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新嘉宾

众人笑声过后,刘菲菲幸灾乐祸的说到:“看来已经有很多学生都恨死你了!”

秦鸣谦在看到这条评论之前也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这一群体给记恨,不过稍微想了下后,秦鸣谦就不奇怪了,他刚刚不也是瞬间代入了吗?

“孩子嘛,不懂事,等成年以后就会对我改观的。不过我觉得还是现在学生作业太少了,居然有时间上抖圈骂我,要是我是他语文老师,一定给他加作业。”

“你这人怎么这么坏?自己毕业了就想着让学生多作业,我上学时可讨厌做作业了。”

刘菲菲的话得到了车上其他人都一致认可,谁上学会喜欢做作业呢?动画,漫画,游戏,上起点看正版小说他不香吗?

随着几句玩笑话,魔都台的两名工作人员也渐渐熟络起来,虽然还是客气,但没那么生疏了。他们接待过其他明星了,秦鸣谦和刘菲菲算是他们遇到的同咖位中最平易近人的了。

“秦先生,刘小姐,您们俩可真好说话。”说话的是刘菲菲的跟拍导演夏瑶,今年不到三十岁,长相平凡,说话和做事都很伶俐。

“是啊,简直是我入行以来见过最没架子的大明星了。”秦鸣谦的跟拍导演池丰羽也接着夏瑶的话说到。

两人各自谦虚了下后,便听夏瑶吐槽到:“人和人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有些人名气不大,脾气却大的很。”

“小夏!”池丰羽比夏瑶大几岁,工作时间也长,人当然更稳重些,此刻听到夏瑶因为前两天的不愉快而口不择言,立马喝止。

秦鸣谦闻言就猜出来个大概,不过他没有了解的兴趣,倒是刘菲菲一脸八卦,想探寻究竟:“池哥,这又没外人,让夏姐说说呗。”

池丰羽不好不给刘菲菲面子,但还是偷摸给了夏瑶一个眼神,不过兀自生气的夏瑶并不买账,气呼呼的说到:“王静雯和吴兴晗不是从飞行嘉宾变成常驻了吗?然后这一期飞行嘉宾就临时邀请了张达达和蓝百合。现在刘小姐你知道我说的谁了吧?”

刘菲菲闻言不假思索的点点头:“嗯!”

“他俩谁脾气大?”

听她们俩在打哑谜,让人二选一,让本来没兴趣的秦鸣谦不经好奇起来,这两人前者他只是听过,后者的电影他也看过几部。

“他是有名的脾气大,你不知道吗?”见秦鸣谦居然不知道,刘菲菲很是惊讶,不过随即又接着说到:“我都忘了,你都不跟我们一个圈子的,你是怪人!”

“什么叫怪人?”

“你自己清楚。”

秦鸣谦是知道刘菲菲话里的意思的,娱乐圈他现在只是呆在了边缘而已。刚穿越来这个时空时,秦鸣谦对未来正迷茫呢,《慢游华国》就给了他邀约,他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即赚钱又能增加知名度,扩张影响力,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随着他参加综艺节目的消息被透露,网络上也多了很多质疑,还有些挂着文协诗协名头的大V谴责他,类似思想就是他秦鸣谦自甘堕落,贪图金钱,去蹚娱乐圈的浑水,不好好写诗作文。

一开始他也也曾怀疑过自己的选择,不过后来深思熟虑后,他还是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因为这个时代物质富足,人们也都更关注娱乐内容,他秦鸣谦要是一直以曲高和寡的形象示人,那么必然不会被那么多粉丝所接纳。另外,他的目标是对外文化输出,这种事,背后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支撑是不行的,而坚实的粉丝基础,雄厚的金钱资本,丰富的媒体人脉,这些强有力的支撑都能从娱乐圈内快速积累。

当然所有的这一切都离不开背后要有一个强有力的国家支撑,那些对外文化输出成功的案例背后,哪个不是世界大国或者是经济强国。

“嗯。”

秦鸣谦的这声嗯,勾起了刘菲菲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你为什么一直不答应文协诗协这类组织的邀请啊?而且凭你的才华没必要......”

刘菲菲是贴着他的耳朵问的,虽然话没说完,但秦鸣谦知道她的意思。刘菲菲这几天跟他打电话时也常常透露心声,有次她对秦鸣谦表示她当明星太累了,看着是很风光,但也有不为人知的苦楚,而且她已经够佛系的了,还是很疲倦这样的生活。

当时秦鸣谦就对她这种端着碗骂娘的行为进行了谴责,要知道,她拍一部戏就够在一线城市买套豪宅,超过了99%普通人一生的收入,这有什么资格喊累呢,嫌累完全可以不做啊,说到底还不是舍不得明星带来的光环以及利益嘛。

这些话秦鸣谦当时是毫不留情面的全都说了出去,气的刘菲菲当即就怒气冲天的挂断了电话,随后的十四个小时,也没主动联系过他。

“第一,参与了这些组织到时候可能会有些糟心事,具体原因你懂的。第二,在我以往的作品里有答案,你自己想想。”

秦鸣谦回答时,并没选择小声避讳着众人,趁刘菲菲思考之际,他转头问向夏瑶:“谁脾气很大?夏姐你和我说下,到时候录制的时候我好跟他保持距离,别影响了节目质量。”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圈内人都知道,张达达嘛。”夏瑶的话说完,除了司机,秦鸣谦,万国豪外,剩下的全都点头表示赞同,并且刘小茵的表情很是不屑。

“秦大哥,您不用担心的。他只是对普通人或者小明星以及糊咖脾气大,总之就是那些不如他的他是一副嘴脸。以您现在这么个情况,他就又上杆子巴结了。”

刘小茵的话说完,其他人照样点头,看来这个张达达的嘴脸真的是圈内人尽皆知的事了。

“糊咖是什么意思?”

娱乐圈里的人经常会蹦些秦鸣谦不懂的词出来。

“就是原本是大咖,现在不出名了,糊掉了,就叫糊咖。”

“哦,我还以为哪个糊呢。他嘴脸这么丑陋的吗?那怎么节目组还会邀请他的?”

夏瑶嘴一撇,很是不屑的说到:“关系硬呗。”

池丰羽也是忍不住点头又摇头。

秦鸣谦心下了然,不再多问,这时车也开到酒店门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