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

刘菲菲见秦鸣谦惊讶的样子,心知他对这些还是一概不知,想到他以后也可能遇到这些事,于是继续向他普及:“强吻偶像,在其家门口安装摄像头,自can等等各类疯狂的变态行为数不胜数,你以后也要小心了,到时候有你烦的。”

秦鸣谦被刘菲菲说的不寒而栗:“我应该不会有这种粉丝吧?”

“你还不知道吧,你记得之前我和你闹绯闻吗?当时...”

“当然记得了,怎么了?你直接说,别有顾及。”刘菲菲话说一半止住了,后面便有些支支吾吾。

“当时就有你的粉丝跑过来骂我,说我是戏子,配不上你,让我离你远点这些话。”

秦鸣谦知道,去骂她的那些粉丝肯定不会这么轻描淡写,肯定有更过分的话。

“让你受委屈了,真是不好意思。”遇到这种事,秦鸣谦真不知道如何处理,而且这事说和他有关系吧,确实有,但说没关系,谁也说不出个不是来。

“没事,你的粉丝算温和的了,而且数量很少。不像吴兴晗,之前我和他碰巧坐一班飞机,我还专门等他走后好久才出去,还是被狗仔知道了,之后就被扑光捉影的瞎掰我和他之间有问题。这事你没听说过吗?”

“没有。”

“一点都不关心我!”刘菲菲借机撒了个娇,接着又说到:“然后他的粉丝就像发了疯似的攻击我,他也不出面澄清,我都怀疑他是故意的。后来还是找到人给他公司施压,吴兴晗这才出面解释的,他的粉丝才得以安生。”

“太疯狂了,畸形的追星文化。”

“是啊,不过也是纵容的结果,主要他们不敢得罪粉丝,遇到太过分的,最多谴责两句就完了,之后还要哄着。”

“我可不惯着他们。”秦鸣谦打定主意,以后有机会在抖圈上或者开直播和粉丝好好聊聊这些事,让她们理智追星,如果遇到疯狂的,干涉到他的隐私安全方面,他一定报警处理。

刘菲菲白了他一眼说到:“你又不靠粉丝吃饭。”像他们这些演员歌手还算好的,毕竟有作品支撑着。那些光靠偶像光环的明星艺人才会无底线的纵容粉丝,且有的还会故意引导她们为之疯狂,因为这样才能更好的收割粉丝的韭菜。哪像秦鸣谦,随便写首诗就能过的很滋润了,而且只要他不犯原则性错误,不管有无粉丝,丝毫不影响其作品的价值。

两人说话间,已经出了特殊通道,然并没有见粉丝接机,记者们等候的场景。拿到行李后,在接机处和魔都台派来的接待人员汇合后,便向下榻的酒店驶去。

一路上,两人聊着关于星城的风物,聊完美食后,刘菲菲便问秦鸣谦他最擅长的诗词。

“你最喜欢有关星城的哪首诗或者词?”

秦鸣谦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当然是《沁园春》了,这还要问吗?”

“我也是!那你之前来过星城,有没有写些有关的诗词呢?”

刚刚聊天时,秦鸣谦告诉他自己是来过星城的,当时的自己怎么可能写下诗词吗,但看着刘菲菲希冀的眼神,秦鸣谦不忍让她失望,于是对她说到:“有啊,我也是写的不过当时水平有限,跟我之前几首还是有些差距的。”

让当时读到这句的秦鸣谦心神激荡,震撼不已。

刘菲菲雀跃道:“真的吗!你快念给我听。”

魔都台接待两人的是两辆七座的保姆车,有一辆都留给工作人员了,他们这车里除了秦鸣谦他们一行四人外,还有两名节目组的员工以及司机,此刻也全都竖起耳朵,期待着秦鸣谦的《沁园春》。

“万里湘南,江山历历,皆吾旧游。看飞凫仙子,张帆直上,周郎赤壁,鹦鹉汀洲。吸尽西江,醉中横笛,人在岳阳楼上头。波涛静,泛洞庭青草,重整兰舟。星城会府风流。有万户娉婷帘玉钩。恨楚城春晚,岸花墙燕,还将客送,不与人留。且唤阳城,更招元结,摩抚之馀歌咏休。心期处,算世间真有,骑鹤扬州。”

(大家读的时候把替换成湖就行了,以下也是。这词是南宋刘过的《沁园春·万里湘南》又名《六州歌头·王赠玉良》,原文星城是CS,另外那时候的赤壁属于湘南,这里大家就默认平行时空,赤壁还在湘南就行,以后写关于赤壁的诗词也默认在湘南。PS:光明正大的水字数是真开心,等到有收费章节后,短的诗词会直接写在正文里,长篇我就放在作家的话里,不浪费大家的书币。)

车上众人,包括刘菲菲在内,文学水平全都有限,没有人翻译赏析的话,对古诗词只能听个热闹,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觉得秦鸣谦牛逼。

见秦鸣谦不再缓缓吟诵,刘菲菲才确定整首词念完,于是带头鼓掌捧场道:“好厉害!好美的词!”

刘小茵:“是啊!美极了!”

万国豪:“秦哥牛逼!”

剩下的三人也都是说些才华横溢,文彩四溢之类万金油的夸赞词。

秦鸣谦见此便心中了然,他谦虚的谢过大家夸奖后,凑到刘菲菲耳边小声说到:“这首词美在哪?你和我说说。”

刘菲菲被他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行为,弄了个猝不及防,于是只好敷衍的说到:“美就是美嘛。”

“总要有个形容词描绘下吧?你语文课上没学过阅读理解吗?比如,这首词描绘了什么景色,体现了词人什么心境之类的?”

秦鸣谦终于活成了他最讨厌的模样,前面他还在怪别人过分解读,乱出阅读理解折磨人,现在他就借机折磨起了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