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接受采访

趁青年团的工作人员架好灯光以及设备之际,秦鸣谦与李记者核对了下只写了半截的大纲。

李斌对秦鸣谦的才华很笃信,觉得有些问题没大纲秦鸣谦也能很好的发挥,所以等设备架构好,便开始了采访。

李斌:“想必大家这两天都被《少年华国说》刷屏了,不得不说,这篇文章写出了我们华国所有人的心声,并.......”

几个问题作答下来,秦鸣谦也没最初的紧张感了,开始越来越从容。

李斌:“秦同学方便说下创作《少年华国说》时,背后的故事吗?”

秦鸣谦很想说,背后的故事就是因为原身的一场失恋引起的。

但肯定不能这么回答,所以按照之前编好的答案回答,先夸赞了下京大整体积极向上的学风。

当然他也没忘记之前答应宿舍众人的事情,在这些铺垫完后,接着说到。

“然后还有平常上网的时候,会看到崇洋媚外的言论。心里就非常生气,有时候实在气不过的时候,还会和对方辩论几句。但你知道最可气的是什么吗?”

李记者:“嗯?”

“最可气的是我发现绝大多数发表这些言论的人都缺乏自己的逻辑体系,说来说去,他们就是双标那一套。”

“谈到我们华国,他们永远像苍蝇一样,只盯着华国的垃圾桶看。而谈到其他国家他们又以只盯着别人装修的最豪华的门头或者客厅看。”

“就比如,网上还有好多人在吹嘘阿三的全民免费医疗,你说可笑不可笑?”

秦鸣谦说完,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笑了出来。

“哈哈哈,秦同学你这个比喻很形象啊。我平常在网上也经常看到这种人,现在已经渐渐少了起来。还记得我年轻的时候,华国互联网刚兴起的时候,网上到处充斥着这些言论。现在想想,我们国家能和平发展到现在,真的是很不容易以啊。”

李记者点点头,不经感概。

“对那个时代我也了解过,确实,那时候简直就是所谓公知的天下。而且那时候我们对西方,所谓皿煮世界的真实了解太少了,我们知道的,都是西方媒体美化后让我们知道。”

“这个问题聊下去,怕是要聊到明天了,我们进入到下个话题吧。秦同学,你还有什么话想对华国少年想说的吗?”

李斌及时制止了这个话题的延展,并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青少年时期的正是人生中最热血的时期,又是三观塑造的阶段。所以我想和大家的说的是,在你成长的过程中,除了学习,你要对外界所有的信息保持怀疑态度,一定要养成思辨的习惯,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

秦鸣谦说到这里,又想起了前世在网上看到的一段话,于是便拿来用在了这里。

“另外我想说,如果你觉得你的祖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如果你觉得有关部门不好,你就去考公务员去做官;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就从你开始做一个高素质的公民;如果你觉得同胞愚昧无知,就从你开始学习并改变身边的人,她有缺点,我们一起修正,而不是一昧的谩骂,抱怨,逃离。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你所站立的地方,正是你的华国;你怎么样,华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华国便是什么;你若光明,华国便不黑暗,愿华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之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随着秦鸣谦的回答,现场的所有人的眼神全都越发明亮,神情也越发关注。

直到秦鸣谦说完,喝了口水,现场才有人反应过来,带头鼓起掌来。

秦鸣谦被弄的不好意思,站起身来双手合十,向四周分别微微点头道谢。

“说的好啊小秦!不必等候炬火,要主动去发光发热。这句话充分体现了我们京大精神!”

潘校长一边鼓着掌,一边开口夸赞。

“是啊!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啊!这不光是年轻一代要懂的道理,更是我们华国所有人都要懂的道理!”

孔弘才接着也表示了认可。

其他教授也纷纷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和赞赏之语,就连青年团的其他工作人员也纷纷一遍夸赞一边回想刚刚秦鸣谦的话。

“秦同学真是出口成章啊,这段话也让我感触良多。不过我注意到,你刚刚说了两句诗,什么千夫指,甘当孺子牛?原谅我才疏学浅,好像没听过。秦同学能再说一遍吗?顺便再告知我出处。”

过了大概五分钟,所有人都停下夸赞后,李记者问出了他五分钟前就想问的问题。

其他教授先是面面相觑,每个人的双眼里都是带着疑惑看向对方。

但都没能从对方的眼神里得到肯定的答案,于是便纷纷看着秦鸣谦,等待着他的回答。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是我之前偶有所感,自己写的诗。意思就是对待敌人,恶势力的时候要从容面对,但对待自己的同胞友人时要有甘愿做孺子牛的精神。”

李记者听完又不禁鼓掌起来,其他人也纷纷鼓掌。

“原来是小秦自己写的诗,我刚就心想,这么好的诗句,我不应该不知道啊!”

陈智涛教授忍不住赞叹。

“唉…余以为在古文古诗一道,自己还算有点造诣,可是现在跟秦同学比起来,简直如萤火与皓月一般。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汪教授感慨的同事又有欣慰之情。

又是一通通来自老教授们和青年团成员的彩虹屁。

秦鸣谦嘴上表示愧领的同时,心中却犹如三伏天喝冰镇啤酒一般爽快。

“哦?这首诗也和你微浪上发的那句‘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一样,只有半首吗?”

李斌听完教授们对秦鸣谦的彩虹屁,都找不出话来夸赞秦鸣谦了。

主要这些教授全都夸的水准极高,没点文化还真不一定听得懂。

他李斌不想献丑,就直接了当的继续问秦鸣谦问题了。

“这首我有写完,我念给你听吧。”

秦鸣谦正准备把《自嘲》背诵出来,孔弘才说话了。

“不用念!你干脆过来写纸上吧,我帮你把墨研好。”

其他人也纷纷觉得这样更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