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许高受到了惊吓

在两人狂热的目光下,秦鸣谦缓缓道来第二句:“天上剑仙三百万,遇我也需尽低眉。”

“秦先生,您到底怎么想到的,如此体现剑术冠绝天下的句子一个接一个,我觉得随便拿出一个来我都能用来塑造一个经典人物,而且我觉得这两句都完美契合了我已经塑造好的角色。不过秦先生您不要误会,我没有跟您开口要句子的事。”

陈正华怕秦鸣谦误会,还专门解释了下,虽然他很喜欢这两句引起他高度共鸣的两句话,但按照《如梦录》的价格来的话,最少也要七位数了,对他来说代价太大了。

看着陈总管先是露出被震惊的有些麻木了的表情,随后又急忙解释的模样,秦鸣谦不经觉着有些错乱:“没事,我说出来就是送给陈兄的,谁让我看的第一本小说就是你的,虽然太监了。”

“这真不合适!要不我还是给钱吧。”陈正华狠狠心一咬牙,准备花钱买下来,就当和秦鸣谦结个善缘,另外还能给书打个广告,如何炒作利用他都想好了,到时候吸引到影视公司的注意,还是能从这上面赚回来的。

“我跟陈兄一见如故,真别客气了。这样,要是实在过意不去,等到时候,你给我个优先购买改编权就行了。”

秦鸣谦当然不可能无耻到要他钱,不过前世拿到改编权的影视公司做的《雪中》选角他特别不满意,这一世既然有机会,当然可以借机满足前世的心愿了。

“那还是我占大便宜了吗?而且这书......”秦鸣谦的厚道远超陈正华的想象,如此高价值高质量的句子给他,要的只是一个优先购买权,而且他虽然对自己很有信心,但毕竟还没经受过市场验证的事,谁能说得准?

“陈兄多虑了,以你的文笔,加上那引人入胜的世界观架构,何愁小说不火,到时我拿到改编权丢给公司拍,赚大头的还是我。”

见秦鸣谦话都说到这了,陈正华还在墨迹,张长风忍不住了:“陈主席,你就别谦让来谦让去了。以后相处的日子还多的是呢,你们都是才华横溢之辈,我觉得这也是秦先生这也是英雄惜英雄才会送你的。”

“我算什么才华横溢?在秦先生面前,我就犹如萤火之光,岂敢与皓月争辉。不过张哥说的也有道理,秦先生,那我就不客气了,您的这番心意恩情,我陈正华铭记于心。”

陈总管也不墨迹了,此刻他心中对秦鸣谦的友好度,好感度,崇拜度等等都是直接拉到爆满那种。

“陈兄太自谦了,另外张哥说的对,以后日子多着呢。”

三人又聊了会儿天后,也到了衙门的下班时间,秦鸣谦便告别二人,去赴田永言的家宴之约了。

晚上吃完饭后,秦鸣谦正跟田永言夫妻二人在沙发上聊天,许高的电话又来了。

许高都没顾得上寒暄,直接兴奋的说到:“秦兄弟,我已经把词填好了,你有时间看没?”

“你发来吧,我看看。”

“要是觉着写的不行,你可千万别顾及我面子,直接指出来就行。”

秦鸣谦闻言笑着说到:“行,那要是许哥你写的不如人意,我就直接收回授权好了。”

“宝友!这可不兴收啊!”许高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也玩起了热梗,笑谈之际,歌词也发了过去。

看到歌词后秦鸣谦略感诧异,居然和前世的一模一样,不过好在质量够高,他也没什么意见,于是对许高说到:“许哥你稍等下,我这旁边有个这方面的专家,我帮你问问他们的意见。”

和许高打了招呼后,秦鸣谦便把手机递到了田永言夫妻面前问到:“田哥,嫂子,你们看看,这歌词怎么样?”田永言在宣传口呆了大半辈子,对这种主旋律歌曲的品鉴能力当然够水平,他妻子高虹英也是较早一批的文科大学生。

高虹英接过手机看着歌词朗声读给在一旁的田永言听:“少年自有少年狂,身似山河挺脊梁,敢将日月再丈量,今朝唯我少年郎,敢问天地试锋芒,披荆斩棘谁能挡世人笑我我自强,不负年少。”

“嗯,不错!很正能量!角度也很新颖。”田永言赞许的点点头:“没了吗?”

“少年自有少年狂,心似骄阳万丈光,千难万挡我去闯,今朝唯我少年郎,天高海阔万里长,华夏少年意气扬,发愤图强做栋梁,不负年少。写的真不错这歌词,比现在那些情情爱爱的歌好多了。”

高虹英的话让电话那头的许高有些尴尬,他就写了好多情情爱爱的歌,不过听声音也知道电话那头的两人有些上了年纪,他也没有往心里去。

“这不是跟老弟你的《少年华国说》一个意思吗?都是写少年人朝气的。”

“老哥说对了,这就是许高改编我那篇文章而写的歌词。他没发全,这里面还要穿插着《少年华国说》的节选,然后录制时,我们还准备加上中小学生的和声朗读在里面。”

“听起来不错,到时候成品可以拿来上我们省台的晚会,钟柏松那里你也认识,到时候你可以让他邀请这位小朋友嘛。”

电话那头的许高语气很是郑重的回答到:“谢谢您的抬爱,我保证一定会用心做好这首歌曲。”

许高这么郑重的原因全都是因为田永言的话让他受到了惊吓,他是知道钟柏松的,之前他刚成出名时去蓝台参加节目,彩排时正好遇到钟台长视察,原本对他颐指气使的节目导演以及私下里没给他过什么好脸色的节目主持人见到钟台长那个秒变脸的速度,一个个围上前去那谄媚模样,至今他全都记忆犹新。

而现在电话那头秦鸣谦称呼为田哥的人,说钟柏松名字时虽然没有一丝语气波动,但他能听出之前那个他见到的,在蓝台众星捧月的钟台长,一定是其下属。再加上之前秦鸣谦喊他许哥,又喊其田哥,让他潜意识的认为对方是平辈之人,所以也不怪他被惊吓到。

“嗯,我相信秦老弟眼光肯定不会错的。”

田永言对许高是谁根本没兴趣,说完便让妻子把手机还给了秦鸣谦,秦鸣谦和许高说了两句后便挂断了电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