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转行做语文老师?

“还能为了什么?!你知道我们天天学习有多辛苦吗?放个暑假也不能轻松!都怪你!”

秦鸣谦听的有些懵,不过知晓缘由的直播间的观众们顿时乐了。

“爆笑如雷了家人们。”

“哈哈哈,我以为学生只敢在网上骂骂呢,想不到还有憨憨跑线下举牌的,真不是节目组请演员来做节目效果的吗?笑晕了。”

“勇士,我代表星城一中敬你是条汉子。”

“临安三中发来贺电。”

“魔都五中发来贺电。”

“恭喜秦同学喜提成就---学生党的噩梦。”

......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秦鸣谦虽然猜到是因为自己的作品,但他自己还没收到确定消息上语文教材呢,怎么会影响到学生呢?

“怎么没关系?!从《少年华国说》到最近的《石灰吟》,哪首老师没让我们背?!”

这位女同学的吐槽也给了其他人勇气,纷纷在后面七嘴八舌的跟着声讨秦鸣谦。

“没错,还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阅读理解。”

“而且网上答案大多雷同,都不能抄的。”

“是啊是啊!鬼知道你写诗的时候心里想的什么啊?!”

秦鸣谦这才听明白,原来是语文老师们未雨绸缪了。知晓事情缘由的他有些哭笑不得,虽然穿越过来就想到有被学生恨的一天,但想不到居然来的如此之快,作品都没上语文课本呢,就被学生们恨这样了,要是等到百年后霸占语文书的话,到时全国学生那么多怨气还不把他骂活过来?

“呃...这个你们老师也是为了你们好,多学点咱们国家的传统知识有百利而无一害,我自觉我的作品还是值得你们学习的,加油吧!至于今天的岳阳楼我是肯定要游的,散文也是注定要写的,虽然字数不是很多,但我自信到时候你们是一定会被要求全文背诵的。送你们一句话:‘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好好学习吧,同学们,再见!”秦鸣谦最后喂了他们一嘴源于上时空《警世贤文·勤奋篇》里的鸡汤后,潇洒的转身回车上了。

秦鸣谦的话说完后,他们是一脸懵逼的,直到秦鸣谦上车后,他们一众人里都没人发出声音,主要是秦鸣谦在说“三个定”时,气势太足,把他们给震住了。

与此同时直播间内。

“哈哈哈哈,这十来个学生傻了!”

“一定会被要求全文背诵的!好嚣张!”

“我现在相信网上的猜测了,或许秦鸣谦真的是由古代穿越过来的大魔王。”

“没人注意到最后秦鸣谦好像又说了半首诗吗?”

“......”

闫敏那,刚听到原因时,和秦鸣谦同样是哭笑不得,不过再之后内心便是狂喜,心想:“这他娘的都是送上门的热点啊!这节目效果足了!哈哈哈,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还有这种好事。”再之后看到秦鸣谦那么自信的回怼他们,闫敏更是喜不胜收,直到秦鸣谦走后,闫敏跟着他上车前还吩咐留下个摄像师盯着这边,拍下他们后续的反应,到时候或许可以当做素材剪辑到正片里。

众人刚刚也在手机上看着直播画面呢,发生了什么都是一清二楚,看到秦鸣谦回车上后,纷纷调笑起他来。

刘菲菲:“你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坏蛋了!被那么多学生恨!笑死我了!”

周家伦:“实在是太魔幻了,鸣谦,我服你了!哈哈哈!”

许高:“这下子你学生党噩梦的名号被证实了,最后你说的话我绝对以后网友们肯定会给你剪辑成名场面的。”

蓝百合:“建议转行去做语文老师。”

蓝百合这一提议,得到了在场其他人都认可,连张达达都跟着说了句:“这个我妈妈就是语文老师,欢迎秦先生到我妈妈学校任职啊。”

唯一没心情开秦鸣谦玩笑的就是吴兴晗了,原想这次能让秦鸣谦丢个大脸呢,想不到反而是给他制造了舆论热点,气的他也顾不得在镜头前伪装了,全程黑着脸侧头看向窗外。

抓住秦鸣谦这个流量密码的王子君也是第一时间出来做了抖乐小视频对这件事做了解读:

“秦先生刚刚在直播间内教育学生们的半首诗原文应该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宝剑的锐利刀锋是从不断的磨砺中得到的,梅花飘香来自它度过了寒冷的冬季。喻义要想拥有珍贵品质或美好才华等是需要不断的努力、修炼、克服一定的困难才能达到的。真是警世之言啊!我想如果在场的众同学要是有心,这句话一定会被其牢记一生的,说不定整个人生轨迹就改变了。真是应了那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不过我现在最期待的是秦先生会在岳阳楼写出怎样的散文,到底是什么样的文章让他这么有信心,语气非常笃定的对一众学生说出必定会被要求背诵全文之语。让我们一起锁定《慢游华国》的直播间吧。”

秦鸣谦这在景区内下了车,离岳阳楼主楼还有段距离,由于到了饭点,于是几人先在景区内吃了个餐厅先行用餐,吃饱后再录制节目,直播间也暂时关闭了。

摄像师老杜也疲惫的放下了设备,惬意的喝了口冰可乐后,才想到搭档的老杨大热天的还在外面盯活呢,于心不忍的他,打了个视频过去:“老杨,那群学生仔还没走呢?”

“是啊,在那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呢,闫导也没说拍多久,你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的?”

“这不是刚休息嘛,想到你还在辛苦工作就打给你了,你说这天没空调怎么活啊?”老杜说着,还贱贱的滋了一口可乐,然后满脸享受的表情。

“你别太过分啊!姓杜的!”老杨看的心头直冒火,不过两人这样也常态,倒没有真生气,只是当纯的慕了。

“舒服~惬意~”

“你不应该姓杜,你应该姓贱。怎么...咦...不和你说了,我这里有情况。”

老杨急急忙忙的挂断了视频,倒是把杜存浩的好奇心勾起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