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空姐也是粉丝

两人排队间又聊了一会儿便登机了。

乘机后发现这班航班满乘了,两人座位离的挺远,就没坐在一起了。

宁雅心里失望极了,于是和秦鸣谦口头约定,等到临安后一起出站,便往自己的位置走去了。

秦鸣谦是靠窗的位置,相邻两个座位的都是中年男士。

一个斯斯文文的,还有个头发有点光明顶。

秦鸣谦没有主动和陌生人聊天的习惯,看他们也都各自看杂志,于是便戴上耳机继续听歌。

过了一会儿,飞机进入平流层后,秦鸣谦起身去厕所。

路过宁雅位置时,秦鸣谦还和她点了点头。

不过回来时,快要到座位时,秦鸣谦遇到一名空姐跟他打了个招呼。

“先生您好。”

秦鸣谦看她发光的眼神,还以为是像往常一样,要他联系方式的呢。

哪想到再他回了招呼后,空姐却说:

“请问您是那个北大毕业典礼上演讲《少年华国说》的秦同学吗?”

“啊?对对,是我。”

秦鸣谦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位不是冲他的颜值来的,随即态度就更好了。

他就喜欢这种更专注于内涵的女孩子,因为从小到大因为颜值而受到女生打扰的情况实在太多了。

“真的是你啊秦同学!刚刚同事就和我说你有点眼熟,还猜你可能是哪个明星呢,后来才想起你前天演讲的视频。”

空姐说这句话时,有点兴奋,所以声音有点大了。

周围的乘客纷纷有点骚动起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谁啊这是?”

“明星吗?长的可真俊啊!叫什么名字?”

“秦同学?”

“哦哦,他就是前两天北大毕业典礼演讲那个。”

“《少年华国说》?”

“对对!”

“原来是他啊,小伙子讲的不错,昨天孙女让我一起看了,激动的她都哭了。”

大爷身边的孙女看起来像名高中生,被大爷这么一说,再看看秦鸣谦,脸霎时间红了。

在有些人的科普下,周围众人都知道秦鸣谦是谁了。

秦鸣谦被众人讨论的有点不好意思。

那名空姐看秦鸣谦有点尴尬,顿时有点心慌了。

她觉得给秦鸣谦带来了困扰,这是她工作的失误。

于是先对秦鸣谦道歉后,又安抚了周围众人,这才带秦鸣谦往他原来的座位走去。

刚刚带着孙女的大爷看着秦鸣谦走后还站起来喊了句:

“小伙子,等等给个签名让我带给我孙女哈,她很崇拜你的。”

秦鸣谦听到后,只好转身无奈说到:“没问题大爷。”

还好其他人没要求他签名,要不然秦鸣谦头就大了。

路上空姐一直和他打道歉,还说可以帮秦鸣谦升到商务舱。

秦鸣谦觉得还剩一个多小时的航程就没想升舱,向空姐要了纸笔后就回到座位了。

“小伙子,想不到你还是明星呢,怪不得长这么帅。”

“唉...长的好看就是好啊,靠脸吃饭唱唱跳跳的就有钱拿,哪像我们这些人,天生劳碌命。”

他们只是看到秦鸣谦被空姐拦着,然后后面一群人围着他看,没听清楚为什么,就以为秦鸣谦是明星了。

秦鸣谦回到座位后,相邻的两个中年男人分别说到。

酸话是坐在走道位置的光明顶说的,秦鸣谦不想理他。

无视了他的酸言酸语,只回了旁边的中年男人的话。

“不是明星,我这才大学毕业的,就前两天在微浪上火了一下,想不到今天就被认出来了。”

“哦?微浪我看的少,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小兄弟......”

斯文男刚要继续说什么,那名空姐过来送纸笔了。

“秦同学,方便的话也帮我签个名吧?”

秦鸣谦说了句没问题后,便准备签名,话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呢。

“欲铸就少年华国之伟业,吾华国之少年义不容辞。”

写给大爷那边的写完后,秦鸣谦便想着写什么给这名空姐。

于是抬头看了看她,顺便瞄了一眼她制服上的工牌写着:“庄浅浅”三个字。

思索一番后写到:“娟娟侵鬓妆痕浅,双颦相媚弯如翦。”

在两张便签上分别签上自己名字后。

秦鸣谦交给了空姐,让她帮忙把第一张交给刚刚的大爷和他孙女。

旁边的斯文男全程都在看秦鸣谦写字,等空姐走后,不由心生羡慕与敬佩。

“小兄弟哪个学校毕业的?”

“京大。”

“怪不得呢,文科的吧?”

“对,学的华国文学。”

“难怪这么有才!欲铸就少年华国之伟业,吾华国之少年义不容辞。说的真好啊,祖国的未来就是靠年轻一代人啊。”

秦鸣谦刚想说话,旁边的光明顶又插话了。

“靠现在的年轻人?天天电脑游戏,手机游戏玩个不停。真要靠他们,阿三都能赶上我们华国咯。”

光明顶说完还摇了摇头,啧啧了两声。

按理说秦鸣谦和他无冤无仇,但谁让他犯酸病了呢?

刚刚美女空姐就站他旁边,但看都没看她一眼。

心里那个羡慕嫉妒恨呐,所以这一刻抓住机会就刺秦鸣谦一下。

秦鸣谦有点奇怪,这货怎么老作贱,挑衅自己。

于是结合他第一次说的话,稍微想了想,他就猜到这货是红眼病犯了。

于是秦鸣谦就故意气他说:

“唉...天天玩手机还能京大毕业,天天只想玩电脑,却被女生骚扰个不停。人生呐...”

秦鸣谦说完也不理这个傻X,自顾自的戴上耳机闭眼听歌去了。

光明顶听到后,瞬间气的喘息声都大了。

然后转头看看旁边的斯文男虽然在看着杂志,但却在努力憋着笑。

再看看秦鸣谦闭眼戴着耳机,嘴角也带着不屑的笑容。

顿时气没地方发,只好嘟囔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的?”

再没什么声音了。

与此同时。

空姐庄浅浅已经把秦鸣谦的第一张签名送给了刚刚的大爷。

大爷的孙女看到后一阵开心,忍不住想着等下飞机后发朋友圈炫耀去。

庄浅浅送完便签,回到空姐休息区后,这才拿出秦鸣谦送她的签名看了起来。

她的同事知道她去向秦鸣谦要签名了。

现在看到她拿着秦鸣谦给她的签名便签发呆,便凑过来看看写了什么。

“娟娟侵鬓妆痕浅,双颦相媚弯如翦。哇!浅浅,这是秦同学写给你的?”

庄浅浅的同事吴欣诺惊讶的轻声叫了出来。

庄浅浅脸都变成粉红色了,轻轻的对着吴欣诺“嗯”了一声。

“好美的句子啊,妆痕浅三个字有点搭配你的名字啊,浅浅。”

“啊?我才发现唉,秦同学也太用心了。”

“好羡慕!弄的我也想跟他要签名了。”

“秦同学人很好说话的,刚刚我让他被人围着弄的那么尴尬,他都没有对我发脾气。”

“是啊,我刚有注意到。”

两人一直叽叽喳喳聊了一堆,等到该工作时才结束谈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