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秦先生有君子之风啊!

“妈,你不会看错了吧?秦鸣谦他怎么会写诗给我?!”

张达达虽然很惊讶,但还是捂着嘴满是不可思议的小声质疑,说话的时候还偷偷瞄了一眼同车最后座的秦鸣谦。

“真真的,你老妈我又不是老年痴呆,你自己去抖圈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妈还能骗你?怎么听你这语气你跟人小秦关系没处好?”

“没那个意思妈,你等等啊我先看看,回头我再联系你妈。”张达达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

“达达,什么情况?”旁边的吴兴晗听了个模棱两可,不过他也听出是秦鸣谦的事,所以好奇的问到。

张达达这会儿已经找到了那条抖圈,仔细的看了一眼后,把手机递给了吴兴晗:“我妈说秦鸣谦他在抖圈上写了诗给我,你看看,在这呢。”

“百炼千锤一根针,一颠一倒布上行。还真送你诗了,怎么只有半首?他这什么意思?”吴兴晗疑惑的同时也瞄了眼后座正跟其他几人聊的正欢秦鸣谦。

“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啊,今天下午还怼了我呢,怎么这就变脸了?”张达达本来也想着秦鸣谦这诗没好话说他,但他看到这条抖圈下面的评论都是骂自己,而且秦鸣谦还受了牵连被喷的很惨,也没见他出来辩解,于是便觉得秦鸣谦是出于好心送的他诗。

吴兴晗也很奇怪,猜测道:“可能他知道你姨那边的背景了,所以就向你示好?你看这个点赞最多,网民叫‘王子君’的网友分析的:现在来看,秦先生这首诗是一首咏针诗,开头‘百炼千锤’和其上一首《石灰吟》的‘千锤万凿’有相同的意境在里面,都表达了......虽然目前看来前半首并没有《石灰吟》那么惊艳,但以秦先生的诗才想必下半首肯定会有惊喜的,大家可以多催催秦先生的同时,也来猜猜针有什么好的品质。不过我真的很怀疑,张......”吴兴晗最后及时住了口,不过还是略感尴尬,因为下面的内容是“达达这个贱人配得上秦先生的赠诗吗?”

“没事,我都习惯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这么热衷于黑我,可能是嫉妒我吧。不谈这个了,让我看看网友都说了什么关于针的品质。”张达达现在很兴奋,他在家那两天他妈就经常说秦鸣谦的诗如何如何,京大的孔弘才因为获赠《爱莲说》已经成为他们教师圈里个个嫉妒的人了。此刻张达达想到自己也有如此殊荣,顿时忘了和秦鸣谦之间的那点不愉快,暗叹秦鸣谦上路子的同时,期待着网友关于针的品质的猜测,毕竟这关乎到他今后吹嘘的资本。

“看看,这有说针坚韧的,有说针能以点破面锋利的,有说针代表着我们华国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总之,网友因为王子君“好的品质”四个字给带歪了,完全没往反方向想。

“不错不错,不过就是具体不知道什么意思,要不我去问问他?”张达达现在心里犹如蚂蚁在爬,迫切的想知道秦鸣谦想如何夸他。

“可以啊,我就不陪你去了。”

“那我去了。对了,你觉得那个王子君的分析靠谱吗?靠谱的话,等我就用他说的那些词和秦鸣谦吹吹牛了。”

“我也不懂啊,我看看他呢,嚯,专业的,你看看,抖圈一百多万粉丝,认证身份是‘华国作家协会会员’,‘华外诗歌散文先锋人物’,挺牛的,肯定靠谱。”

张达达是硬靠关系混的毕业证,吴兴晗更不用说了,从小到大除了普通话就没学过什么正统的语文知识,两人见王子君抖圈粉丝多,认证的身份看着还很牛,所以都和绝大多数网友一样,盲目相信了他。

“那我就放心了,我现在就过去了。”张达达满脸堆笑的走到秦鸣谦的位置前面说到:“各位不好意思了,打扰下。秦哥,聊天呢?”

秦鸣谦看他这个前倨后恭的模样就知道他误会了,他也不戳破,淡然问到:“嗯,有事吗?”

“感谢秦哥的赠诗啊,我真是感到莫大的荣幸。”

“谢的过早了点吧?”

张达达还以为秦鸣谦的意思是指让自己等全诗发出来再来谢过他呢,连忙摇手说到:“不早不早!一点都不早!哪怕只有这半首,我也知足了,真的!”

“半首你当然知足了。”秦鸣谦心里翻了个白眼,嘴上说到:“下半首还是要发的,等明天节目结束就发。”秦鸣谦实在是怕看到闫敏再对他表现苦瓜脸了,于是才想着明天把节目顺顺当当的录制完,再揭晓下半首。

“哎呀!秦先生您真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的,对了!有君子之风,哈哈,有才华的大诗人就是不一样...”

张达达在这吹捧秦鸣谦,倒是把周围的刘菲菲,周家伦等人听的是一头雾水,虽然他们全都听出来是秦鸣谦写了一半的诗送给了张达达,但正是这样才让他们更加疑惑,等张达达最后说了句:“那我就静候您的佳作了。”一步三回头堆笑的看着秦鸣谦回到座位后,他们才小声的问出来心中的疑惑。

刘菲菲率先的问出了声:“你为什么要写那半首诗给他啊?”

他们几人刚才听到张达达提到抖圈时已经在网上看到了事情始末。

“对啊,有那个必要吗?”周家伦对张达达的背景也有所了解,他猜测的是秦鸣谦对下午的冲动感到后悔,想弥补关系,但他还是想不通秦鸣谦为什么做到这个地步。

许高,王静雯以及蓝百合见两人已经提前问了他们想知道的问题,便不再多言,全都用好奇八卦的眼神看着秦鸣谦。

秦鸣谦故作神秘的笑了一笑说到:“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刘菲菲是个急性子,仗着跟秦鸣谦关系不一般,在众人面前也不避讳,拍了下他的肩膀略带不满:“哎呀,你就别卖关子了,这有什么好等到明天说的。”

“现在说了就没意思了。”秦鸣谦说完就躺在靠背上闭目养神了。

几人见他执意不说,也不好强求,不过听他话里的意思明天肯定会有反转,于是纷纷忍住好奇,聊起来其他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