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五万=五块

车开到老宅已经四点半了。

把车停在巷口后,两人往家里走去。

老宅的木门照样没有关紧,轻轻一堆就开了。

马博相正在院子里打扫,抬头看见拎着大包小包的两人顿时开心的像个孩子。

“小远,小谦,都回来了啊。”

“爷爷。”

“外公。”

马博相高兴的应了两声。

“买的都是什么?大包小包的。”

“给您还有马姨万叔的礼物,我和远哥的都有。”

“我都这把年纪了,还要什么礼物啊。”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马博相的笑容倒是怎么都隐藏不住。

“您可一点都不老。”

万远远说着,三人一起往堂屋里走去。

两人把所有袋子放在桌上后,从里面挑出马博相的那份。

“家里都那么多茶具了。”

万远远把包装拆开后,马博相先是上手拿起茶壶端详着说到。

“那哪能一样,这一套两万多呢。”

“什么?!两万多?买这么贵的干嘛,又不是金子做的。”

“紫砂的,名匠手工打造的,您在茶壶上找找,有工匠的标记呢。”

“不都是喝茶嘛,这么讲究干嘛。对了,你哪来这么多钱的。”

马博相知道万远远的经济状况,一个学生,他又不像秦鸣谦那样大学时还会兼职,平常自己钱都不够花销的。

万远远不知道怎么说,于是看向了秦鸣谦。

“我不是去签合同的吗?我让远远哥帮我唱了个白脸,远远哥表现出色,帮我把价格谈的比原来高多了,所以就给了远哥一点劳务费。”

“都是一家人,还给什么劳务费。小远,这钱你也要!”

马博相听完有点生气,对万远远说话语气有点重。

“爷爷,亲兄弟还明算账呢。而且我只给了远哥十万,他可是多帮我多谈了一千万都不止的。说起来还是我赚大了。”

“啥?!多谈不止一千万?!你们干嘛了。”

昨天早上秦鸣谦说去跟魔都台签约,说是会赚大钱,买旁边的房子,马博相以为就两三百万顶天了,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多。

于是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把事情给他解释了个清楚。

马博相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面慢慢理解,不过他还是想不通,怎么一个刚毕业的学生,一下就赚了几千万了。

不过,秦鸣谦这么有本事,他还是非常开心的,于是也不再纠结了。

“也就是说,小远你准备不读研和小谦一起开公司了?”

“是的外公,现在我读研最大的收获就是跟着导师认识些人脉,现在有小谦在,我觉得就没必要读下去了。”

“行,你的决定外公支持。不过这样也好,打虎亲兄弟嘛,小谦以后摊子铺大了,有你在也放心点。”

“外公您支持就太好了,这样我爸妈反对也没用了。”

虽然万志新和马以静反对的可能性很小,但万远远还是会担心,这下他是彻底放心了。

秦鸣谦在他俩说话的时候,也找到了给马博相的那块表。

给他的是劳力士探险家系列的基础款,表全身都是淡银色,很素的一款。

拿起表递给马博相后。

“爷爷,给你买的表,你戴上看看。”

马博相把自己手上的老式梅花表摘下后,换上秦鸣谦给他买的劳力士,仔细的端详着。

虽然他不认识品牌,但看材质品相,他本能的觉得不便宜。

“这表不便宜吧?”

“还好,四万多。”

眼见马博相瞪大眼睛要说什么,秦鸣谦急忙说到:

“爷爷,您别急着说,我和您打个比方。比如说我现在刚毕业,第一个月拿两三千工资,给您买个四五块的东西,不过分吧?甚至还些拿不出手。您懂这个意思吧?”

“你小子,能这么偷换概念吗,四五万跟四五块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都是相对而言的,您就放心戴着吧。”

马博相想了想还是收下了,他也知道这是秦鸣谦一片心意。

“下次可不准买这么贵的东西给我这个老头子了,我都半截入土的人了,还要这些干嘛。”

“您最少还能活五十年,怎么就半截入土了?”

“哈哈哈,那不就成老怪物了?能活着看到重孙辈上小学我就知足咯。”

马博相说着,用带着五分期待,五分自怜的眼神看着秦鸣谦和万远远二人。

秦鸣谦不想太早结婚,所以眼神有些躲闪。

“外公,您放心,回来就把女朋友带给您看。然后我尽早结婚,生个重外孙给您抱。”

万远远跟她女朋友感情挺好,只是最近觉得配不上她后有点自怨自艾,现在觉得未来一片光明,所以又自信了起来。

“好好好,那我就等你好消息了。小谦呢?”

“我也尽量,爷爷。”

秦鸣谦说这话时有点底气不足。

马博相自然就当他答应了,笑容就更盛了。

之后秦鸣谦又陪马博相下了两把象棋,万远远这个臭棋篓子只能在旁边观战了。

第三把棋刚开始,刚下班的万志新和马以静一起来了。

两人看到秦鸣谦买的手表后,自然先是一番拒绝,后来秦鸣谦还是那套比喻给两人说了又说。

最后两人还是收下了,之后看到万远远买的包后,就以为是秦鸣谦帮他带的。

“这是小谦帮你带的礼物吧?”

马以静问到。

自家儿子他们当然了解,虽然每个月给他五千的生活费,但有时都不够他用的,更不可能有钱买这么贵的东西了。

于是秦鸣谦只好出声,把在魔都台签约时发生的事讲了一遍,着重描述了万远远的据理力争。

两人听完后都喜上眉梢,原本以为自家儿子就是个只会读书和花钱的公子哥,想不到帮着秦鸣谦多谈了这么一大笔钱。

“想不到你小子还会商业谈判呢?”

万志新欣慰的拍了拍万远远的肩膀。

“那是,虎父无犬子嘛。”

“哈哈哈哈,这话说的中听。”

“哼!合着就没你妈妈我什么事了对吧?”

马以静半真半假的愤愤不平。

万远远连忙改口夸赞马以静起来。

一家人其乐融融。

聊了一会儿后马博相便起身去厨房烧菜去了,马以静也跟着一起帮忙。

三人留下后,又是秦鸣谦和万志新对弈,万远远观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