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魔都台更能蹭

秦鸣谦根本不知道小网红把他发抖乐的事。

在停车场遇到万远远后,便上了他的车。

“小谦,真的想不到啊,几天时间,你就闹出这么大动静。”

“运气好罢了。”

“你这可不是运气,对了,你书包里什么东西怎么那么香?”

万远远抽了抽鼻子,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远哥,您这鼻子!”

秦鸣谦说着给他竖了个大拇指,然后把书包递给他。

“外公让你带给我的?”

“是啊!你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他?”

“嗯!”

看的出来,万远远很感动。

视频接通后,两人和马博相说了几分钟话。

挂断后万远远就开车带着秦鸣谦往魔都电视台方向去了。

“你准备自己去谈价格?”

“远哥,你陪我一起去吧。先看看那边态度,我心理价位是三千万,他们爽快就最好,不行的话你就要辛苦下,唱个白脸了。”

“这个没问题。不过小远,三千万是不是太高了,我不是专业的,怕是谈不了那么高的价格。”

万远远听到秦鸣谦的话有些顾虑。

“你放心好了远哥,今天来的路上,我找了我们省宣传部门的一个领导咨询了下,她让我少于两千五百万不要答应。”

“这就好。”

“而且,远哥,你是不是没看微浪,我刚蹭了点热度,刚刚我粉丝已经两千一百多万了。”

“你小子简直是怪物,涨粉比吃饭还容易。你给我说说,怎么蹭的热度,让我也学习学习。”

秦鸣谦一边和他说,一边打开微浪看了起来。

发现热搜已经被他这件事霸占了。

NO.1:“秦鸣谦给刘菲菲写诗”

NO.2:“刘菲菲恋爱”

NO.3:“秦鸣谦写诗为魔都台新综艺预热”

NO.4:“秦鸣谦嘲讽贾凸凸女儿”

......

NO.7:“秦鸣谦也难逃资本诱惑”

再看看粉丝,直接涨到了2300多万。

“我觉得三千万要少了,远哥。”

“啊?怎么回事?”

“事情有点复杂,反正就是蹭热度呗。等等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商量下。”

“行,那等等找个咖啡厅就行。”

万远远说完没开几分钟,就找到了一间咖啡厅。

两人停好车,进去后要了个包间坐了下来。

秦鸣谦让万远远看他的微浪。

“你这粉丝涨的有点快啊!你不是和我说2100多吗,怎么变2300W了。”

万远远看到后有点惊讶。

“你看我微浪就知道了。”

“好。”

盯着手机看的万远远先是皱眉,之后又舒展开来。

“这朦胧诗......你小子也不怕得罪人,贾凸凸你也怼,好歹......”

没等万远远话说完,秦鸣谦就回到:

“远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我就是看不惯这种人,过度去曲解一篇文章的本意。好像不这样就显示不出他文学素养多高似的。”

“而且你说,她女儿这些关于排泄物的诗,没他同意能上文学刊物吗?”

秦鸣谦两世积累下来的,做阅读理解题时的不爽,这下全给撒贾凸凸身上了。

“算了,反正只要你不想往圈子里钻,怼了这种人也没什么影响。”

“是啊,我本来也没想去。上人民报那天就有学校里的教授邀请我加这些协会什么的了,我全拒绝了。”

“你也不怕别人骂你恃才傲物。”

“让他们说去好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别的,秦鸣谦电话响了。

“是负责这个节目的选角导演,看来是等着急了。”

秦鸣谦告诉万远远,然后点了接听,打开扬声器。

“喂,您好邱导。”

“秦同学,你到上海没。”

邱黎的语气并不急切。

“到了,正在陪我哥办点事呢。”

“好,那你好好陪你哥,今天来不及的话,我们明天签也可以。”

“可闫导早上不是说财务问题什么的,今天一定要签约的吗?”

秦鸣谦明知故问。

“哎呀,明天也可以啦。只是合同早点签了不是更好吗,所以闫导就催了你一下。”

“那好,我等等看情况再和你联系,邱导。”

“好的秦同学。对了,如果今天签约的话,你晚上回临安吗?”

“不急着回去的,怎么了。”

“那这样的话,我们台帮你订下酒店,你是要一间还是两间。”

听到这话的万远远摇摇头。

“一间就行了,谢谢邱导好意了。”

“秦同学太客气了,那我们回头联系?”

“好好,邱导再见。”

挂掉电话,秦鸣谦有点疑惑,然后就把心中的疑问跟万远远说了。

“远哥,他们早上急急忙忙的约我过来,我猜就是怕我一天比一天值钱,所以想尽早签合同,但现在反而不这么急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刚看看微浪热搜的时候,发现热搜上有关你和刘菲菲要上魔都台节目的热搜,还是在前几。”

“你的意思,这是魔都台借着我写诗这事在宣传他们节目?”

“对的,你不了解这行,现在节目未播先热,那么节目组找赞助商要钱就更好要了。对比之下,你那点多出来的酬劳就算不上什么了。”

“我懂了!靠!这魔都台比我还会蹭热度!”

秦鸣谦感觉被占便宜了,合着蹭到最后,最大受益人尽然是魔都台。

“哈哈,这都是业内常规操作。不过这不是你们四方共赢吗?”

“四方?”

“对啊,你涨了薪酬,刘菲菲得了热度,魔都台拿到更多赞助,赞助商获得更多曝光。”

“怪不得说流量为王呢。”

听万远远这么一说,秦鸣谦就更没负担了,本来他还想着拿这么高的酬劳自身会有负担,现在完全没了,资本的羊毛不薅白不薅。

正在秦鸣谦想着如薅羊毛时,电话又响了。

“是刘菲菲。”

秦鸣谦跟万远远说了一句,便接起了电话。

万远远听了眼睛都直了,双手给秦鸣谦点赞。

“喂,有事吗?”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样啊。”

刘菲菲的声音有点娇憨。

“嗯?我说话有什么问题吗?”

“就是直来直去啊,一点礼貌都没有,你都不和我打招呼的。”

秦鸣谦听完有点无奈。

“不是你说希望我直来直去一点,方便我们日后交流吗?”

“你!”

听到秦鸣谦的回答,刘菲菲气的说不出话了。

“嗯?”

“算了,跟你说不清!”

“所以,有事吗?”

“是我们导演还有《如梦录》的投资方和我要你联系方式。”

“要就要呗,你给他们就是了。”

“我这不是征求你的同意吗,我可不像某些人,我是很讲礼貌的。”

“谢谢刘菲菲小姐的好意。”

“哼!你知道是好意就好,没事的话我挂了!”

她没听出来秦鸣谦语气里的揶揄,还在这开心呢。

“我本来就没事啊,是你有事找我。”

“秦鸣谦!跟你说话我要被你气死!”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又在微讯上连发了N个锤头和炸弹的表情给他。

秦鸣谦看到后无奈摇摇头,心想:

“你说怎么来我就怎么来,怎么还能被我气死?难道我反着来就开心了?”

坐在他对面的万远远现在已经不把秦鸣谦当弟弟了,恨不得当场拜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