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散文而已

第二天醒来,早餐是和刘菲菲在房间内一起吃的,刘菲菲从早上开始一口一个大坏蛋的叫着他,秦鸣谦一直都是笑笑也不反驳。八点半两人准时来到节目组包下来的酒店的会议厅集合。

“秦先生精神焕发啊,看来昨天睡的不错。”

秦鸣谦还没来得及和别人打招呼,张达达第一个热情的迎了上来。

“是睡的很好,倒是你黑眼圈有些重啊。”

“是啊,因为特别好奇秦先生下半首诗的内容,所以昨天有些失眠了。”昨晚张达达在吴兴晗组织的派对上吃瘪后,回到房间后是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先是骂那几个吴兴晗的女粉丝不知好歹,再之后便开始幻想着自己因为秦鸣谦的一首诗而身价倍增,网民因此不再热衷于黑自己;几十年后他张达达耄耋之年躺在床上抓住儿孙的手吹嘘;百年之后秦鸣谦送自己的诗上了语文书,学生们背诵此诗就会缅怀他张达达......以至于精神亢奋到四点多才睡着。

“那倒是我的错了。”

“没没没!绝对没有怪秦先生的意思,能得到秦先生的看重,是我的荣幸。”

见张达达现在还对秦鸣谦感激涕零,一旁早就得知后续的刘菲菲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见到张达达疑惑的看向她时,及时的止住了笑容。张达达虽然觉得刘菲菲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不过他也没多想,又捧了秦鸣谦几句后,见他态度有些冷淡,看了看秦鸣谦与刘菲菲二人后,他自觉懂事的笑着说到:“不好意思秦先生,打扰你这么久,我先去和别人打下招呼,咱们有空聊。菲菲姐,再见。”

张达达走后,刘菲菲踮起脚凑近秦鸣谦的耳朵:“你看把孩子骗成什么样了。”

“我可一句假话都没说。”

“你太坏了!我以后要防着你一点。”

两人说笑了没几句,许高,周家伦他们也纷纷过来打了招呼,九点钟直播和录制同时开始。

“今天我们的目的地是岳阳,岳阳,古称‘巴陵’,又名‘岳州’,人文深厚、风景秀丽,集名山、名水、名楼、名人、名文于一体......”闫敏在说了一通介绍后,众人便登上了节目组准备到大巴。

一路上,气氛算的上很和谐,不光是因为在镜头面前,更重要的是张达达此刻对秦鸣谦好感倍增,时不时的调节气氛似的捧他一下。

直播间内的观众每到此刻全都在一致的嘲讽。

“张达达的贱人嘴脸好恶心,不就是因为写了半首诗给他吗,这么捧着秦鸣谦。”

“我到现在没想明白秦鸣谦为什么要送诗给这个欠打的货。”

“脱粉脱粉!秦鸣谦诗写的再好,我也不粉了,给张达达这个逼写诗简直败人品。”

“这个节目也是看的恶心,居然会请贱人来。”

节目组虽然有工作人员盯着弹幕,但只是把这情况私下里告诉了闫敏,闫敏也是没办法,谁让欠下了人情债呢,幸好只是这一期熬熬就过去了,而且瑕不掩瑜,秦鸣谦给的惊喜已经够大了。

想到惊喜二字,闫敏便不由想到昨天他去感谢秦鸣谦的《错位时空》时的对话。

“秦老弟,你这个大惊喜给的绝对没话说,老哥在这谢谢你了。昨天直播还没结束,已经有好几个大品牌来找我们谈赞助了,实在是昨晚的节目太出彩了。”

“老哥,昨天那个算不上大惊喜。”

现在闫敏回想起来,秦鸣谦当时的语气里有一丝笑话他没见过世面的意思在里面,但他丝毫不恼,反而立马去求着秦鸣谦告诉他大惊喜是什么,只是没得到答案。

这一幕只在脑海里稍微过了一下,此刻闫敏看着和众人说笑的秦鸣谦,就像看到人生果的猪八戒一样,两眼恨不得呈现出吃人的绿光,给旁边的邱黎看的一阵恶寒,资深腐女的她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秦先生,您昨天和我说,《万里湘南》和《错位时空》不是你答应我的大惊喜,那真正的今天会有吗?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闫敏这一问也算是公私兼顾了,既能满足自己内心的好奇心,又吊足了观众胃口。

果然这么一问,直播间的弹幕炸裂。

“大惊喜?!”

“信息量好大!会是新的诗词吗?可是昨天不是有了新词吗?”

“期待!期待!绝对是新诗!今天盯死直播间了!”

秦鸣谦闻言也知道是为了节目效果,于是也不卖关子了,配合的说到:“没错,我之前去岳阳楼游玩时写了篇散文,不过当时结尾有些不满意,最近有了新的感悟,于是就想着到岳阳楼时可以写完整。”

听到散文二字,闫敏以及所有观众第一感觉便是失望,闫敏不好说什么,强行表演出很期待的样子,便把话题扯开了,但直播间的观众却没那么多顾及了。

“原来就是散文啊...没有新意。”

“是啊,我们要看的是文言文,古诗词!”

“江郎才尽咯!不过这也正常,古诗词没那么好写的。”

做为秦鸣谦粉丝的王子君也一直关注着直播间,看到网友们的反应,不得不感慨互联网上的九漏鱼之多。于是忍不住发弹幕科普:“我想秦先生嘴里的散文不是大家想的那种散文,科普下,《少年华国说》的形式也是散文,大家自行脑补吧。”

这个时空的A站也被抖乐,抖圈背后的公司收购了,所以比前世多了一个功能,那就是这两个平台粉丝量超过百万的博主都能申请认证弹幕功能,这种弹幕除了能选彩色颜色,加大字体外,还带着发送者的名字,其他观众点一下就能直接跳转到抖乐或者抖圈账号上。

王子君的特殊弹幕一发,瞬间让弹幕的话风一转。

“谢谢子君大大的科普!”

“对不起!是我无知了!”

“大佬的散文能跟我们这些普通人的散文比吗?”

“原来是我对‘散文’这两个字有误解。”

“不要啊!求求了!一篇《少年华国说》就把我背惨了,还罚抄了好几百遍生僻字,再来一篇我感觉我这个暑假都不会快乐了!”

智能手机的普及,让其他没有看直播的广大小中学生们全都得知了这一消息,纷纷涌进直播间或者抖圈上声讨秦鸣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