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断章》

秦鸣谦想不到自己的一个平A,对于网络来说不是普通的平A。

而是烬六神装最后一发子弹的平A。

此时微浪上关注他和刘菲菲的人都已经看到了他的转发。

“啊啊啊!好美的诗!”

“神仙姐姐的魅力连秦同学都抵挡不住吗?”

“两个人的颜值真的很配!”

“为什么我觉得这首诗比秦鸣谦以前的几篇文言文好太多了。”

“回楼上,建议少刷微浪多看书。”

“《如梦录》干脆换男主算了!”

“......”

秦鸣谦的诗加上刘菲菲的颜,直接起到了超乎想象的化学反应。

热度涨的飞快,十几分钟直接让原本排热搜十几名的刘菲菲窜到了第三。

与此同时,横店《如梦录》剧组。

“杨导!火了火了!”

“什么火了?话都说不出清楚!”

在房间思考拍摄的导演刘阳,正准备对着风风火火跑过来报喜的副导演发火。

“微浪!我们剧和刘菲菲热搜第三了!而且热度还在涨。”

“哦?投资方那边又加大宣传了?这倒是怪了,没听说啊。”

“不是投资方,是秦鸣谦,您知道吗?”

“知道啊,昨天我女儿还和抱怨,老师让他们背他那篇毕业演讲呢,叫什么来着。”

秦鸣谦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某些学生党恨上了。

“《少年华国说》,导演。”

“对对,他怎么了?我们剧跟他没关系啊??”

“您自己看吧导演,这如果算广告的话,那这文案绝对是前无古人了。”

副导演说着,把显示秦鸣谦微浪主页的手机递给了刘导。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看完微浪的刘阳不禁念着这首《断章》喃喃自语。

“太美了,我一定要把这首诗的意境在荧幕上给完美的呈现出来!”

“是啊,能呈现出来的话配上这首诗,一定能成为影视经典镜头了。可要是拍差了估计要被网友们爆破了。”

刘阳听到副导的话,眼睛一瞪。

“瞧我这张嘴,您甭理我,以刘导您的水平,呈现这画面不是绰绰有余吗。”

副导看见刘阳瞪眼,及时反应过来。

“唉...你的担心是对的,你说,这怎么好事也能变坏事呢?”

“导演,您说,要不要我们拍这场戏的时候,把秦鸣谦给请过来做顾问?”

“嗯?有道理!你继续说。”

听到副导演的话后,刘阳眼神一亮。

“首先还原场景,让原作者来肯定没错。其次还能增加热度。最后的话,万一拍的真有问题,我们对外也能多个说法,对吧?”

“你小子,鬼精鬼精的。你说的没错,就这么办,我这就联系投资方,问问他们意见。”

副导演最后的话,刘阳显然是明白的。

到时候真出问题,秦鸣谦就是一个完美的背锅侠人选。

刘阳拍了拍副导的肩膀,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他们说话的同时,正在休息的刘菲菲也知道了这件事。

“哇!这诗写的也太美了,我简直觉得我入画了。”

在刘菲菲房间里,同剧组的星女郎林云先是感叹了一声,后看刘菲菲正在敷面膜没有理她。

于是又问到:“菲菲姐,你和秦鸣谦认识?”

“不认识啊,怎么了?”

“啊?不认识吗?可是...你快看微浪,看秦鸣谦为你写的诗。”

听到林云的话后,刘菲菲疑惑的打开微浪看了起来。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确实好有意境!”

“是吧是吧!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为什么我觉得我配不上这首诗,真的!”

刘菲菲撕下面膜,一脸认真的对着林云说到。

“怎么可能!你配不上还有人配的上吗菲菲。而且这就是他为你而写的诗啊。”

“可我不认识秦鸣谦啊,对了,我想起来了,我马上有档综艺好像要跟他合作的。”

“真的吗?什么综艺?”

“魔都台的,旅游综艺。还有周家伦,许高,还有谁我忘了。”

“哇!那他这算不算提前向你表白?”

“你别开玩笑了,我和他都没见过面。”

刘菲菲说完,旋即又想了想,问向林云:

“云儿,你说我要不要跟魔都台那边要下他的电话,表示下感谢。”

“可以啊,而且我......”

林云正一边刷着微浪,一边回刘菲菲的话。

“而且什么啊?你怎么不继续说了云儿。”

“你看你看,这个贾凸凸评价秦鸣谦给你写的诗了,我还不知道居然有这么深层次的含义。”

说着便把手机递到刘菲菲眼前,和她一起看了起来。

“秦鸣谦在隽永的图画里,传达了他智性思考所获得的人生哲理,即超越秦鸣谦情感的诗的经验:在宇宙乃至整个人生历程中,一切都能是相对的,又都是互相关联的。在感情的结合中,一刹那未尝不可以是千古;在玄学的领域里,如佛教讲的“一沙一世界”,在人生与道德的领域中,生与死、喜与悲、善与恶、美与丑...等等,都不是绝对的孤立的存在,而是相对的、互相关联的。秦鸣谦的意思是,人洞察了这番道理,也就不会被一些世俗的观念所束缚,斤斤计较于是非有无,一时的得失哀乐,而应透悟人生与世界,获得自由与超越。”(水字数是真的巨爽,实在忍不住诱惑!对不起大家了!)”

“啊啊啊啊!我人看傻了,诗人原来这么可怕的吗?我们只看到了第一层,原来后面还有九十九层。”

全部看完后,林云不由惊呼。

“看看评论,云儿。”

刘菲菲也不由震惊,但没有怪叫出来,让林云看看网友的评论。

“这就是我与大佬的区别吗?”

“这题阅读理解我给满分。”

“秦鸣谦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城府一定很深!”

“细思极恐!”

“......”

两人看到这些评论都乐的笑出声来。

“什么鬼!秦鸣谦怎么就城府深了。”

林云笑点有点低,刘菲菲都不准备笑的,但看她哈哈大笑的样子,被她感染的也停不下来了。

“还有这条,你看看...”

有点人来疯的林云,不停的翻着评论读出来给刘菲菲听。

“好了好了,别笑了云儿。我打个电话。”

刘菲菲强忍笑意,先是制止了笑个不停的林云,然后就点开闫敏的微讯打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