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微浪被莲花头像攻陷

在大家吃饭都吃的差不多时,秦鸣谦拿起手机,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回复的消息。

打开微讯,发现他微讯置顶的宿舍群,群名已经改成了“莲花爱好者交流群”。

秦鸣谦顿感不妙,当他点进去,还没来得及看他们讨论以及@自己的内容。

首先看到宿舍的三个舍友头像全换成了莲花头像,再仔细看,还都分别配文。

肖宇奇:“出淤泥而不染”。

关豪:“濯清涟而不妖”。

李伟航:“只可远观拒绝亵玩”。

秦鸣谦一整个无语住了,翻到从他们今天第一次@他的地方开始看看怎么回事。

原来是孔老头不光在微讯群里把《爱莲说》发给了学校里的同事,还发在了微浪上面。

再加上还@了秦鸣谦,所以经过几个小时的迅速发酵,《爱莲说》又火遍全网了。

秦鸣谦看到三个舍友还分别发了几个逼乎的链接给他。

他先点开关豪发的一篇标题为:“如何评价秦鸣谦的《爱莲说》?”的链接。”

点进去后,看到这个回答是一小时前的,已经有一千多赞了。

“谢邀,人在水木大学读博,导师是傅宗学。

第一时间给导师看了《爱莲说》后,傅教授十分羡慕的说道:‘他孔弘才何德何能获赠此文!我和孔老头两人从大学时期一直争到了现在,想不到还是输了个彻底。’

本人听到这,有些疑惑的问到:‘老师,怎么就彻底输了?’

导师听后便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叹气加摇头的看了看我说:

‘千年后人们读到《爱莲说》时,必然会谈到孔老头,我千年后拿什么被人记住呢?难道你也要写篇差不多的赠给老头我?’

说罢也不等我回话,就摆摆手让我出办公室去了。

想必看到这,你们已经明白《爱莲说》有多优秀了。

个人认为,从此人们谈莲,必谈而且是首谈《爱莲说》。

另外,想必大家都清楚我们水木和隔壁京大的恩怨情仇。

虽然很不想认输给京大,但秦同学的文采直接让我拜服了。

最后,我想说一句:秦鸣谦yyds!”

秦鸣谦显然还没学会喜怒不形于色,看到隔壁技校的博士生这么吹捧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秦鸣谦这一笑,引起了桌上众人的注意。

旁边的李记者问到:“秦同学看到什么笑这么开心?”

秦鸣谦不好意思说是看他别人吹捧他才乐成这样的,只好对李记者说:

“是我的三个舍友,他们比较搞笑。他们看到孔主任发在微浪上的《爱莲说》后,都把头像改莲花头像了。”

“还把我们宿舍群的群名改成‘莲花爱好者交流群’。太能耍宝了他们。”

其他人听完秦鸣谦的话都笑了起来,连夸宿舍三人都是妙人。

“唉…这要是天下花草有灵智的话,怕是要纷纷站出来谴责小秦的不公了。”

陶德文教授开玩笑的说。

汪教授:“哈哈哈,的确应该谴责!不过从今以后,怕是天下标榜自己爱莲者众矣。”

众人纷纷放下筷子,跟着说了些自己的看法和玩笑,随后便结束了午餐。

出了食堂,潘校长向李记者要了份采访记录,随后便安排了汪教授和秦鸣谦一起去送青年团众人去停车场。

他则带着采访记录和其他众人去联系其他领导开会去了。

秦鸣谦送走李记者一行人,又和汪教授道别后,便朝着宿舍走去。

不出所料,路上秦鸣谦又被几个女生要了微讯,秦鸣谦也不好拒绝,都一一加上了,更打定了要再买个手机的想法。

现在就等和《慢游华国》那边商定薪酬了。

到了宿舍,秦鸣谦发现其他三人都不在宿舍,这才发应过来,关豪和李伟航都是今天的机票回家了。

又在微讯问了问肖宇奇在哪,肖发了个小视频过来,是在ktv里。

秦鸣谦看了看表示不感兴趣,回了个:“…”。

肖宇奇也知道秦鸣谦不喜欢这种场合便没再回消息,自顾唱歌去了。

看着空无一人的宿舍,秦鸣谦顿时感到无聊,便打开微浪,想了起来。

点进孔老头的微浪主页,便看到置顶的博文。

配图秦鸣谦写的《爱莲说》:“同予者何人?@正能量小秦”。

再展开,看其评论区,前几排都被莲花头像的用户霸占了。

有的估计是直接偷了朋友圈中老年妇女的头像,都是“清心寡欲”,“心平气和”,“随缘”等字。

还有的便是和秦鸣谦他们宿舍三人同款了,也不知道是他们三做完上传的还是直接用的网上的。

“啊啊啊!我老公也太有才了!虽然只能看懂一个大概!但我还是震撼!”

“秦同学爱莲,我也爱莲,秦同学又比金城文帅。由上述条件可得答案:我比金城文帅。所以我在山城,请同城小姐姐速速联系我!”

“我头像一直是莲花,所以,秦同学你是不是一直暗恋我?”

“我老公和我一样有品位,所有花中,我最爱莲花了。我家花园里就有一个莲花池。”

“划重点:花园,莲花池。楼上的富婆!我不想努力了!采摘了奴家这朵青莲吧!”

“孔教授,请问当了你学生可以拿到秦同学的微讯号吗?”

“以前别人叫我白莲花,我觉得是在骂我,现在我只想说:请狠狠的骂人家!”

“......”

秦鸣谦不得不佩服当代网友的整活能力。

看完孔老头的评论区,秦鸣谦准备看看其他人的转发评论。

然后便看到有个转发的热度很高,好像是个明星,略感好奇的秦鸣谦,便点开看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