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被官方推的太高了

马博相的家在余杭的一座古镇巷子里。

古宅是清末年间的房子,他祖上传下来的。

典型的江南建筑,两层带一个小院,总面积100多平,虽然已经老旧,但别有一番风味。

到家前几分钟,马以静已经提前通知了他父亲马博相了。

所以在车上,秦鸣谦就看到马博相站在巷子口等着他们。

等万志新把车停好,秦鸣谦下车走向马博相。

“爷爷!”

看着头发已经半白的老人,秦鸣谦忍不住上去轻拥了一下。

“好啊小谦,真是给爷爷长脸了。报纸我看了,真是给你爷爷我放了个大卫星啊!”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说的真好,爷爷看到这句话后,当时就恨不得浮一大白。”

“小谦你是真长大了,宝剑出鞘,锋芒毕露。爷爷太欣慰了。”

马博相自顾自的拍着秦鸣谦的肩膀说了许多,倒是把旁边的万志新和马以静二人听的一头雾水。

“爸,您说什么呢?什么放大卫星,什么开太平?”

马以静刚刚前面部分没听清,但听到后面知道是关于秦鸣谦的事,于是疑惑的问到。

“哈哈哈,你们先跟我一起回家,等等你们就知道了,也让你们两个惊讶惊讶。”

说着就带头往身后的巷子里走回去了。

秦鸣谦回去拿了行李箱,快步追了上去,

走了不到一分钟,便到家了,路上见到两个邻居还纷纷打了招呼。

进了大门,再过了小院,进入堂屋。

马以静便急忙问:“是不是人民报刊登小谦的演讲了?爸?”

万志新也是满眼好奇的看着马博相。

马博相听后大笑出声。

“哈哈哈,何止是演讲,你们自己看吧,在头版最下面。”

说着便把桌上的报纸递给了二人。

听到头版后,两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都算的上是体制内的人,很清楚的知道人民报的头版意味着什么。

一开始他们往最好处想,也不过是是后面几版中有一篇关于《少年中国说》的介绍。

那种情况都能让人吹一辈子,如果秦鸣谦是体制内基层人员的话,凭借这一资历,平步青云也不无可能。

两人小心翼翼的接过报纸,找到了关于那篇秦鸣谦的报道。

秦鸣谦也拿出手机看了起来,他刚刚在路上已经看到简记者发给他了。

只见主标题大字写着:

《新时代新青年的新愿景》

下面一行写着:

“《少年华国说》作者秦鸣谦: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之后的文章里着重分析以及评价了这四句话。

然后又提到了《少年中国说》,《爱莲说》以及《自嘲》中涵盖的精神以及思想。

最后又着重夸赞了秦鸣谦的思想觉悟。

总之,整篇报道中隐隐透露出把有意把秦鸣谦当作华国新青年代表的意思。

报道看完,两人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他们深知这篇文章代表的意义,原本以为秦鸣谦只是被上面知道个名字而已。

想不到是被推出来,当成了榜样,想想华国开国以来,都是哪些人能有此殊荣?

这才一天而已,可想而知,秦鸣谦所提出的“四为”句,还有其他几篇文章有多么受上面的认同。

万志新已经先稍微平复好心态,深吸一口气后:

“怪不得你爷爷说你给他放了个大卫星呀!这真给我们震惊到了。”

“对啊我们只知道你那演讲时讲的《少年华国说》,其他的那些你是什么时候写的。”

马以静也缓过神来问到。

“都是这两年写的,不过都没机会发出来,《爱莲说》也是去年有了腹稿,昨天才有灵感补全了。”

秦鸣谦不得不对他们隐瞒事实。

“看来选专业真的选对了,以前你挑这个专业的时候,还担心你以后除了当老师以外不好就业了呢。”

马以静不禁感慨。

“小谦,你刚刚是在手机上看的报道吧?”

马博相问秦鸣谦。

“是的,是写这篇报道的简记者发我的。”

“想必你也看出报道里透露出的意思了吧?”

秦鸣谦点点头,他确实看懂了。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压力也越大啊!你这么年轻,给你这么重的担子,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唉...”

马博相虽然为秦鸣谦高兴,但也有着深深的担忧。

“是啊,虽然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不过也意味着小谦你以后做的每件事都会被无限放大。”

马以静也跟着担心的说到。

“这样想虽然也有道理,不过我认为小谦一定担当得起人民报的夸赞。”

万志新看气氛不对,便开口鼓励秦鸣谦。

“爷爷,叔叔,阿姨,放心好了,我又不会做违法犯罪的事,只要像以前一样,继续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就行了。”

“没错!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马博相说完,万志新和马以静夫妻两人也跟着点头认同。

这时,秦鸣谦的电话响了。

秦鸣谦拿出来一看,是孔主任打来的。

“喂,早上好主任。”

“小谦啊,人民报的文章看了吧?”

“刚刚才看完,主任。”

中间孔弘才又夸了秦鸣谦一通,并告知了昨天会议最后确定的内容。

最后同样和马博相三人一样,对他表示了担心。

“小谦啊,切记水满则溢,月满则亏之理。”

孔弘才深知,年少成名,而且是被当成榜样,对许多人来说,并不是见得是好事。

所以语重心长的对秦鸣谦嘱咐到。

“孔主任,放心吧,您不会忘记《自嘲》最后两句了吧?”

“哈哈哈,你小子,倒是拿起自己的诗教起我来了,行了,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挂了。”

“好的,主任再见。”

等秦鸣谦挂掉孔老头的电话,没和三人说两句话,电话便又响了起来。

是潘校长的,谈话内容与孔老头大致相同。

听的出来,潘校长语气里透露出亲近之意,但又有点生硬。

秦鸣谦也明白为什么有这样的情况。

他一下崛起的太快,像潘校长原本和他不熟,对于秦鸣谦原来的身份来说,他又是高高在上,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和潘校长的交谈结束,没过两分钟又有电话进来,秦鸣谦无奈的看着三人。

马博相三人也笑着表示理解,让他回房间去专心处理交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