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毁三观

许高那边在跟秦鸣谦结束通话后有些失神,后来忍不住好奇,在网络上搜了下浙省的领导名单,看到田永言名字时,又去搜了个他的讲话视频,这才跟刚刚电话里的声音对上了号。

因为视频的事,这两天秦鸣谦的家庭情况也被扒了出来,许高也注意到相关新闻,他知道秦鸣谦就是个出身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人生甚至还比常人更加坎坷,现在才刚刚大学毕业没几天,居然能跟这么一个大佬称兄道弟,这不得不让他佩服万分。

想到自己刚出道时,在各电视台参加节目时的糟糕境遇,许高不得不感慨:“跟秦鸣谦一比,我这么多年算白混了。”

秦鸣谦当然不知道许高的复杂心情,在田永言家呆到不到九点方才回家。

这几天他是难得的清闲,除了和《如梦录》那边签了合同外,就没有其他工作方面的事了,每天的时间就是用来看书健身外就是和马博相下下棋,钓钓鱼,过得是十分的逍遥自在。

14号这天早上九点多,秦鸣谦告别马博相后,和万国豪一起前去机场与刘菲菲汇合,明天就正式录制《慢游华国》了,节目组已经给他们订好了湘南星城的酒店。

机票也是节目组帮订的,给两人订的都是头等舱。到达机场贵宾候机厅时,里面除了服务人员外,空无一人。

约莫半小时左右,从横店赶来的刘菲菲也到了。

几天没见秦鸣谦,她高兴的顾不得旁边还有万国豪和刘小茵在,忍住拥抱秦鸣谦的冲动,笑盈盈的问向秦鸣谦:“想没想我?”

“还好。”

“切,那我就当你想了。”

随着和秦鸣谦的接触,刘菲菲也渐渐知晓了秦鸣谦的言行风格,对他模棱两可的回答这种问题的方式也不在意了。

听刘菲菲和他吐槽些拍戏的日常时间过的倒也快,十一点的样子,两人经过特殊通道登上了飞机,头等舱只有他们四人,所以两人全都摘下了口罩。

飞行途中,心情甚好的两人对空姐的签名合影要求全都一一答应。

合影过后,一名年轻的空姐问到:“您们二位这是去录制《慢游华国》吗?”

节目组前几天就已经在网上进行了宣发,因为嘉宾阵容实在能打,很容易引起了网友们的热烈讨论,纷纷期待以及催促节目早日开播。

“对的,你们怎么知道的?”

秦鸣谦这几天根本没注意网络上的事,抖圈之类的软件他现在是非必要不打开,要不然到时候最少半天时间浪费在上面。

“你笨死了,肯定是因为节目组宣传的啊。你们别看他写诗词文章那么厉害,其实他脑袋不怎么灵光的。”

本来刘菲菲心情很好的,但刚刚她忽然发现这几名空姐对秦鸣谦有些热情的过头了,见此她22忍不住醋意大发,但她又不好明着摆脸色,于是只好借机吐槽秦鸣谦。

秦鸣谦并不知道刘菲菲已经吃自己和这些空姐的醋了,只当她是在开玩笑,于是顺着她的话也不争辩的说到:“对对,你说的对。”

但同为女性的空姐们已经感受到了什么,各自说了几句期待节目上映,全力支持之类的客气话后便向二人告辞回去工作了。

空姐散去后,刘菲菲靠在秦鸣谦的耳边小声的问到:“刚刚被这些空姐围着吹捧是不是很得意?”

“没有啊,习惯了,和上学时班级里的女生围着我问问题没什么区别啊。”

秦鸣谦说的是实话,小学初中时他还不清楚那些女同学的目的,只当自己成绩好,她们又特别热爱学习,等到高中懂事后,他才恍然大悟,原来学习都是顺带的。

“哼!臭显摆。”

“实话实话罢了。”

临安到星城并不远,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航程,两人就这样说笑间,不知觉的就到达了星城机场。

落地前,秦鸣谦略感担心的问刘菲菲:“等等会不会有什么粉丝接机热情,记者围上来要签名采访之类的情况发生?我对这些毫无经验,到时候我还跟你分开来走吧。”

“不会的,你放心好了。哈哈哈,你也太可爱了,居然会担心这个。”

感受到刘菲菲言语里无情的嘲笑,秦鸣谦不解的问到:“这有什么好笑的?新闻里不都那样吗?而且实事求是的说,我跟你两个人气都还算可以的吧。”

“那都是艺人的团队自己搞的,虽然有请的演员,但也有些真正的粉丝,不过都是要有人组织牵头才会有那种场面的。至于记者采访的话,都是要艺人最近有大的热点话题才会被记者堵着的情况发生。”

刘菲菲向秦鸣谦解释其中内情。

“原来是这样,那拍那些艺人机场穿搭的呢?”

“除非你是真正的顶流,拍摄者能因此获得大量流量或者其他利益的,要不然也都是团队自己请人拍的。”

“我说了,哪有那么多的闲人。”

秦鸣谦以前刷新闻时,就经常看到类似的报道,他当时就觉得追星族太疯狂,闲人太多,原来都是被营造出来的假象。

“不过也有例外,像等等会见到的,我们节目的新嘉宾吴兴晗这样的从泡菜国回来的艺人就不属于正常范畴了。其粉丝的疯狂程度,简直能超出我的想象。”

刘菲菲说这话时,应该是想到了之前一些事,颇有些心有余悸,秦鸣谦见此便好奇的问到:“怎么个疯狂法,说说看。”

“你不看新闻的吗?”

“我又不关注这些。”

“之前就有被爆出,在泡菜国的时候,他住酒店时有私生饭偷偷藏进他的床底,当时这件事闹的还挺大的。”

秦鸣谦听后不经咋舌:“这么疯狂的吗?”

“还有更疯狂的,他回国后,又有私生饭潜入他家,他一开始还以为是小偷,报警后警察上门才发现是粉丝,当时刚在他浴缸里泡完澡,穿着他的衣服在他家溜达呢。”

“毁三观了。”

秦鸣谦之前以为自己遇到的那个粉丝黄舒云告诉他,他的粉丝群内有粉丝花钱找人代拍他已经够疯狂的了,想不到原来她们已经算克制的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