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断了后人写莲之路

秦鸣谦写了一大半,就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于是便抬头向门口看去。

“老孔啊,我来了,图片看的不过瘾,还是过来看实物来的好。”

这句话伴随着一阵敲门声同时响了起来,

这声音,秦鸣谦熟悉,是教他们《汉语音韵学》的陶教授,陶德文。

听到这,秦鸣谦便转头看向孔弘才,发现他此刻脸上笑容还是没有消散,对秦鸣谦晃了晃头,并用眼神示意他去开下门。

秦鸣谦只好放下纸笔,前去开门。

“陶教授您好,请进。”

“哎呀!小秦啊!《爱莲说》写的妙啊,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说着一边拍了拍秦鸣谦的肩膀,一边往孔弘才那走去。

“原文在哪呢老孔?让我看看。”

陶德文也不等秦鸣谦招呼,急忙说到。

“你个老小子急什么?刚刚在微讯里不是看过了吗?”

孔弘才坐在椅子上,手还敲着键盘,只把眼皮一抬说到。

“好啊!孔老头,拽起来了是吧?看把你嘚瑟的。”

“哈哈哈,怎么能叫嘚瑟呢?老陶,来来来,在这呢,看看。”

孔弘才说着就站起来,领着陶德文往书桌前走去。

“唉...你个老小子何德何能啊!得以获赠此文,实在不公,不公啊!”

陶德文一边看一边摇头说到。

说完便又转头对秦鸣谦开玩笑的说。

“小秦啊!你说,是不是孔弘才这老头子用什么威胁你了,你跟我说,我绝对拼老命帮你报仇,你把文尾名字改成我的就行。”

“你老小子过来果然没安好心,居然想挑拨我们师生情谊。”

没等秦鸣谦答话,孔弘才就指着陶德文说到。

“小秦啊,其实老夫也是爱莲之......。”

陶德文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又被敲响了。

秦鸣谦去开门,发现也是一个系的教授,他忘记名字了,只记得姓汪。

“汪教授您好,请进。”

“小秦啊!别这么客气,我也是过来欣赏你的大作的。哟,陶教授,你来的够早的啊。”

紧接着,汪教授就自己走到书桌前,一边看字,一边与孔,陶二人互相打趣起来。

后来,又来了两名教授,最后,潘副校长也来了。

秦鸣谦一直陪着他们,卖乖说话。

主要都是长辈,最小的汪教授也快60岁了,但对他都是一直夸赞,甚至是吹嘘了,弄的他很不好意思。

在秦鸣谦暗感招架不住时,敲门声再度响起。

秦鸣谦以为又是哪个教授来了,便又无奈的去开门。

然后发现原来是青年团的采访团队。

为首的中年男记者伸出手与秦鸣谦握了握手。

“你好啊,秦同学,我是这次青年团采访你的记者李斌,后面这些都是我们团队成员。”

“你好,李记者。”

秦鸣谦松开李记者的手,随后对他后方的几人打起了招呼。

“孔主任,潘校长,各位教授。青年团的记者团队来了。”

秦鸣谦一边招呼着众人进办公室,一边向里面几人说到。

书桌前的几人听到秦鸣谦的话后,便停止打趣,一同在潘兴业的带领下朝着李记者走去。

潘兴业带头,与李记者握手,招呼道:“欢迎欢迎啊,李记者。”

“青年团的李记者,也是我们京大的老朋友了,大家有不熟悉的都认识下。”

潘兴业与李记者打完招呼后,转身与众人说到。

随后众教授一一与李记者的团队寒暄。

随后潘校长问到:“你们这是来采访小秦同学的吧?”

“对的没错,早上我们跟孔主任约好了。没想到这里这么热闹,以前我来采访也没这么大阵仗啊,潘校长。”

“哈哈哈,我们这几个老家伙来可不是因为这件事。来来来,一起来看看小秦的新作。”

“哦?秦同学又有新文章了?我要好好欣赏欣赏。”

李记者说着便跟随众人一起来到书桌前。

采访团队的其他众人也不忙架构设备了,纷纷围了过来,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李记者看到文章时,忍不住读了出来。

把正文读完,孔弘才一双老眼,巴巴的看着李记者,见他不读以后,顿时急了。

“李记者,结尾语也读出来啊!”

不等李记者回话,其他几个教授纷纷站出来谴责且鄙视他,并让李记者不要再读了。

“你们这不是见不得人好吗?”

孔老头语气虽带着愤愤不平,但谁都能看的出,他这是在臭显摆!

“佳作啊佳作!秦同学这是把后人写莲的路给断了啊!”

李记者眼神放光的盯着秦鸣谦说到。

做为因《少年华国说》来采访的青年团记者,最基本的文言文鉴赏能力还是有的。

“哈哈哈,李记者谬赞了。不过也是实情,虽然小秦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们来评价有点主观成分在,但不得不说,此文不说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了。”

陶德文教授忍不住夸赞。

说完,陶德文又强调了一句:“看来小秦是在我教的《汉语言韵学》上下过一番苦工的。”

京大其他几人,听到陶德文的话心中纷纷对其表示了鄙视。

心想的是,你老陶教了那么学生《汉语言韵学》,也不见其他人写出这么好的文章啊。

不过有外人在,都放在心里想了没说出来,还是给陶德文留面子的。

“陶教授说的没错,现有发现并记录的古文里,没有一篇写莲花的文章能超过此文的。”

说这话的是之后进来的,钻研了华国古代文学一辈子的陈智涛教授。

其他几位也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无一例外都是极尽的赞美。

听的站在旁边的秦鸣谦实在是不好意思的同时又忍不住乱想。

“有文化就是不一样,夸人都能夸出花来,不要停!会夸人就多夸点!唉...恨不得现在录像,录下来放网上。”

眼看大家都夸个没完,潘校长便发声打断众人。

“行了行了,你们再夸下去,李记者还要不要采访了?”

听到这话大家才意识到还有正事要做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