生不错,学术和思想层面都没有落下!大家要向孔主任学习啊!”

“主要还是小秦自己有天赋,并且够努力!”

孔主任嘴上虽然谦虚,但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掩盖不住。

其他领导和教授暗自羡慕孔主任运气好的同时,嘴上也没少附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