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全网直播的毕业典礼

秦鸣谦坐下后就接着“国亦宜然”往下写。

“......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京大文学系17级秦鸣谦在此毕业之际谨以此文与诸君共勉!”

秦鸣谦写完后往后看了下,看见三人此时都拿着手机低着头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随后他站起来,到他们身旁,好奇的看着他们的手机屏幕。

只见一个在搜“风尘翕张”。

一个在搜“矞矞皇皇”。

一个在搜“石加刑”怎么读,是什么意思。

三人注意到已经在秦鸣谦面前暴露了自己没文化的样子,都不经老脸一红。

还是关豪先开口打破尴尬:

“老秦!让我瞧瞧,是不是被文曲星附体了,怎么一下变这么有才了?”

其他两人也连忙附和,三双眼睛纷纷盯着秦鸣谦打量着。

秦鸣谦被他们看的浑身不自在,便不理他们,看了下手机,已经九点四十了。

于是便拨通了系主任孔弘才的电话。

“喂,孔主任早上好,我是秦鸣谦。”

“是小秦啊,演讲稿的事有眉目了?”

其实孔弘才对这件事并不抱太大希望,为他争取这个机会也是安慰成分居多。

“是的,我已经写好了,您看是邮箱发您还是我去办公室交给您?”

“你邮箱发我吧,电话不要挂,我现在就看看。”

原本孔弘才是想把秦鸣谦叫到办公室的,但想了想,还是不忍当面看到他被否后的沮丧之情。

一天时间而已,就算他再信任秦鸣谦,也不怎么相信秦鸣谦能交出比吴文清那篇更好的文言文。

“好的,那我现在发您。”

打开邮箱,秦鸣谦把写好的演讲稿配上标题:《少年华国说》,发了过去。

宿舍三人围在左右,满眼期待的看着他,李伟航还轻声示意秦鸣谦把扬声器打开,因为他们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孔老头被震惊的样子。

在三人的围攻下,秦鸣谦打开了扬声器。

只听电话里,先是沉默,再是轻声读文,随后伴随着倒吸凉气的声音后,便是只剩下重重的喘息声了。

“佳作!不不!是神文!好啊!好个《少年华国说》!小秦啊,你真是给了主任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呀!”

坐在办公室内的孔弘才满脸通红,他是真的被惊艳到了,他万万想不到秦鸣谦能写出这种足以传世的文章。

“谢谢主任认可,您看?”

“哈哈哈,你小子就放一百个心吧,你拿出这篇文章来,跟大炮打蚊子有什么区别?”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还是要谢谢主任为我争取到的这次机会,要不然......”

“是啊,我现在也庆幸为你争取了机会,要不然岂不是要错失如此佳作了。你现在来一趟我办公室,我带你一起去找潘校长。”

“好的,那我现在就过去。”

秦鸣谦说完,孔弘才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卧槽!我还是第一次见孔老头这么夸人的。”

“是啊,全程笑声就没停过,平常那么严肃的人。”

“你们难道没注意之前孔老头看文的时候还‘嘶’了一下吗?老秦,你真是太牛逼了,除了佩服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

看着秦鸣谦现在满脸意气风发的模样,他们三人佩服之余也在为他高兴。

昨天经历了被吴文清顶替下去加失恋加的双重打击后,颓然买醉的秦鸣谦确实让他们三人很是一阵担忧。

看着真心为他开心的三人,再想到昨晚和今早对原身和他的陪伴与安慰,秦鸣谦一阵感动。

“关哥,航哥,老肖,谢谢你们。”

“有什么好谢的,你也太矫情了老秦,快去孔老头那吧,我猜他要等急了。”

“是啊,快去快去。”

秦鸣谦便也不再多说什么,情谊什么的,记在心里就好。

稍微收拾了下头发,和宿舍三人打了声招呼后就往孔弘才的办公楼走去了。

约莫十分钟,秦鸣谦就到了施德楼。

见到孔弘才后,不待秦鸣谦说话,老头就满脸笑容的拍着他肩膀一顿夸,就这样带他走到了潘副校长的办公室。

潘副校长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孔弘才一推就进去了。

“老潘,给你看看我学生新写的演讲稿,别再把李老头那破文章当宝了。”

李老头名叫李立坚,是历史系的主任,也是由他出面找的潘副校长,两人当场决定把秦鸣谦换下来后,才给孔弘才打的招呼,所以他说话有点冲。

“什么叫当宝,我们讲究实事求是,而且也是出于各方面的综合考虑才换下了秦同学。”

潘学业抬头看到孔弘才带着秦鸣谦上门兴师问罪的模样,立马打起了官腔。

“少废话,实事求是是吧?行,你看看邮箱,刚刚路上小秦已经把他新写的演讲稿发你了,昨天你老潘答应我的可不要说话不算话。”

撇了两人一眼后,潘学业便操作电脑打开邮箱看了起来。

孔弘才全程看着潘学业的表情,看到他头往前倾,眼睛瞪圆的时候,就心知没有意外了。

“怎么样?这下没话说了吧?”

看着久久不语的潘学业,孔弘才乘胜追击。

“我是在回味此文呢,文虽终而情未尽啊!”

“我说李老头给你那篇是破文章没说错吧?”

“也不能这么说,虽然对比下来确实......你个老小子也别得理不饶人,我这就把秦同学的毕业演讲定下来好吧?”

秦鸣谦在旁边一直没说话,潘学业把孔弘才安稳好后,才想起了他。

“秦同学,之前的事希望你不要介意,潘校长我在这里先给你道个歉,希望你能理解。选谁来演讲全都是为了明天的全国直播时,能给学校增光添彩嘛。”

潘学业能以校长之尊来给秦鸣谦道歉,还是给足了他面子的,主要是《少年华国说》震撼了他。

“潘校长言重了,您的心思我了解,何况我也是京大一员,我们的目标都是一样的。”

“哈哈哈,好啊,没错,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老孔你看看你学生,多通情达理。”

潘学业笑着起身走到秦鸣谦面前和他握手以表赞扬。

“......”

三人又说了会儿话,主要是讨论和赞叹《少年华国说》的行文用词。

“行了,回去好好准备吧,文章这么好,可不要演讲的时候掉链子了。”

“我一定好好准备,校长,主任再见。”

待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秦鸣谦和二人告别准备回宿舍去了。

出施德楼大门时,秦鸣谦注意到有人在阴恻恻的瞟着他,转头看去,只见那人见秦鸣谦和他对视后就走了过来。

吴文清是被李立坚叫过来的,只告诉他是商量明天毕业演讲的事,他还不知道自己又被秦鸣谦给顶下去了。

刚刚秦鸣谦在潘学业办公室时,潘校长打电话给李立坚说了这事,同时也把《少年华国说》发给了他看。

李立坚在电话里只说了声:“后生可畏啊!”就挂断了。

吴文清因为默默的挖秦鸣谦的墙角,所以平常看到秦鸣谦时,只会暗自恨恨的看着他,两人没说过一句话。

这次在施德楼前遇到秦鸣谦,他先是想到顶替了秦鸣谦毕业演讲,又想到昨天在季语兰朋友圈两人分手的消息,所以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向秦鸣谦走了过去。

“小白脸气不气?”

“什么?我认识你吗?”

秦鸣谦看着眼前比他矮半头的陌生同性有点无语,他根本不知道这人发什么神经。

见秦鸣谦根本不认识他,吴文清有点挫败。

但想到今天的自己是胜利者,想到明天他就要先践踏他进行毕业演讲,之后还要踩着他(最少他是这么认为的)追到季语兰,瞬间自信满满起来。

“我告诉你小白脸,我不光要抢走你的毕业演讲,我还要抢走语兰,你个穷鬼根本配不上她。”

秦鸣谦这才知道,面前这位故意昂着头跟他说话的就是吴文清了。

“呵呵,你开心就好。”

秦鸣谦用关爱智障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他几遍,直到看到他有点手足无措后,才走了开去。

“艹!什么东西!你给我等着!”

等他走出十几步远后,吴文清才反应过来嘟囔着骂了一句,然后暗自给自己打气后,朝着李立坚的办公室走去。

秦鸣谦转身就把他忘了,回到宿舍后,受到了三人的热烈围攻,强烈要求秦鸣谦请吃饭。

“好好好,别说了,午饭晚饭我全请了好吧?”

“秦老板大气!”

“秦老板爽快!”

“秦老板发财!”

中饭请三人在学校食堂吃了顿简单的,晚上又请他们在学校附近吃了顿火锅。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晨七点半,秦鸣谦四人往举办毕业典礼的体育馆走去。

到了体育馆,宿舍三人到看台上找位置坐了下来,秦鸣谦独自一人坐在了下面。

与此同时,因为各平台的前期宣传和实时引流,大量凑热闹的网民涌入了直播间,纷纷在下面踊跃发言。

“妈妈看我,儿子出息了,竟然有机会参加京大的毕业典礼。”

“这种直播,真是我这种土狗能看的吗?”

“主播在吗?发个福袋,抽几张你们的录取通知书。”

“我已经做好好两个月后,去你们学校上课的准备,希望你们不要不识抬举不收留我!”

“......”

八点,毕业典礼正式开始。

京大的毕业典礼还是很用心的,开头并没有像其他学校一样,清一色的,能让人头昏脑涨的,各领导的长篇大论。而是很用心的准备了几个文艺表演,有京大附幼小朋友的集体表演,还有几名毕业生原创的毕业歌曲表演以及其他的宣传片介绍等。

文艺节目表演过后,便是校长进行发言。

郝校长:“各位嘉宾,老师们,同学们,大家上午好,几年前......京大精神将生生不息,与你们同在,谢谢大家。”

校长发言完毕走下台后,主持人又介绍到:“下面有请,2017届本科毕业生代表,秦鸣谦同学上台为大家带来毕业演讲,《少年华国说》。”

在三千多人的掌声中,穿着学士服的秦鸣谦向着演讲台漫步走去,直播间的导播镜头也一路跟随着他。

此时的直播间画风突变,

“侧颜杀!”

“老公C我!”

“这个颜我可以!”

“......”

随着秦鸣谦在演讲台上站好,调节话筒,直播间的发言越发变的要404起来。

“姐妹们,我先舔屏为敬!”

“为什么我看京大毕业典礼都能看湿了!”

“我宣布!这个就是我新老公了!”

“十秒钟内,我要这个小哥哥的全部资料!”

“......”

与此同时,季语兰拿着手机看着直播间里的各种404发言,再看看台上的秦鸣谦,神色复杂莫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