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背锅侠邱黎

饭局之后,一行人在西湖边散了会儿步就各自回家了。

马以静开车把他们爷孙两人送回家,看着他们洗漱完回房后才和万志新回了自己家。

第二天醒来,秦鸣谦头还有点昏昏沉沉的。

一看手机才5点多,但已经没睡意了,于是赖了几分钟床后就起来了。

秦鸣谦轻声轻脚的下楼,发现马博相还没起,便准备出门买些早点回来。

到了家门口不远处,以前经常吃的老店。

“顾嫂,来两碗豆浆,两笼小笼包,两根油条,打包带走。”

“这不是小秦吗!这么早就来了?”

顾嫂和她老公顾家伟两人经营这家早点摊好些年头了。

自从秦鸣谦搬到马博相家住的时候,就已经在这卖早点了,当时两人才刚结婚没多久。

“是啊,今天醒得早。”

“刚刚王老头还在这吹你来着。”

“啊?”

秦鸣谦对这个王老头有点发怵,这老头最大的爱好就是侃大山,路边逮个陌生人都能侃的那种。

只要你不嫌他烦,他能跟你从早上侃到晚上,如果你愿意和他秉烛夜谈,他更是求之不得。

“你还不清楚他吗?不是你写了几篇文章直接登人民报头版了吗?”

“以前你考上京大的时候,他就一直说,你小的时候给你讲过历史故事,你就考上了京大中文系。”

“现在就直接说你小时候他还教过你背古诗呢,反正啥事都有他王老头一份功劳。”

顾嫂一边帮秦鸣谦打包早点,一边对着他说老王头的事迹。

听的围在秦鸣谦周围排队的人也笑了起来。

“哈哈哈,顾嫂您这话就说错了,别人家媳妇生小孩他老王头可不敢邀功。”

忽然有一平时和王老头不对付的老头说到。

众人听罢,笑的更盛了。

“小秦你这次是真出息了啊。之前你李叔我就说你是文曲星下凡,现在一看还真是。”

“是啊,不简单呐。人民报头版,比高考状元稀罕多了吧?”

“老马有福气啊!”

“回家我就好好教育教育我家那小子,太不让人省心了,有小秦一半我就知足咯。”

“是啊,我家那孩子也是皮的很,不爱学习。”

“......”

小镇就那么大,有什么事半天就能传遍,何况还是这么大的事了。

基本上早摊上的人在昨天就知道了秦鸣谦的事,不知道的这一刻也都纷纷上来看热闹。

秦鸣谦这两天被围观惯了,也不觉得尴尬。

向众人道谢招呼后,就拿着早点回家了。

走在路上,秦鸣谦突然感到一阵心悸。

“小谦啊!可算让你王爷爷遇到了!昨天下午去你家就没找到你。”

果然,人要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早上好啊,王爷爷。”

“来,和王爷爷说说人民报的采访是个什么章程,你王爷爷以前当兵的时候也被军报采访过,说我听听有什么不同。”

秦鸣谦顿感头大,这要是陪他说下去,手上的早点能变夜宵。

“基本上采访流程都差不多,回头有机会和您细说,我爷爷昨晚就没怎么吃东西,我急着给他送早餐呢。”

说完也不顾王老头在后面喊话挽留,就加速往回家走了。

秦鸣谦进到家门还心有余悸,主要是王老头给他的印象太深了。

小学到初中时期吃了太多不懂拒绝的亏了。

不过秦鸣谦确实要感谢王老头,让他早早的锻炼出拒绝的艺术。

要不然他高中时,要被女生烦死,那样还怎么安心学习考上京大呢?

到家后,秦鸣谦看到马博相已经在洗漱了。

“爷爷,早餐给您买回来了。”

“小谦怎么不多睡会儿,起这么早。”

“昨晚不是早早就睡了吗,睡不着了。一起吃早餐,爷爷。”

“好好,就来。”

爷孙俩吃完早餐后,便一起出门买菜去了。

路上遇到熟人,自然是上来一顿祝贺赞叹佩服三连。

买菜回家后,已经8点多了。

秦鸣谦陪马博相写了一会儿毛笔字。

本想再陪他下几盘棋,棋子还没放好,秦鸣谦的电话响了,是邱导的。

“早上好,秦同学。”

“你好,邱导。”

“不知道秦同学今天有没有时间?”

“有什么事吗邱导?”

“我让闫导和你说吧,他现在在我旁边呢。”

“好的。”

不知怎的,秦鸣谦感觉到邱导说话有气无力的。

听到闫导声音,是个中年男声,挺雄厚的。

两人交流了一番后。

“......”

“好好,那我下午尽量早点出发。”

“真是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了秦同学,我们下午见。”

原来闫导那边说今天他们财务那边要做账什么的。

让秦鸣谦尽快去把合同签下来,然后可以直接先给他薪酬,要不然等节目录完都不一定能拿到。

总之,话里话外,一直在强调,他们全是为他着想。

秦鸣谦再傻也知道里面有问题,哪有甲方求着给乙方先结款的,不应该是能拖多久是多久吗?

仔细想了想,秦鸣谦猜测可能是他出名太快了。

魔都电视台那边怕这两天又横生什么枝节,秦鸣谦的知名度又暴涨,那时候价格更高了。

秦鸣谦估计他们已经后悔死了,没在邱导第一天联系时,就迅速敲定下来。

“邱黎刚刚说话有气无力,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刚被闫导训过话,所以才......”

秦鸣谦这次还真推测对了。

与此同时的魔都电视台这边。

“好了,终于敲定了,下午你记得到车站去接他,早点把他带到台里,知道没?”

闫导语气不善的对邱黎说到。

“知道了...闫导。”

“你啊,以后做事别再拖拉了。你说,要是你在他联系你的当天就把合同签下来,台里要省多少钱?”

“记住了...我会改正的...闫导...”

邱黎有气无力的回答着闫敏的训斥。

“就知道让我背锅!下属没人权的吗!你自己有想到吗!自己不也是没急着签他!”

“被台长骂了就来教训我!你怎么不敢骂台长!还在说还在说!头都要炸了!”

闫敏还在教育邱黎,但邱黎却也一直与他在做阿Q式的斗争。

“中午你也催催他,争取让他坐最早一班的高铁过来。”

“但要注意方式,不能让他嫌你烦,以免人家对我们台有意见,知道没?”

听到闫敏的话,邱黎实在有点无语,不禁脱口而出问到:

“闫导,您教教我行不?怎么催人能让别人不嫌烦。”

“什么事都要人教!你是小学生啊!自己想去!好好想!现在给我出去把门关上。”

“好,我一定好好想闫导。”

邱黎答应一声后,走出办公室,一边心里骂着闫敏,一边幻想。

“骂我小学生?老娘学历比你高,老娘是小学生,你不就是学前班儿童了吗?”

“小闫子,去给我死命骂台长去,但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要让台长有意见,知道没?”

“小闫子,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出去!记得把门关上!然后再给我开开!再关上!再开开!”

“......”

精神上战胜闫导后的邱黎,老老实实的去想怎么催秦鸣谦乘最早的高铁来魔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