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望海潮》

飞机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终于到达了临安上空。

听到广播通报,秦鸣谦也醒了过来。

打开遮阳板,秦鸣谦透过窗户,看向地面。

随着飞机的下落,临安城在视野中慢慢变的具象起来。

看着下面绿意盎然且不失繁华的景象,秦鸣谦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一首词。

于是,秦鸣谦便拿出手机,打开微浪,虽然暂时还没有网,但写博文的功能还是能用的。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

当写到最后“归去凤池夸”时,秦鸣谦思索了一番。

由于这里的凤池指的是朝廷的意思,而原作者柳永是宋朝人,当然能用。

但秦鸣谦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词可以替换出相同,或者说仿佛的美感。

“索性就不换了,别人要是问到,就说写的是宋词,所以就用那时的叫法写了。”

秦鸣谦写完最后一句后,切到相机,对着下方的临安拍了几张照。

过了一会儿,随着飞机开始逐渐下降,网便连上了。

秦鸣谦便把这首《望海潮•东南形胜》配着飞机上的照片发了出去。

同时也给马校长和万叔和马阿姨夫妻两个说了一声。

前晚就告诉了他们夫妻两个俩航班信息,约好今天来机场接他。

过了一会儿,飞机在跑道上停稳后,机舱内的人也动了起来。

秦鸣谦不愿去人挤人,便坐在座位上等人走差不多了再走。

那位带着孙女的大爷路过秦鸣谦位置的时候还谢了下他,大爷孙女也脸红的小声道了声谢。

宁雅随后也来到了秦鸣谦的位置。

旁边的斯文男和光明顶都先走了,宁雅便自然的坐在了秦鸣谦旁边等他一起走。

两人等过道不挤之后就往舱门走去。

庄浅浅和同事在舱门送着乘客,看到秦鸣谦走过来时眼神一亮。

等秦鸣谦走到她旁边时,庄浅浅脸色微红。

一边说谢谢秦鸣谦的签名时,还偷偷的塞了个纸条给他。

这不是秦鸣谦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于是对着庄浅浅笑了一下就出舱门了。

宁雅在后面看的清清楚楚,暗骂一声不要脸之后就紧步跟上了秦鸣谦。

“秦同学,刚刚那名空姐给你的是联系方式吗?”

“我不知道,还没看呢,可能是感谢我的话吧,之前在机上,她和我要了个签名。”

秦鸣谦没当着宁雅的面把庄浅浅的纸条拿出来。

“哦...”

宁雅哦了一声后,便不再提这件事。

两人一前一后就这样走着,直到上了摆渡车,宁雅才跟秦鸣谦说上话。

“秦同学,我可以把跟你的合照发微浪上吗?”

“当然可以。”

宁雅就秦鸣谦答应,一下就笑了出来,道了声谢后便拿出手机打开微浪。

“啊啊啊,秦同学你又写文了?”

宁雅打开微浪准备点编辑博文时,便先看到了秦鸣谦的最新动态。

宁雅刚刚声音有点大,摆渡车上的人都看了过来,看的她有点脸红,吐了吐舌头。

“嗯,刚刚在飞机上看到脚下的临安城,有感而发。”

秦鸣谦说这话的时候脸一点都不红,非常淡然的说到。

“就那么十几分钟就写出来了吗?这是首词吧?”

这次宁雅压低了声音。

“是词,词牌名是《望海潮》,也不是十几分钟,之前就有了大致的腹稿。”

“那也很让人惊讶了好吧!东南形胜......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写的也太美了。”

宁雅看着手机读着《望海潮》,时不时的微微抬头看着身边比她高一个头的秦鸣谦,满眼的崇拜之情。

“写的太美了!在临安二十多年,都不知道临安有这么美!”

“不过,秦同学能不能告诉我,‘千骑拥高牙’还有最后一句‘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是什么意思?”

宁雅同学还是很好学的,有看不懂的地方,忙问秦鸣谦。

“古代达官显贵出门时,仪仗里都有高高的牙旗。”

“我写词喜欢借古说今,如果出现现代词,总感觉缺乏美感且有违和感。”

“包括你刚问的最后一句,凤池在古代代指朝廷,这里我用来代指京城”

“意思就是,他日把临安美景画出来,回京城时向人们夸耀。”

秦鸣谦找了个借口,这也将是以后对出现此情况对外界的说法。

“啊!原来是这样,不过想想,这样写确实很美!”

“谢谢夸奖。”

“我看你这条微浪下面已经有好多条评论了耶。”

“是吗?我看看。”

秦鸣谦听到后,便拿出微浪看了起来,毕竟除了批判404类的私信外,他最爱的就是看网友的评论了。

“老公今天营业好早。”

“哇!秦同学这是写的临安吧?烟柳画桥,风帘翠幕。瞬间有画面了!”

“这就是我与京大学生的差距吗?”

“不!我这名普通京大学生也在感慨与秦学长的差距!”

“临安人为秦同学点赞!”

“......”

然后,秦鸣谦还看到了孔主任的转发:“本人弟子新作。”

看到这时,秦鸣谦不经笑出了声,同时打开微讯看了看。

果然,有老孔发给自己的消息,把他又一顿夸。

然后秦鸣谦又看到李斌李记者的消息。

“秦同学,今天我们青年团各个新媒体的账号都会推送你的采访,完整视频也放到了B站,具体时间还没定,记得关注。”

“另外,今天的人民报你一定记得买,我得到的消息是你的采访放在了头版。”

“这是人民报简毅简记者的微讯,你记得加一下。昨天他看完采访内容后,一直说要认识下你。”

秦鸣谦看到文章将要放在人民报头条的消息后,嘴已经笑成有平时两个大了。

实在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随后,稍微冷静下来后,便加了简记者的微讯。

宁雅正看秦鸣谦笑成那样,正准备问他笑什么的时候,摆渡车停了下来。

两人便下车一起去等行李了。

期间,宁雅接了个电话,是她妈妈打来的,便忘记问秦鸣谦为什么笑那么开心了。

挂掉电话后,宁雅对着秦鸣谦说:

“秦同学,你怎么回家?我妈妈来接我,要不我让她先送你。”

“不麻烦阿姨了。”

“一点都不麻烦,我刚在微讯上就和我妈说起你了,我妈也一直夸你呢。”

宁雅说到这,脸又有点红。

因为她妈妈虽然一直也在夸秦鸣谦,但后来就直接说,让她加油把他拐回家做女婿。

“我叔叔和阿姨也过来接我,他们是请假过来的,谢谢你的好意了,宁同学。”

秦鸣谦刚刚看到微讯,他们发消息说,大概十几分钟后就到了。

宁雅听到这,有点失望。

“那好吧,对了,秦同学毕业后准备做什么?”

“魔都电视台有档旅游类综艺节目,已经邀请我了,暂时我会先去参加这档综艺。”

“至于之后的事,我还真没具体打算。”

秦鸣谦也有一点点迷茫,只知道往什么方向走,但其他的事,确实还没具体计划。

“旅游综艺?!啊!太好了!什么时候开播呢?到时候我一定每期都看。”

“谢谢宁同学的支持,录制的话就是最近了吧,哪天播我还不知道。”

宁雅听到秦鸣谦要参加综艺后有点兴奋,走路也欢快了些,跟着秦鸣谦一路走到了等行李的转盘边。

这期间,宁雅又问了问关于综艺的详细问题,秦鸣谦把能说的都给告诉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